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天龙戟!】

当药灵胎和道韵子再次回归树冠时,即便隔着十数米的高度,依旧有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两方风雷阁弟子,竟然完全冲杀在一起,像是杀红了眼,猩红的脏器和残肢四处飞舞,温热的血滴落,染红了金色的树叶。

“你可算回来了,怎么屁股后面又跟了个人?”

面色微微发白的宋清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双腿发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没看到,刚才那六七个人冲上去……”

“瞬间就被一百多号风雷阁弟子砍成碎尸,哪怕是重伤的凤清儿和费霆,也恢复了所有伤势,是这样吗?”

看着被噎地结结巴巴的宋清,药灵胎撇了撇嘴,光幕上所有红点被杀了以后,没了外敌的风雷阁,自然开始了内斗。

只是,他还有一点不太明白:“那些斗宗势力,死了这么多天骄后辈,不会联手对付风雷阁吗?”

“联手了才好,这样雷尊者才能将这些反对他的势力,连根拔起,中州北域,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道韵子轻轻把玩着玉箫,眼神明亮,像是看穿了所有:“风雷阁本就是隐隐的四方阁之首,在和天妖凰族联手之后,手底下的地盘和资源,该扩张了。”

听到对方的话语,药灵胎微微默然,明白了雷尊者的手段。

像他和宋清,还有风雷阁的重要弟子,都是死不了的。

谁该死谁不该死,雷尊者心里都有杆秤。

一场年轻一代的流光盛会,却变成了打击异己的政治手段,埋下了日后血洗北域的导火索。

雷尊者,真是会玩。

轻轻仰头,药灵胎看着那些越杀越少的风雷阁弟子,有的是真死了,有的,却是被空间裂缝救走了。

这些死去的弟子之中,有多少是其他势力派来的暗子,又有多少,是无辜的炮灰呢?

半个时辰缓缓过去,树冠之上,血腥滔天,只剩下寥寥五人还在矗立。

凤清儿,费霆,杜仲,还有两位内门弟子。

“两位小友,该你们出手了。”

淡淡的雷音在耳边轰鸣,璀璨的雷霆汇聚,隐约间化作雷尊者的身影,含笑看着药灵胎和道韵子:

“无论两位小友是输是赢,那些埋起来的流光令,都是属于二位的。”

看着眼前这道三千雷幻身,药灵胎手掌握紧了战戟:“尊者好手段,拿我们来当贵阁弟子的磨刀石。”

“小友说笑了,彼此磨砺罢了。”

嘴角一扯,药灵胎不再多言,持着战戟向着战场走去。

他早有预料,雷尊者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凤清儿和费霆两败俱伤,然后被他俩捡便宜,取走所有的流光令。

血色弥漫的战场之上,风雷阁五名弟子早已停手,戒备地看向来人,浑身紧绷。

“我要这家伙做我的对手。”

虽然发丝凌乱,凤清儿依旧是满脸傲色,白皙的下巴轻点,一双凤目直直盯着药灵胎,像是有火焰在燃烧。

费霆微微皱眉,刚刚得到雷尊者传讯的他,自然明白这是最后的挑战。

一个是九星斗师的药灵胎,一个是深不可测的道韵子,相比起来,自然是前者更让人放心。

“把这家伙让给我,这两名弟子,归你们!”

凤清儿指了指身后的两位大斗师,竟然是想要单打独斗,费霆迟疑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选好了是吧?”

轻轻抬眼,药灵胎撇了撇嘴,看着身边的道韵子:“四名大斗师,还有一位九星大斗师,道兄压力够大的。”

“我倒是觉得,没有道友压力大,毕竟女人,向来都是难缠的家伙。”

轻声一笑,道韵子将玉笛横陈嘴边,轻轻吹响,竟然吹奏出一曲铁血战歌,气势恢宏,虽然孤身一人,背影却有种万军冲杀的磅礴气势。

吹得还挺好听,这家伙,应该是音谷走出来的吧。

耸了耸肩,药灵胎向着凤清儿一步步走去,随着他的迈步,额头之上,青金色的药葫族纹,亦是缓缓点亮,浑身气势瞬间便是超越了斗师。

一星,二星,三星……四星大斗师!

