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金雷流光树】

十道锁链噼啪作响,上面雷芒闪动,绽放出可怕的雷威,让人望而生畏。

随着雷尊者的话语,哗啦一声,数百名少男少女越众而出,最低都是斗师巅峰,争抢着要率先越过锁链。

药灵胎微微皱眉,这样跟人抢夺,很容易被针对。

他就看到好几位大斗师跑的太快,被人围攻,直接从铁链上掉落,而后被自家长辈黑着脸接回,显然已经失去了争夺资格。

“灵胎兄,这边!”

一道熟悉的喝声传来,他看过去,竟然是费霆在向他招手,身边被一群风雷阁弟子拱卫着。

风雷阁势大,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团结力,十条锁链,直接被他们抢占了五条。

迟疑了片刻,药灵胎还是选择加入了其中,至少不怕被那些散修针对。

眼中闪过一抹喜意,费霆看着加入队伍的药灵胎,哈哈一笑:“有了灵胎兄还有丹塔宋先生的加入,这次盛会,我们赢定了!”

宋先生?

心中带着些许玩味,药灵胎顺着费霆的视线看去,顿时在隔壁的锁链上,看到了被众多风雷阁弟子恭敬对待的宋清。

这家伙伤势好的不错,面色红润,此刻感受到药灵胎的目光,却是浑身一颤,像是有了心理阴影。

在一众弟子的包围中,药灵胎踏上了铁锁链,这锁链粗大如龙,足以同时让五六人同时走过。

刺啦!

一道道电弧炸开,自锁链表面炸开,上面符文闪烁,将宛如能量通道,将天雷之力输向悬空岛,但还是有些许雷霆逸散而出。

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哪怕是药灵胎也不例外,脚底涌现出厚厚一层斗气,将所有雷霆隔绝在外。

“唳!”

一声高傲的凤鸣在天地间响起,在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时,凤清儿背后却是展开一双流淌霞光的羽翼,飞快在空中划过一道绚烂痕迹。

“魔兽之躯就是好!”

眼中现过一抹羡慕,药灵胎苦逼地踏着万丈高空的锁链,脚下云雾缭绕,浩荡罡风肆虐,向下看去便让人胆战心惊。

他甚至开始考虑,要寻一道飞行斗技了。

“呼!终于到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金黄岛屿,药灵胎一个纵身,脚下雷芒闪烁,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稳稳落在了浮空岛之上。

看着远处棵沐浴雷海,浑身金色电弧四溅的惊人古树,药灵胎双眼中带着震撼:“费霆兄,流光果是直接去采摘吗?”

“并不是,在圣树四周和枝叶间,会有雷兽的存在,只要杀死雷兽,便可以得到流光令,一枚令牌一枚果子。”

将盛会的规则道来,费霆知道对方志在流光果,目光深深看了眼药灵胎,将一枚骨哨递了过去:

“苍穹之上,会时时显示所有人的令牌排名,盛会最后,所得流光令最多的十人才会被留下,并获得瓜分流光果的资格。”

“这枚骨哨灵胎兄你拿着,遇到不敌者吹响,我自会率人前去救援,同时我也希望,在最后时刻,我吹响骨哨时,灵胎兄能前去与我汇合对付凤清儿,到时候对方的流光令平分,如何?”

这次,药灵胎没有再拒绝,抓过骨哨收入纳戒,道谢一声,身形微闪,瞬间消失在这里。

大家最终的目标是流光果,此刻分开行事,都是双方希望看到的,避免斩杀雷兽后,分配不均。

药灵胎施展出三千雷动,速度飞快,几乎像是贴着大地在飞行,远远的,一堵金色的高墙在眼前浮现。

这并非是真正的墙壁,而是流光古树硕大的根部,像是一条游龙扎根在泥土之中,流光四溢,水晶般的根须内部,雷霆闪烁,隐隐间化作一道雷河在流淌。

抬头看去,重重叠叠,无比宽阔庞大的枝叶在头顶交织,像是群蟒缠绕,组成了一片金色的王国,如同一座浩瀚树岛。

心中带着一丝忐忑,药灵胎将手掌搭在这处根须之上,顿时体内一股强烈的渴望传来,要将这株古树炼化!

“我要是真的炼化了金雷流光树,雷尊者恐怕会找我拼命吧!”

一声苦笑,药灵胎压下心中的吞噬欲望,正准备离开,浑身突然一寒,耳后传来一道尖锐的破空声。

他本能地侧过头去,一道锋利的箭矢贴着他面颊飞过,冰冷的箭锋,直接划破了脸颊上的皮肤。

箭矢被躲开,径直击打在金色的根茎上,发出一道清脆的金属交击声,无力地掉落在地。

“大意了,来了中州之后一番顺风顺水,竟然让我失去了警惕心!”

药灵胎面色一变,身形一晃,瞬间躲藏在高墙一般的根茎之后,取出枚高阶解毒丹服下。

“还好,箭矢上没毒!”

脸部没有感受到僵麻,虽然浪费了一枚解毒丹,药灵胎却并不心疼,他探头看去,只看到一道身影瞬间远遁,只留下枝叶晃动。

“追!”

眼睛一瞪,药灵胎越想越气,刚才那人显然下了死手,他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

脚下雷芒闪烁,一道道雷霆炸开,药灵胎速度飞快,两人在硕大宛如撑天之柱的古树之上一追一躲。

“三千雷动?风雷阁的弟子怎么不穿弟子服,该死,惹麻烦了!”

