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凤清儿】

将流光令收起,药灵胎浑身紧绷,戒备地看向这骄傲的少女,一张俏脸完美无暇,却又带着冰山般的疏离,绚烂的凤翼扇动,掀起阵阵风雷作响。

七星大斗师!

“将流光令交出来吧,这不是你一个斗师能把握住的。”

凤清儿目光平淡地俯瞰着下方的青衣少年,声音清脆悦耳,宛如凤鸣,透着难掩的尊贵和高傲。

对于她的话语,药灵胎犹若未闻,只是体内那磅礴的斗气宛如巨龙苏醒,汹涌出无比可怕的气势。

在其掌心之内,冰蓝色的灵焰熊熊燃烧,宛如一头螭龙盘旋,化作一柄锋利无双的战戟,闪烁着让人心寒的锋芒:

“我从来不是一个听话的人,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望着少年嘴角噙着的淡淡的笑容,还有那自信而不服输的明亮双眸,凤清儿却觉得十分讨人厌。

弱者,就应该卑躬屈膝,乖乖跪在尘埃之中,仰望着九天之上翱翔的天凤。

她黛眉轻蹙,凤清儿一双凤目之中满是冰寒,俏脸之上一抹寒意涌现:

“无知而狂妄的小子,你会为你的忤逆,付出代价!”

就在这道话语落下的瞬间,淡淡的雷鸣声,便是在天地间悄然炸响,只见药灵胎脚踏雷霆飞快冲出,速度之快,甚至拉出了道道残影。

“你的废话,太多了!”

枝叶微颤,看着那道踏着雷光,突兀冲上数米高度的矫健身影,凤清儿眼底浮现些许错愕。

三千雷动?风雷阁弟子?

药灵胎却不会在意敌人的想法,体内斗气疯狂涌动,战戟之上火焰燃烧,腾起一片炽盛锋芒:

“斩!”

轰的一声巨响,螭龙大戟结结实实地轰击在凤清儿身上,可怕的力量宛如潮水般涌出,药灵胎双臂肌肉凸起,袖子直接炸成了漫天碎片。

一声巨响,少女直接被轰出了数十米,狠狠撞击在下方高墙般的枝干上,大片枝叶破碎,漫天残叶凋零,一串闪烁光泽的凤血飞落,还夹杂着破碎的羽毛。

轻盈地落下,药灵胎却是面色凝重,刚才那一击,他像是斩在神金盾牌之上,坚硬地可怕,此刻手臂都有些发颤。

他浑身戒备,向着少女坠落的地方跑去,要进行补刀。

轰隆隆!

刺耳的风雷之音在耳边响起,药灵胎只觉得背脊一寒,遍布在四周的灵魂力捕捉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身影。

铛!!

没有迟疑,药灵胎转瞬朝着身后劈去,却是斩击在一对锋利如天刀的凤翼之上,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宛如金戈交击。

“你,让我生气了!”

冰寒彻骨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凤清儿此刻状态颇为狼狈,凤翼之上,数道狰狞的伤口鲜血淋漓。

在被破开的血肉之间,还有着一簇簇寒螭灵焰顽固跳动,将大片血肉都冻成了冰块,虽然被大量风雷斗气磨灭,但还是有零星火焰颇为扎眼。

药灵胎默然不语,只是调动起浑身所有力量,疯狂挥舞手中战戟,龙吟声大作,龙影重重,随着他挥舞而动。

数十道可怕的戟光闪过,其上灵焰释放出足以冻结一切的低温,连得脚下粗壮的树枝之上,都结出了一抹薄冰。

面对漫天戟影,凤清儿毫无畏惧,灵活地挥动凤翼同样斩出,却低估了那戟刃的锋利。

刺耳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火花四溅,坚硬的凤羽瞬间支离破碎,又被火焰无情地烧成灰烬,血色淋漓,几乎斩裂了大半个凤翼。

骨骼碎裂的痛楚传来,凤清儿面色微变,心中暗道不好,顺着对面传来的力量向后退去。

她脚尖狠狠一踏,借着反震之力,瞬息间升入高空,即便一只羽翼被废了大半,还是能勉强飞起。

“可惜,没能趁着这丫头大意,废了她的羽翼,还是让她飞了起来。”

药灵胎暗道可惜,凤清儿心性骄傲,又当他是普通斗师,一时大意和他玩近战,自然是被狠狠教做人。

此刻的凤清儿,却是面色微微燥热,心中更有一股被打脸的郁愤,刚才的交战,可以说她被完全压制,吃了个小亏。

“这家伙的战戟是什么材质,竟然能斩碎我的凤骨,还有那冰蓝火焰,以及那远超同阶的力量,大意了!”

