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凤清儿的反杀】

闪烁着流光的枝叶间,杨盘紧张地看着掌心内的流光令,上面一个扎眼的红点正不断向着自己靠近。

“要来了!”

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杨盘手掌猛地按向地面,深黄色的斗气涌入,土黄色的石壁瞬间从地面升起,宛如龟甲一般将他保护在其中。

能主动来抢夺流光令的,肯定是强者,作为侥幸得到令牌的土系三星大斗师,杨盘只能采取保守防御。

轰隆隆——

风雷之声在耳边炸响,杨盘心脏一缩,紧接着面前的石壁一颤,像是有一头怒龙撞了上来,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石屑簌簌而落,在杨盘苍白的面容中,坚硬的石壁轰然倒塌破碎,一道锋利的戟刃如龙迫来,寒芒凛冽,令人毛骨悚然。

“我认输,不要杀我!”

凄厉的叫喊声在耳边响起,透露着惊恐不安,药灵胎手臂用力一握,寒螭戟瞬间停滞在半空中。

“流光令。”

耳畔回荡着对方冷漠的话语,杨盘咽了口唾沫,那锋利的戟刃,几乎贴着他的喉管皮肤,冰冷的触感,让得他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没有犹豫,杨盘迅速取出流光令扔给那人,连得额头上的冷汗都顾不得擦。

接过对方扔来的两枚流光令,药灵胎满意点头,令牌表面的光屏之上,代表杨盘的红点消失,这片地域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

收回战戟,药灵胎转身便走,中州普通的天骄太弱了,功法斗技都比不上药族嫡系,还没有帝血增强肉身强度。

也就有斗尊坐镇的大势力,培养出的天骄才能让他多看几眼。

杨盘抬头,远望着药灵胎那毫无防守的后脑勺,眼中现过一抹喜色,果然是个未经历练的雏,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他面色一狠,张嘴间,从舌下吐出一根紫黑色的毒针,细如毫毛,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幽光。

在杨盘那紧张忐忑喜悦的眼神中,毒针发出几不可闻的破空声,几乎一闪而至,眼见就要将对方化成一滩脓水。

“嗡!”

四周的空气突然波动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如同迅雷般弥漫开来,无往不利的毒针,直接被禁锢在空气之中。

功亏一篑!

“灵魂力,炼药师,踢到铁板了!”

看到这一幕,杨盘只觉得遍体生寒,浑身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他毫不迟疑,拔腿就跑,却还是晚了一步。

一道蛟龙般的大戟飞来,快若幻影,杨盘的身体瞬间被贯穿,像是破烂的麻布袋飞在空中,血肉飞溅,被狠狠钉在了树干之上。

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紧接着伤口一寒,所有知觉消失,杨盘低下头,看着被贯穿的胸腹部,嘴中不断吐血,眼中的神采迅速消失:

“放过我……”

他的话音还没说完,冰层蔓延,杨盘直接被森森寒气冻成一块冰人,最后哗啦一声,轰然破碎,化作冰晶四散。

“还不错的毒针,倒是不小的收获。”

掌心一吸,战戟化作一条火龙,衔着对方的纳戒迅速飞来。

“又是一个穷逼。”

嘴角微撇,药灵胎将所有财物收入自己的纳戒,毕竟积少成多嘛。

“唔,有人在靠近,是想抢了我?”

激发流光令,看着上面不断靠近的红色光点,药灵胎饶有兴致,身形一晃,隐藏在茂盛的枝叶间,准备先看看情况。

数道破空声在耳畔响起,伴随着斗技施展的碰撞声,还有厮杀间的大喝声,像是一场大逃杀,而有人要祸水东引。

透过枝叶间的缝隙,药灵胎偷偷注视着下方,不敢动用灵魂力量,生怕被人洞察。

“宋清?他怎么在被风雷阁的弟子追杀?”

染血的黑袍身影映入眼帘,药灵胎微微愕然,没想到竟然是宋清在被追杀,身后三名风雷阁弟子紧紧追赶,浑身缭绕着暴烈的雷霆。

“朋友,我知道你在这里,快出来一起联手,不然等我被淘汰,这群风雷阁弟子就会对付你!”

逃到这里,宋清似乎已经力竭了,他看着令牌上一动不动的红点,歇斯底里地大喝着,眼见无人应喝,不由得有些颓然。

唰!唰!

风声呼啸,三名风雷阁弟子联袂而来,速度快得惊人,将宋清团团包围,不留丝毫破绽。

领头的弟子,是位脸上带着刀疤,面容狠厉的强壮少年,他扫视了一圈四周,朗声喝道:

“朋友不要多误会,这人是我风雷阁大敌,解决了他我们就会退去,不会对阁下不利的。”

虽然他话语和蔼,但眼底隐现的贪婪和凶光,显然心底并非这么想。

轰隆隆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响起,四人瞬间开始了大战,不过因为风雷阁三人心中忌惮着藏起来的药灵胎,一时间宋清竟然只是稍落下风。

“救……还是不救?”

只是思索了片刻,药灵胎便是有了决定,宋清一直跟费霆他们在一起,如今却被风雷阁弟子围杀。

再加上凤清儿的反杀,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脚下雷芒闪烁,药灵胎施展出三千雷动,瞬息间化作道道残影,出现在一名弟子身后。

咻地一声,药灵胎一戟破开对方的斗气铠甲,于间不容发之际,将那枚毒针刺入对方皮肉之内。

这毒针的可怕超乎他的想象,这名弟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嚎,便是在数息间,融化为一滩脓水。

好可怕的毒!

