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龟帝三式】

跟随着白龟,药灵胎来到了一处灵湖之畔,水面光泽灿灿,薄烟朦胧,偶尔有灵鱼破开水面,宛若仙境。

湖边,一片茂盛的桃林茁壮生长,落英缤纷,生长着不少珍惜灵药,数间茅草屋坐落,颇有种道法自然的韵味。

药灵胎眼放奇光,打量着这片惊人的美景,尤其是那澄净如仙的灵湖,哪怕是唐震也是满脸艳羡:

“好浓郁的天地能量和丹药香气,想必这就是丹塔最具盛名的丹湖了,不仅是整个小世界的能量中枢,湖水中那无数灵鱼,其实都是丹药所化!”

“丹药所化,难道是丹兽?一大湖的八品灵药?”

药灵胎看着满湖的灵鱼,忍不住瞪大眼,要知道,能化成丹兽的丹药,至少也是渡过七色丹雷的高阶丹药。

沙沙的声音传出,众人看去,只见白龟用爪子在地上唰唰写下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土鳖!

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白龟斜睨着众人,喉咙里发出阵阵沉闷声响,像是在大笑。

它指了指这两个字,又指了指药灵胎,那意思不言而喻。

药灵胎面色一黑,没想到这白龟嘴巴被封住了,还能这么讨人厌,忍不住拳头紧握,想要揍对方一顿。

没想到,唐震身形一晃,竟是挡在一人一龟之间,打起了圆场:

“灵胎小友不要生气,这片丹湖我也略有耳闻,其中能量充裕,即便是七品丹药,亦能在湖水之中化作兽形。”

看得出来,唐震对这头白龟颇为忌惮,哪怕是身为焚炎谷主,也不愿得罪太多。

唰!

好在,空间轻轻波动,长生子出现在这里,打破了略有些沉凝的气氛。

“见过长生子前辈!”

轻轻点头,长生子脸上神情颇为和蔼,上下打量着药灵胎,开口询问道:“从药族来了中州之后,感觉如何?”

“回前辈,自来到中州之后,灵胎认识了很多人与物,收获良多,倒是比药帝山精彩许多。”

“哈哈,没有让你失望就好,比起得天独厚的各大帝族,中州大地,终究还是有所不如。”

轻轻捋了捋长眉,长生子话音一转:“你既然选择了灵魂比拼,想必也是有不少把握,魂技学了多少?”

“不多,只有两门地阶魂技,一攻一守。”

药灵胎很是坦诚,面露诚恳地看向老者:“所以还请前辈教我两手,以免一个月后丢了脸面。”

“魂技方面,我教你的不是太多,你应该求教的,应该是我这龟儿。”

出乎意料,长生子竟然一手指向白龟,眼中满是笑意:“我这头白龟,有三式魂技,若是你能学会,说是受用终身也不为过。”

药灵胎满脸狐疑,这白龟咋看咋不靠谱,难不成是个隐藏的大佬。

轻声笑了笑,长生子也不多说,一指点出,破了白龟嘴巴上的封印,苍老的眼睛看向唐震:

“你们先聊着,你这红头发的老小子,随老夫来,焚炎谷的传承,倒是好久没见着了。”

脸上带着喜色,唐震顿时恭敬称是,随着长生子走入了茅草屋内。

“呼!本帝终于能说话了,可憋死我了!”

听到自己那悦耳动听的嗓音回归,白龟顿时满脸轻畅,舒舒服服地趴在湖边,绿豆眼不屑地斜睨着:

“那药族小子,本帝的龟帝三式,你就别想了,你天资愚钝,给了你也学不会。”

龟帝三式?

咂摸着这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名字,药灵胎眼睛登时亮起,心中火热无比:“这龟帝三式,难道是某个斗帝的传承?”

“当然——不是!”

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白龟一只爪子伸进灵湖抓来抓去,舒服地眼睛都眯了起来:“这龟帝三式,可是本帝自创的不传之秘。”

自创?

药灵胎嘴角一僵,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猜测:“你……不会就是龟帝吧?”

“那当然,本帝天资绝世,生来不凡,注定长存人世间,布道成帝,威震世间,小子,还不快来祭拜?”

白龟的声音有如大钟轰鸣,刹那而已,忽然浑身光华大放,宝相庄严,当真有一种神魔般的气势。

药灵胎却是不上当,瞥了对方一眼,拍拍屁股就走。

大忽悠!

还成帝呢,下辈子吧!

砰砰!

他来到茅屋外,伸手敲了敲,扯着嗓子:“前辈,白龟不肯教我!”

让人没想到的是,嘎吱一声,茅屋大门突然被人打开,长生子淡淡瞥了龟儿一眼:“一个月后,药灵胎要是输了,罚你一年口粮。”

随着一声沉闷声响,大门再次关上,药灵胎转过身来,笑容满面盯着白龟:“教吗?”

“……教!”

白龟咬着牙吐出一个字,脸色黑如锅底,这小家伙,竟然还会告状。

它一个翻身,竟然下肢打坐,如同修行者一般盘坐在那里,眼中似乎带着不怀好意:“看好了,本帝现在就教你第一式。”

轰的一声巨响,在药灵胎无比警惕的目光之中,白龟一巴掌拍出,浩瀚的灵魂力如同海浪一般翻涌而出,席卷这片空间。

“龟帝三式,覆海!”

无尽的玄黑光芒腾起,全都是精神力所化,仿若无尽海洋倒卷,要颠覆这苍穹,如万丈波涛汹涌而至。

砰的一声,药灵胎直接被这无尽的海水淹没,感觉要窒息了,像是真正的漫无边界的汪洋,连他一时都呆住了。

海水翻滚间,一头巨大的精神凶兽浮现,看不清全貌,隐匿在海浪之中,气息却无比可怕。

药灵胎竭力辨认,那竟然是一头硕大无比的玄武神兽,虽然是由精神力所化,却有如实物。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那是玄武神兽在咆哮,顿时整片灵湖沸腾了,如同火山岩浆喷发而出,好似天崩地裂,数以千万吨的湖水被震荡开来。

浓郁至极的丹香传来,灵湖之中,数不尽的灵鱼被炸了出来,激烈的跳动着,身形虚幻,好似要化作丹药。

“终于……能肆无忌惮地大饱口福了!”

白龟眼巴巴地看着,双目炽热,以往被长生子看守的紧,他根本不敢这般动作,早就眼馋这丹药了。

吟——

然而,湖底深处,一道悠扬的龙吼声传来,顿时让它浑身一僵,漫天湖水瞬间凝固,连灵鱼都停止了跳动。

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自湖底席卷而出,整个世界都在共鸣,像是在欢迎主人的回归。

“该死,装十三过头,把那家伙惹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