凤清儿深吸口气,目光重又恢复冰冷平静,她双手结印,凤翼之上,大片的凤羽突然脱落,像是一柄柄锋利宝剑。

“剑斩风雷,天凰无双!”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凤鸣声,漫天凤羽纷飞,哗哗作响,凝聚出一柄数丈庞大的凤羽之剑,被凤清儿握在手中。

于此同时,她的双目亦是转化为青银二色,一股深青色的斗气爆发,宛如狂风呼啸,还夹杂着银色的狂暴雷霆,宛如两条青色和银色的怒蟒咆哮,缓缓凝聚在羽剑之上。

一股可怕的斗气威压弥漫而出,青银二色的凰羽巨剑之上,凤鸣九天,狂风大作,隐约间凝聚出一道无比可怕的风暴。

可怕的吸力传出,顿时流光树都被吹的哗啦啦作响,连这片天地都黯淡下来,入目处,只剩下了这道足以斩开大地的可怕巨剑。

这就是七星大斗师的完全爆发吗?

挡不住!

药灵胎仰头看着这让天地能量暴动的可怕一幕,像是要把胸中所有浊气吐出,光洁的额头之上,一枚闪烁华光的药葫族纹,忽然一点点勾勒而出。

一个月的时间已过,族纹已然是可以动用。

伴随着药灵胎第一次激发族纹,他的气息,瞬间突破了斗师桎梏,甚至,还在不断飙升着,像是永无尽头。

但就在族纹即将被他完全激发的关键时刻,三道喝声突然在天地间响起,同时在伴随着三股磅礴的斗气波动。

“风杀指!”

急促的破空声响起,三道手腕粗细的青银色光柱咻地划破苍穹,伴随着不加掩饰的杀机,目标直指凤清儿。

“唳——”

凄厉至极的凤鸣声响起,哪怕凤清儿及时化作原型,一头数丈庞大的七彩天妖凰,依旧是被洞穿了身躯。

施展者遭受重创,那庞大的羽剑失去控制,直接化作一股风暴炸开,漫天残羽纷飞,像是一场剑雨凋零。

不甘地看了眼药灵胎,凤清儿双翼一振,瞬息见化作一道彩芒冲天而起,慌忙逃窜。

“追!”

数道大喝声响起,枝叶簌簌数十道身影兔起鹘落,宛如灵猿一般矫健,速度快得惊人,向着凤清儿逃离的方向追杀而去。

“风雷阁弟子?”

认出来人身份,药灵胎松了口气,即将沸腾的帝血被压下,连头顶光华璨璨的族纹亦是缓缓隐没。

既然没他啥事,那就不用爆种了。

“灵胎兄,我等前去追杀那妖禽,就不多絮叨了,这瓶疗伤丹,就当是费某的赔礼了!”

一声熟悉的郎笑声传来,费霆的身影出现在这里,颇有种意气风发之感,抬手间扔出瓶丹药,被药灵胎接住。

他来去匆匆,双目之中带着难掩的兴奋,脚下银芒闪烁,化作道道残影消失在这里。

“若是凤清儿被淘汰,这家伙,恐怕是最大的受益者!”

思绪发散了片刻,药灵胎摇了摇头,这又关他什么事,还是老老实实杀雷兽吧。

服下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调息片刻,药灵胎不再停留,继续在浩瀚的古树之上挪移,寻找着雷兽的存在。

两个时辰之后,伴随着面前一只金色的巨象轰然倒塌,药灵胎美滋滋地取出对方头颅里的流光令。

“第十枚!”

眼中带着一抹喜悦,药灵胎体内斗气奔涌,被他尽数涌入一枚流光令牌之中。

只见雷芒闪烁,腾起一道绚烂光幕,上面赫然显示着众人的排名。

第五名:药灵胎,十枚。

排在他上面的,除了风雷阁那三名亲传,还有个宋清(十一枚),想来也是凭借炼药师身份,完全投靠了风雷阁。

看到自己的排名,他有些喜悦,又有些不满,风雷阁弟子太多了,费霆那几人效率比他高不少。

“咦,排名变了,提高了一名,第四名!”

就在药灵胎愣神的片刻,他的排名竟然又上升了一位,心中微微错愕,目光顿时向上看去,准备看看是谁被淘汰了。

“是费霆那三人中的女生,竟然被人淘汰了,是……凤清儿!”

第一名:凤清儿,二十一枚。

看着瞬间从八枚,增加了十三枚的凤清儿,药灵胎明了,那三名亲传弟子中的女生,被她反杀了。

“有点意思,凤清儿一直被追杀,排名连我都不如,这是怎么做到反杀的,费霆可有的头疼了。”

眼睛看着排名第二的费霆(十七枚),药灵胎耸了耸肩,希望这家伙给点力。

按照流光盛会的规则,当得所有雷兽都被人斩杀之后,会开启两个时辰的争夺战,那是最为激烈和血腥的时刻。

所有的令牌持有者的位置,都会在光幕上被标注出来。

自由厮杀。

服下一枚回气丹,药灵胎没有再去寻找雷兽,反而选择了闭目打坐,静静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一丝血腥气传入鼻腔,药灵胎看着所有排名消失,衍变成一道立体地图的光幕,还有上面那数十个鲜红欲滴的小红点,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猎杀,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