第5章 【紫华天命丹】

像是神卵破碎,孕育出一头至尊神禽,那丹鼎碎片化作火海汪洋,青色神焰腾腾跳动间,冲出一只鹏鸟惊天,爆发出炽盛神芒。

“唳!”

青色天鹏一声长鸣,展翅击天,双翼若垂云,遮蔽了日月乾坤,翎羽铮铮如剑,燃起通天火焰,照亮了苍穹。

伴随着天鹏惊天动地出世,一股惊人的能量波动,突然自其体内传开,竟然是丹药的气息!

“轰隆!”

一声惊雷轰鸣,漆黑的乌云自天际咆哮而来,雷霆如银蛇般穿梭在云层中,天地间瞬间无比压抑,连鸟虫都在这股天威下寂静无声。

“唰!”

片刻须弥,如墨般的苍穹被突兀撕开,雷云翻滚,显露出四道颜色迥异的光柱来,像是神柱照亮乾坤。

青、银、血、金!

炽盛的雷霆游走,绽放出耀眼光芒,照亮了药灵胎近乎呆滞的面容:“四色丹雷,八品丹药?!”

“四色?太小瞧你老师了!”

谁知,殇大人闻言,却是不屑地摇了摇头,目露期待地看着天穹之上,那美轮美奂宛如云霞般的劫云,眼中满是祈祷和渴望。

“紫华天命丹,出!”

伴随着药卿尘一声暴喝,青火天鹏如长鲸吸水,将天地间的火焰全部吞入腹中,接着自喙中吐出一道洞穿苍茫的紫色光柱!

“轰隆隆!”

光柱通天,竟然是浩瀚无比的能量波动,磅礴能量几乎凝为实质,像是一道紫晶神柱接连天地,这一瞬间爆发出的波动,几乎惊动整座药帝山!

唰唰唰!

雷云翻滚,速度快得惊人,一种又一种颜色以令人目不衔接的速度出现,一股让高阶斗尊都要战栗的雷霆威压,突然涌现而出,而后弥漫这片天地!

五色、六色、七色……

“难道药卿尘真的要突破那一步?他还没有五十岁吧,年轻地过分!”

“九品炼药师啊,一旦药卿尘突破,药万归可是要头疼了,这些年,旁支竟然接连涌现出妖孽,太惊人了!”

“我早就说过,旁支也是纯血药族人,何必打压,药万归做得太过了,可惜了药尘!”

药帝山深处,藏纳着一方又一方小空间,都是由斗圣开辟,此刻有不少目光投射而出,全都看向药卿尘的小院,念头碰撞间,交流个不停。

药帝山巅,厚重的雷云聚集,整个药界都看得清清楚楚,狂风大作,参天大树如同浪花般起伏,浩瀚雷霆几乎连成一片银光。

终于,在药界生灵惊骇的目光中,第九道光柱撕裂长空,将雷云染成无比梦幻的颜色,美得绚烂。

九色丹雷!

放在外界,必然会引来无数道震撼目光,甚至会被一些人尊为第一炼药师!

但药卿尘看着渐渐停止翻滚的雷云,却满是阴沉,俊美的脸庞微微扭曲,甚至有些狰狞:“黑魔雷,给我出啊!”

砰地一声巨响,那火焰凝聚出的鹏鸟炸开,化作汪洋般的能量,汇聚向腹内那枚紫华天命丹,想要将其提升至九品丹药。

青色火焰熊熊燃烧,一枚紫色丹药在那里沉沦,流转璀璨霞光,荡漾出一道道星河般极致夺目的光华,还有一股浓郁香气传出,让人灵魂都要醉了。

然而,这终究是徒劳,九色雷云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虽然隐隐泛着乌光,终究却并非黑魔云。

“咔嚓!”

一道带着黑芒的银白雷霆劈落,电芒四射,炽盛夺目,但青色火焰蒸腾间,却是将雷霆焚烧成了虚无。

“该死,竟然挑了这个时机来求见师尊,要死要死!”

药灵胎看着这一幕,瞬间缩紧了脖子,努力淡化自己的存在感,心中无比后悔。

丹雷落,代表丹药炼制成功,没有引来黑魔雷,显然标志着药卿尘没能炼制出九品丹药。

“呵呵!还是太年轻,族内好好的九品丹方不要,非要自创九品丹药,年轻人啊,就是该跌一跌,才知道世间的险恶!”

空间波动,一名面色略显阴翳,嘴唇薄如刀锋的老者凭空出现在这里,大声笑着,像是长辈在训斥,正是药族刑罚长老——药万归。

药万归高高在上浮在那里,目光俯瞰而下,带着嘲讽、轻视和怜悯,话语中满是奚落之意:

“卿尘,需要本长老出手,替你破了这劫云吗?”

“谢过万归长老好意,卿尘自己……可以!”