长弓星身法轻盈地在枝叶间跳动,感受到身后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心头无比后悔。

他看对方只是斗师巅峰,以为是小家族出身,没想到竟然来头这么大。

不断被人追着,长弓星也不由得心中微怒,管你什么身份,一个跳跃,头朝下划过一道优美弧度,唰唰连射七箭。

这家伙箭术无比高明,七支利箭闪烁寒光,一瞬即逝,携带者可怕的力量,划破空气,将药灵胎周身锁定。

但一股磅礴的灵魂力量爆发,药灵胎含怒出手,空气瞬间变得粘稠起来,所有箭矢飞入灵魂屏障,顿时像是进入了慢动作。

唰——

寒光一闪,药灵胎挥舞手中大戟,顿时将七支箭矢拦腰斩断,无力地坠落在地上。

“炼药师?”

微蹲在树枝上的长弓星面色大变,身为弓箭手,他自然是以无声无息的攻击为傲。

但灵魂力攻击更加诡异的炼药师,显然是所有弓箭手最为头疼的对手。

双脚发力,长弓星正准备继续逃离,耳边风雷声乍响,一道幻影突兀出现在眼前。

紧随其后的,是一柄自面前斩落的无双戟刃,寒光凛冽,使得空气都发出尖锐啸声,看的人胆寒。

轰!

仓促之下,长弓星只来得及将爱弓挡在身前,随后一股大力传来,他直接被击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一根数人粗的树枝上,无力滑落。

骨骼断裂的痛楚传来,长弓星清楚地听到咔嚓一声,那是他的胸骨被击碎,连手中名家打造都神弓更是裂成两半。

“二星大斗师这么弱?”

药灵胎微微愕然,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经打,体质弱的像是跟枯柴,都禁不住他一个全力爆发。

冰冷的阴影投落,看着眼前那神魔般的身影,长弓星视线模糊,嘴中不断吐血:“放过我,我是箭南城长弓家……”

咔嚓!

药灵胎面无表情,直接斩去对方头颅,温热的鲜血飚起数尺高,洒落在树枝上,染红了一大片。

他才不关心这家伙是谁,杀死他有什么后果,那是雷尊者该头疼的。

将对方的纳戒取走,药灵胎弹出一点火星,瞬间毁尸灭迹。

将对方的纳戒探查了遍,药灵胎顿时有些不屑:“跟那个宋清一样,都是穷逼!连一枚七阶兽核都没有,宋清好歹还有几张丹方,中州的天骄怎么这么穷!”

将纳戒中的金币,低阶丹药和几卷玄阶斗技收入纳戒,药灵胎咔嚓一声,踩碎了这枚纳戒,生怕上面有什么追踪能力。

看着树枝上那一抹殷红,药灵胎双目微微凝重,这次盛会比他想的还要混乱。

如此轻易地杀了一个人,却没有强者出来阻止,显然雷尊者是允许互相厮杀的,想必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惨烈。

“是因为风雷阁这些年弟子太过骄横,所以见见血,磨砺一下精英弟子?”

轻声自语,药灵胎轻轻摇头,不再思考这些,还是流光令重要。

他一个跳跃,要向着更高处攀爬,去寻找那些所谓的雷兽。

但就在他力尽之时,药灵胎面前茂盛的树叶突然摇动,一个硕大的虎头突然袭来,恶风扑面,要将他咬成两截。

心头一惊,药灵胎心念一动,寒螭灵焰在体表汹涌,于间不容发之际,在腰腹部凝聚出一层冰甲。

咔嚓!

清脆的响声传来,这头虎形雷兽整个巨口都蒙上一层冰块,依旧不肯松口,双目内满是暴虐,没有丝毫智慧。

巨兽疯狂摇头撕咬,药灵胎被晃得有些头晕,掌心内青光汇聚,对准巨虎的眼睛狠狠刺出了一剑。

“叮!”

剑光像是斩在了水晶,一块块金色的冰晶样碎屑四散,化作雷属性能量消散在空气中。

既然眼睛被人打碎,头部缺了一小块,这头雷兽依旧毫无痛感,依旧死死咬住药灵胎的腰腹,像是不把他咬断不罢休。

感受到腰部传来的刺痛,药灵胎眼中寒光闪烁,骤然握拳,掌心剑阵凝结,于片刻间凝聚出一头鸾鸟剑灵,狠狠轰击在巨虎头部。

轰的一声,长河般可怕的剑气爆发,却又被药灵胎强行束缚在拳头表面,一拳又一拳砰砰作响,疯狂磨灭着雷兽那水晶般坚硬的身躯。

最终,巨虎半个头颅都被轰碎了,终于嘴巴一松,无力地松开了药灵胎。

脚尖轻点,药灵胎看着眼前失去了大半个脑袋,终于静止不动的雷兽,心头也是一松。

这雷兽并非生命,跟天地间弥漫的能量别无二致,若是静止潜伏在树叶间,极难被精神力察觉。

而且其浑身能量晶体化,防御极高,而且不知疼痛,悍不畏死,低阶大斗师一对一恐怕都不是对手。

而其唯一的弱点……

药灵胎目光看向巨虎破碎的脑袋,闪烁光泽的景层之中,一枚缭绕流光的令牌镶嵌其中,闪烁着无比诱人的光泽。

流光令!

眼中一喜,药灵胎伸手向着令牌抓去,就在这时,头顶一道尖锐破空响起,一柄五彩斑斓的羽剑径直射来,若是他继续伸手,恐怕整个手掌都会被斩断。

“哼!早就发现你了!”

心中早已有所准备,药灵胎眼底现出一抹狠色,腰腹部的冰甲瞬间化开,凝聚出一面冰棱盾牌被他举在手中。

铛的一声,羽剑被挡下,药灵胎亦是将流光令收了起来。

微微抬头看向来人,一抹倩影顿时映入眼帘,背后羽翼绽放出五色霞光,无比神圣而出尘,宛如九天凰女降临世间。

凤清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