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刁难】

“冲着……我来的?”

药灵胎瞳孔一缩,心中无法平静,觉得这位老前辈是在耍自己:“我什么时候,得罪这些老家伙了?”

能阻拦玄空子,这修为少说也是斗尊巅峰,他何德何能啊。

“有些是当年你师尊在那届丹会上,得罪的炼药师,后来进了小丹塔,更多的,却是为你药族身份而来。”

“药族身为斗气大陆上最强的炼药势力,每年都会吸引大批高阶炼药师,前去求教帝族的炼药之术。”

“但大部分人,都会被药族不屑一顾,有时候,更是会被药族人羞辱一番,小丹塔内,有这种经历的老家伙,不在少数。”

玄空子解释的话语在耳边一句句响起,药灵胎却是打了个寒颤。

隐世帝族,尤其是帝族嫡脉的高傲,他是深有体会。

此刻,药灵胎颇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思绪起伏,心尖处一阵悸动,那是强烈的不安。

“放心吧,这群老家伙不好那么不要面皮,对你出手的,最多就是他们的徒子徒孙,当年,你师尊也经历过。”

玄空子会长安慰的话语在耳畔响起,药灵胎也是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这还在他的可承受范围之内。

哗啦啦!

宛如海浪般翻涌的实质性威压,突然无孔不入地传来,空间微微波动,一位又一位斗尊出现在这里。

数十位八品炼药师聚集,那股惊人的灵魂威压连在一起,可怕的气息激荡而出,连这片天地都黯淡下来,显得颇为压抑。

哪怕是玄空子,也不由得面皮一抖,将药灵胎护在身后,一双苍老的眼睛打量着这群人:“各位道友拦着本长老的去路,这是要干什么?”

来的人虽多,却没有斗尊巅峰,也无大长老院的成员,只是些炼药宗师,这倒是让得玄空子松了口气。

哒!哒!

清脆的拐杖声突兀响起,人群自主向两边分开,看到来人,哪怕是以玄空子的地位,竟然也是微微变色,神色间也带上了一抹尊敬:

“见过郭前辈!”

那是位拄着凤柺的老妪,银烁矍铄,橘皮一般的脸上透着岁月沧桑,瘦小的身躯裹在炼药师长袍中,却给人一种难言的威势之感。

“当不得前辈二字,当年的小玄空长大了,出息了,可不把我这个老太婆看着眼里了!”

听到老妪的话音,玄空子顿时苦笑连连,口中连道不敢。

这位郭长老资历颇深,修为亦是斗尊巅峰,算是小丹塔内的几位活化石之一,三巨头年轻时,都曾受其指导。

“既然还认我这个老婆子,那还不让开,一个小娃娃罢了,我还没那么小的气量。”

爱莫能助地看了眼药灵胎,玄空子颇为无奈地退开。

瞬息间,数十道斗尊投来打量的视线,药灵胎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滞了,硬着头皮开口:“见过各位前辈。”

“嗯,十五岁,四星大斗师,是个好苗子。”

郭佩兰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内,突然涌现出犀利的光内,像是两柄利剑,将面前的少年看了个通透。

呼!不是卿尘那家伙的崽!

没有感受到熟悉的血脉气息,郭长老心中一松:“你师尊这么多年,可有婚配?”

婚配?这扯得有点远吧?

心头一颤,药灵胎心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猜测,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下老妪,恭声开口:“回前辈,家师未曾婚配,目前还是单身。”

“嗯。”

虽然只是轻轻应了一声,但任谁都听得出来,郭长老的语调明显轻快了不少。

将心中那个可怕猜测狠狠掐灭,药灵胎心中暗暗叫苦,师尊叫他来丹塔,显然是要坑他。

“药族来我丹塔修行,不是一次两次了,规矩大家都懂,老身就不多废话了。”

轻轻敲了敲地面,郭长老看向药灵胎,眼中带着询问:“小辈,你如今是几品炼药师?”