药卿尘便是再好的气度,被人当面如此嘲讽,此刻也有些绷不住了,眼神可怕地像是要杀人。

一声巨响,药卿尘灵台发光,自那里冲出一股无比可怕的灵魂力量,席卷九天,整片乾坤都黯淡下来,连九色劫云都是猛地一颤。

这股足以让圣者变色的灵魂力量爆发,宛如一只山岳般的大手,搅起无边风云激荡,轻轻一抹,便是将九色劫云抹去。

温暖的阳光重新洒落,天威不复,但所有生灵却只觉得背脊发寒,双股颤颤,几乎要跪伏在地上。

药万归看着这一幕,瞳孔微缩,心中泛过一抹忌惮,嘴上却是冷笑连连:“天境灵魂,却炼制不出一枚九品丹药,真是浪费我药族的资源和栽培!”

“嘎嘣!”

听闻此言,药卿尘顿时额头青筋暴起,满嘴牙齿都要咬碎了,若非师尊跟随师祖去寻找异火,今天他绝对要和斗圣斗上一斗!

知道已经刺激到了那个度,药万归心情无比舒畅,正准备离去,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药灵胎小透明:

“药卿尘新收的弟子吗,想必也是旁支中人,呵呵!”

看着踏入空间裂缝消失不见的药万归,药灵胎心中一凛,对方临走前那一眼,让他感受到了世界对他满满的恶意。

“唳!”

苍穹之上,紫华天命丹化作一头蛟龙腾飞,想逃离这里,但青色火焰燃烧,重新化作一头小了几圈的鹏鸟,将其叼在嘴中。

青鹏翱翔,落在药卿尘肩膀之上,嘴中火焰熊熊,将蛟龙焚成虚无,重新化作一枚紫色丹药,流光溢彩,颇为不凡。

药卿尘招手,那鹏鸟一声长鸣,化作青阳印在他额头,紫华天命丹则是缓缓飘落,浮在他掌心内。

盯着这枚足以引起外界疯狂的丹药,药卿尘眼神却无比复杂,几度犹豫,想要毁了此丹,最终还是舍不得。

“算了,这枚丹药,你们分了吧!”

一声轻叹,药卿尘将丹药抛向眼巴巴看着的一人一猫,身形消失在这里。

“八品丹药,我的!”

药灵胎一声怪叫,疯狂向前扑去,眼神中的炽热几乎要燃烧起来,这师尊也太大气了吧。

“喵!”

但随着一声慵懒的猫叫声,殇那只金色眼眸光芒大盛,绽放出金色涟漪,让这片天地突然凝固起来,连时间都被无情冻结。

飞奔的药灵胎此刻根本难以动弹,连灵魂都寂静一片,毫无波动,像是琥珀中的蚊虫。

殇大摇大摆跳到他头顶,踩了好几脚,尾巴摇的轻快,轻易取走了近在咫尺的丹药。

“砰!”

斗技解除,静止的时间重新流动,药灵胎根本没任何准备,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灰头土脸,顿时一声哀嚎:

“师尊说了,紫华天命丹让我们平分,我要跟师尊告状!”

看起来,药灵胎像是孩子般大哭大闹,但他其实是在掩饰心中的惊骇,这只黑猫刚才展现出的能力,绝对是掌控时间!

这是原著中未曾描写的力量,这只黑猫,来历绝对不简单!

殇大人傲娇地仰着头,伸出爪子磨下些许粉末,以斗气托着递了过去:“小屁孩真麻烦,给你给你!”

“我跟你拼了,死猫!太欺负人了!”

药灵胎怒从胆边生,扑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据理力争,最终成功被镇压,脸上多了几十道红红爪印,疼得眼里常含泪水。

殇用尾巴卷着丹药,四爪踩着某人圆润的脑袋,猛地拍了拍,突然感觉手感不错,是颗好头!

“小孩子就是麻烦,灵胎小子,你是几品血脉?”

殇大人尾巴托着紫华天命丹,小爪子在上面比划着,准备切下来五分之一。

“三品血脉,问这个干嘛!”

药灵胎嘟囔着,委屈巴巴,心里却是在打坏主意,看看能不能从这只小气猫那里得到更多好处。

“这么低,真是丢卿尘的脸!”

殇满脸鄙夷,眼神中带着傲娇,沉吟片刻,猫爪爪挥舞,带起一道亮光,足足切下三分之一枚丹药:

“给你了,吞了这三分之一的紫华天命丹,足以让你的血脉提升至五品,丹药中磅礴的能量我会帮你封印,足够你修炼到斗皇了。”

“紫华天命丹能提升斗帝血脉,就像帝血丹那样?”

药灵胎着实是震惊了,连忙拿起丹药碎片,馨香扑鼻,药香钻进他身体里,感觉血液都要沸腾了,蠢蠢欲动。

“紫华天命丹,本就是你师尊在帝血丹的基础上,研发出的八品丹药,能够最大限度激发一个人的潜力,哪怕对方没有斗帝血脉,一样有效果。”

“这么多年来,你师尊服用过的紫华天命丹不在少数,血脉早已突破九品,这次若是能成功炼制出九品天命丹服用下去,甚至可以窥得一丝神品血脉的奥妙,可惜啊~”

殇大人无比遗憾,在某人的头顶踩来踩去,脚感越来越满意,甚至有种养人宠的冲动。

“对于没有斗帝血脉的生灵……也有效吗?”

药灵胎眼中神色莫名,想起雪叔来,心中下了决定,举起了手中的丹药碎片:“殇大人,能不能帮我将这块碎片分成两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