“好强大的秘法,能短暂提升这么多修为,你的出身,倒是不简单!”

凤清儿双目凝重,经脉之内风雷斗气缓缓奔涌,她看着少年额头之上的符号,感觉像是在哪见过。

“第一次施展,有些生疏,让你见笑了。”

适应着体内暴涨的力量,药灵胎缓缓一笑,脚尖狠狠一踏,瞬间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好快的速度!”

凤清儿瞳孔剧缩,浑身都被一股杀意笼罩,她背脊一寒,浑身冲出无数道彩色绸缎,宛如天女散花般向着四周冲出。

嗤啦!

一抹锋利地戟光在身后突兀闪现,药灵胎看着面前如同巨蟒般的绸带,毫不留情地从中斩开。

足以崩碎山石的绸带,在那无双的战戟面前,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找到你了!”

凤清儿却面色一喜,瞬间所有绸缎狠狠抽出,连得空气都扭曲起来,铺天盖地一般,朝着那青衣少年冲去。

铛铛铛铛!

看着面前源源不断涌现而出的彩缎,药灵胎双臂不断挥舞,手中战戟划出一道道轨迹,将所有绸缎斩成碎片。

可怕的反震力一波波传来,哪怕是以药灵胎可怕的肉身,竟然也被打得缓缓后退。

“青鸾剑阵,起!”

眼神一凝,看着源源不断的攻势,药灵胎瞬间化戟为剑,数不尽的剑芒爆发,汇聚出一道数丈庞大的青蓝剑光斩落。

伴随着鸾鸟长鸣,面前这片完全由彩缎形成的海洋顿时一分为二,灵焰熊熊燃烧,绽放出极致可怕的高温。

漫天灰烬飘扬,碍眼的绸缎消散,药灵胎却发现,凤清儿的身影,却是早已消失。

惊人的斗气波动在苍穹之上绽放,药灵胎豁然抬头,只见凤清儿挥动双翼,青银色的双眸满是冰冷。

“妖凰圣像,吞天纳地!”

一字一句开口,磅礴的斗气自凤清儿体内涌现而出,即便面色苍白,浑身无力,她依旧在榨干经脉内的最后一丝斗气。

天凰长鸣,凤清儿身后的空中,一头漆黑色的凤凰虚影缓缓呈现,凤瞳之中闪烁着无比妖冶的光华。

奇异的威压倾泻而出,即便只是初步凝聚,这片天地间的能量,依旧是缓缓暴动起来。

玉臂轻抬,凤清儿强忍着经脉的痉挛,遥遥看向下方的药灵胎,一根手指颤抖着点出:

“落!”

只见凤清儿身后,那虚幻黑凰,犹如复活般,仰天长鸣,硕大的双翼一震,化作一道乌黑光芒,携带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如陨石般从天而降。

铺天盖地地威压自苍穹之上绽放,药灵胎浑身骨骼咔嚓响,他遥望着那铺天盖地的黑芒,轻轻闭上了眼睛。

再度睁开之时,一双眸子,已然是变成了蓝白色的龙眸。

滔天般的冰蓝火焰自药灵胎身上腾起,如冰风暴一般席卷而出,他高举手中战戟,像是手握擎天之柱:

“大,天,龙,戟!”

伴随着药灵胎那低沉的声音传荡开来,只见磅礴的寒气凝聚,在惊天龙吟声中,一柄十数丈大小的冰蓝长戟缓缓出现。

战戟狰狞,犹如寒螭盘旋,庞大的身躯之上,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神光,像是足以冻结一切。

一股无比狂暴的波动荡漾开来,整片天地,都处于一种极致冰寒之中。

“该结束了。”

看着那从天而降的乌黑天凰,药灵胎面色微微发白,他猛地一步踏出,手臂一颤,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将天龙冰戟狠狠投射了出去。

吼!

冰蓝色的火焰腾空,漫天火焰席卷之中,一道冰蓝长虹瞬间掠过天际,其内天龙咆哮,宛如神魔霍乱天地。

像是两颗彗星遭遇,天龙战戟和妖凰圣像轰然相撞,绽放出堪比耀日的夺目华光。

轰轰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