“回前辈,四品高阶。”

药灵胎老老实实回答,突破大斗师之后,不用融丹之法,他也有把握炼制出四品高阶丹药来。

甚至四品巅峰,都有些许把握。

“四品高阶……”

老妪轻轻念叨着,眼中现出一抹讶然,连周围的斗尊都因此而沉默了下去,这个等阶,着实是惊到了他们:

“各位,说说吧,谁家有十五六岁的四品高阶炼药师,拿出来和这位药族小友切磋一番。”

郭长老的话语久久想起,空气之中却是寂静一片,这群炼药宗师思来想去,后辈中还真没有一个能打的。

三品巅峰有,四品低阶也有,但显然是跟药灵胎差远了。

“听闻……玄空子长老最近新收了个女娃娃,天赋异禀,好像还挺符合的?”

不知谁突然提了一句,玄空子顿时面色一黑,他可不想爱徒掺和进去。

“那就小玄空的那名弟子吧。”

可惜,郭佩兰一锤定音,玄空子到了嘴巴的话语,也不由得咽了下去:“除此外,我郭家再出一名弟子,你们这些,就一块商量商量,定个奖励吧。”

老妪一锤定音,看得出来在这群人中威严很盛,她又看向药灵胎:“小友是想比拼炼丹,还是比拼灵魂之力?”

沉思了片刻,药灵胎最终有了决定:“那就比拼灵魂之力吧,前辈。”

“可以。”

郭长老点头应允,目光看向虚空:“既然都说定了,长生老头,你也不用藏了。”

“哈哈,老夫这不是刚来嘛,哪有什么藏不藏的。”

平静的空间,如湖水般荡起阵阵涟漪,长生子的身形缓缓走出来,虽然苍老,却蕴含着所有人都不敢小觑的力量。

药灵胎也是第一时间看去,眼中神情颇为奇异,这就是那位长生子前辈?眉毛好长,果然是高人风范!

“见过长生子长老!”

除了郭佩兰,所有炼药师都弯下了身,连玄空子都不例外,整个小丹塔,除了大长老,就属这位地位最高。

“都散了吧,一个月后,三位小辈比拼,还有,奖励弄得丰厚点,免得人家说我们欺负一个药族后辈。”

挥了挥袖子,长生子不容置疑地开口,目光一扫,看向最后面白龟:“带灵胎他们去灵湖,我有点事要和两位长老商议。”

老老实实,药灵胎和狼王他们跟着白龟离开,那些炼药宗师,也是十分知趣的迅速离去。

转眼间,这里便只剩下寥寥三人。

“长生老头,有什么事?你要突破斗圣了?”

郭长老眉毛一挑,开口呛道,连玄空子也是好奇地投来目光。

“哪有那么快,要是能突破斗圣,老头子早杀上魂殿了。”

撇了撇嘴,长生子显然不想多说,取出一块留影石,用斗气激发:“你们看,如果不是老夫刻意调查了一下药灵胎,可能就会错过了。”

淡淡荧光绽放,留影石之上,一道道画面如同电影般掠过,正是药灵胎和凤清儿那一战。

“这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将这场大战仔仔细细看过,玄空子有些没头没脑,虽然两位后辈的表现的确很惊艳,但却不足以让一位半圣惊讶吧。

郭长老却是默然不语,只是一双眼睛,盯着那道划破苍穹的天龙戟影,颇有些不确定地开口:“这是……大天龙戟?”

“应该就是那道传说中的戟法,没想到,竟然又出世了。”

玄空子听得满头雾水,看着像是在打哑谜的两位老前辈,满脸的疑惑。

“小玄空,丹塔历代塔主留下的那些手札,回去再看看吧。”

提点了一句,郭佩兰显然不想解释太多,目光看向长生子,目光神情无比复杂:“你想让药灵胎,接触那个东西?”

轻轻点头,长生子没有否认,他抬眼看着繁盛无比的丹塔山,眼神瞬间变得无比深邃:

“总要试试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丹塔塔主之位,总归是要有个决断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