药灵胎面色一变,心中暗自警惕,果然不能小觑任何人,阴沟里翻船太常见了。

“竟然是你!”

宋清看到救援之人是谁,面皮一抖,显然是想到了那些不好的回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家伙出手救了自己。

“我解决刀疤男,剩下那个,交给你了。”

不管对方的想法,药灵胎手腕发力,将战戟耍地虎虎生风,斩出一片连绵寒光,将刀疤男浑身笼罩其中。

锋芒临身,刀疤男面色微变,纳戒一闪,取出一柄雷光缭绕的铜锏,手臂抡圆,狠狠砸在了迎面劈来的寒螭戟之上。

铛——

铜钟轰鸣般的声波响起,像是天雷轰鸣,荡出一圈圈声波涟漪,刀疤男只觉得自己胳膊都要被震碎了,铜锏差点脱手而出。

虎口崩开一道血口子,药灵胎面色不变,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在空中连连翻转,连续劈砍了十几次,势大力沉,带着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铛!铛!铛!

打铁般的声浪连绵不绝,刺耳的声波,几乎要把众人的耳朵震聋,刀疤男心中无比憋屈,浑身骨架都要被劈散了。

咔嚓!

铜锏发出濒临破碎的声响,在刀疤男满是惊恐的眼神之中,直接被斩成了两半,雷芒熄灭,化作一堆废铁。

吟——

浩荡的龙吟响彻云霄,药灵胎最后一戟劈出,斗气爆发,冰寒戟刃之上龙影盘旋,带着破灭万物的气势,怒斩而出。

让药灵胎没想到的是,这一戟,竟然落空了,空间波动,刀疤男的身影被一道空间裂缝瞬间吞没。

无双战戟狠狠劈在地面之上,哪怕流光树的枝干坚如铁石,依旧是被斩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晶莹的汁水自伤口中涌出来,呈现出梦幻的金色,像是水晶般剔透,一股馥郁馨香传来,让人飘飘欲仙。

“雷尊者救了那家伙吗?”

心中略有不满,药灵胎一声冷哼,看开这刀疤男身份不一般。

当然,他和宋清也一样,雷尊者可不敢这几位大神死在流光盛会之中。

噼啪!

取出一尊精致玉瓶,药灵胎将这些汁液收起来,触碰时竟然还有电芒炸开,颇为不凡,对修炼雷属性的人有很大诱惑力。

另一边,宋清不愧是丹塔出身,颇有几分手段,重伤之下,还是将那名大斗师级别的风雷阁弟子斩杀了。

将那滩脓水之中的毒针取出,肉眼可见的,上面的紫黑色淡了不少,看来用不了几次了。

要不要学点毒理?用起来也不错的样子。

心中思索着,药灵胎将毒针收起,迈步走向宋清,该办正事了。

“咳,多谢你了,朋友。”

服下一枚疗伤丹,宋清看着那道手持战戟的霸道身影,有些心悸地开口,这家伙不是炼药师吗,怎么战斗力这么猛。

尖锐的啸声在耳边响起,宋清只觉得眼前一花,冰冷的戟刃便是抵在他喉结之上,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在那里。

“流光令,交出来。”

“大家都是丹塔出身,不应该互相帮助,丹塔一家亲吗?”

宋清嘴角勉强扯着笑容,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瑟瑟发抖,像是面对大灰狼的小白兔。

“哟,现在承认我是丹塔的了,前几天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怎么不见了?”

脸上的笑容颇为浓郁,药灵胎的眼中却满是冰寒冷漠:“再不交,今天让你脑袋搬家。”

哭丧着脸,宋清不情不愿,取出十二枚流光令,扔给了对方。

满意地收起来,药灵胎数了数自己目前的流光令,总共二十四枚,收获真不错。

他看了眼光幕上的排名,眼中掠过一丝满意。

第一名,凤清儿,二十七枚。

第二名,药灵胎,二十四枚。

第三名,费霆,二十二枚。

实时更新,真是人性化。

将流光令收起来,药灵胎的目光看向宋清:“你不是跟着费霆他们吗,怎么会被风雷阁的弟子追杀?”

“嗨,别提了,面对费霆他们的绞杀,凤清儿早有准备,老早都策反了一半风雷阁弟子,在最关键时刻,给费霆来了个狠狠的背刺。”

“三名亲传弟子,瞬间被凤清儿解决一位,费霆还有杜仲,也差点被手下小弟暗杀,带着剩下的弟子慌忙逃窜,准备重整旗鼓。”

“我自然最为凄惨,被风雷阁弟子追杀,要抢夺我手里的流光令,结局你也看到了。”

轻轻点头,药灵胎表示明白,并没有太过惊讶,按照原著剧情,凤清儿显然也是成功上位。

费霆他们被算计,意料之中。

呜呜——

就在药灵胎沉思之时,纳戒之中,突然传出一道低沉声响,像是最后决战的号角声。

他取出那物,竟然是费霆给他的骨哨,声音低沉,无风自鸣,透着一股铁血气息。

第二道号声响起,宋清也自纳戒中取出一个骨哨,外观一模一样,全都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费霆要开始最后的反攻了,成不成,就看这最后一次。”

宋清面色微微凝重,忍不住开口:“这是风雷阁自己的内斗,我们两个丹塔的,去不去?”

揉了揉眉心,药灵胎想到那个高傲的凤族少女,手指轻轻点在那个扎眼的第一名之上:

“走吧,去看看,凑个热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