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七阶!】

看着面前流光溢彩的七阶兽核,还有费天那一副,你不收就是看不起在下的神情,药灵胎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只有七阶兽核吗?我师尊的宠物出门前,都送了我几枚八阶兽核玩呢。”

像是为了验证自己话语的真实性,药灵胎取出一枚流淌神曦的璀璨兽核,竟然在自助天地能量,燃起一簇簇火焰,凝聚出一头仰天怒啸的赤色朱雀。

殇那只小气猫,当然只给了他一枚八阶兽核,还用掉了,这是他家祖传的。

感受到那股足以炸死自己的可怕能量,费天沉默了,就连知晓药灵胎帝族出身的唐山也沉默了。

师尊养的宠物随手就能送出八阶兽核,隐世帝族这么豪横的吗?

土豪,腿上缺挂件吗?!

看着费天眼中隐隐现出的绿光,药灵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连忙将八阶兽核收了起来。

他只顾着想多坑点费天(装逼),差点忘了,青阳令给了雪叔,自己现在就是个小弱鸡。

还好,费天终究没有失去理智,一头宠物都能拿出八阶兽核,那主人该有多么逆天。

即便不是圣者,恐怕也不远了。

一想到这里,这位风雷阁北阁之主的态度顿时愈发恭敬,心中甚至有种投靠过去吃香喝辣的念头。

阁主最近执意要收一头天妖凰做弟子,劝都劝不回来,看来自己继承东阁阁主之位,突破斗尊是没可能了。

心头念头百转,费天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接连又取出两枚兽核,甚至还有一枚明显是高阶斗宗实力的魔兽所留,明显不凡:

“风雷阁小门小户,着实没有丹塔富裕,小友莫要见笑,这三枚兽核,算是我风雷阁的友谊,小友可一定要收下!”

“哪里,风雷阁贵为中州顶级势力,能结交贵阁,是灵胎的荣幸。”

药灵胎没有客气,白得三枚七阶兽核,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笔巨款了。

父亲留下的资源,都给雪叔用掉了,出来前,师尊给的也都是些平平无奇的八品丹药,药灵胎实际上穷得很。

兜里一块金币都没有。

见到对方没有计较,费天虽然心疼,却也松了口气,风雷阁若是得罪了这些圣二代,雷尊者也要头疼。

一时间,众人倒是相谈盛欢,谈了一阵,药灵胎眼睛轻眯,像是不经意间提了一嘴:

“听闻,一个月后,贵阁的流光果将会成熟?”

费天闻言,愣了片刻,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灵胎小友当真消息灵通,小友若是感兴趣,回头我与阁主建议一下,可送丹塔几枚。”

微笑点头,药灵胎想起《神木夺天诀》只是吸收活的植株,眼睛微闪:“小子对这株千年古树好奇地紧,不知道我能否有机会,亲手触摸一下?”

他不能确定,摘下后的果子能否被炼化,若是不行,便是将雷尊者得罪死,也要炼化了金雷流光树。

“小友不愧是炼药师,这种对灵药的热爱,我等凡俗远不能及也。”

小小拍了下马屁,费天给予了肯定答案:“若是以往的流光盛会,风雷阁是不会邀请外人的,今年,情况却是有些不同,小友倒是赶上了。”

“哦?此话怎讲?”

“小友也知道,金雷流光果能增强生灵对天地雷霆的亲和力,而且年龄十八岁以下效果最好,因此每当流光果成熟之际,都是由阁中年轻弟子竞争最激烈时,也被称为流光盛会。”

“流光盛会之上,选出最强的十名弟子,各凭手段,采摘金雷流光果,而且允许彼此抢夺。”

“但今年,阁主突然收了位关门弟子,事出突然,风雷四阁中反对声很大,阁主无奈,便是让这位关门弟子参与流光盛会来力压群雄,以此确立其地位。”

“在流光盛会之后,便是阁主的收徒大典,毕竟是斗尊收徒,今年流光盛会还邀请了其他的大势力前来,想必过几天,请帖就会送到焚炎谷了。”

听了对方一番讲述,药灵胎眼睛一亮:“那这么说来,我能否参与这流光盛会?”

上下打量了一番灵胎小友,费天眉头轻皱,斟酌着开口:“今年阁中竞争激烈,最强的一列弟子全都有大斗师修为,小友的年岁还是太小,不占优势。”

“无碍,只是想和贵阁最顶级的弟子论道一番,输赢无所谓。”

见到药灵胎如此坚持,费天一阵沉吟,最后还是答应了,放外人参与流光盛会而已,丹塔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心中微微兴奋,药灵胎心中盘算着,参与流光盛会,一能近距离接触古树,二能抢夺别人的金雷流光果,算是好处多多。

时间缓缓流逝,三天之后,天目山脉之中渐渐有人出来,这群人连山中的天然迷阵都没通过,能保住命已经是幸事。

五天后,银白色瞳眸的费鹏走了出来,气息虽然强了不少,却没有突破斗宗。

“怎么,没通过鼠潮音波阵?”

费天面色微沉,声音有些冰冷,对儿子他可是抱了很大期望的。

手握银枪的费鹏沉默片刻,看着父亲阴沉的面容,有些羞愧:“回父亲,是那头雪狼和焚炎谷那人太厉害,血潭中的能量大都被二者所吸收,我没抢过他们。”

呼吸微微一窒,费天瞥了眼老神在在的唐山,冷哼一声:“没突破就算了,回头我为你找颗破宗丹,回去之后就给我闭关!”

见到父亲没有发火,费鹏心中也是松了口气,他双手结印,手中长枪迅速放大,见费天没有动作,忍不住开口:“父亲,我们还不离开吗?”

“流光盛会即将召开,先不回风雷北阁,再等几天,和一位贵客一同前去东阁。”

看着望眼欲穿的药灵胎,费天意有所指地说道,刻意把贵客儿子咬的很重,想为儿子搭上丹塔的路子。

多年的敦敦教诲,费鹏顿时明了,奇异地目光看向那青衣少年,没想到这人来历竟然让父亲也要无比尊敬。

等待总是磨人的,好在,在天目山脉开启七天之后,药灵胎终于等到了那道期待的身影。

吟——

只听见一道龙吟般的剑鸣由远及近,一道赤红色的剑光几乎是眨眼而至,片刻间划破苍穹而至,飞剑之上,两道人影长身而立,体内全都绽放出无比可怕的气势。

一者自然是火长歌,显然已是突破斗宗,那第二人,身姿修长强健,肌体晶莹,满头雪白发丝飞扬,面如刀削,显得有些冰冷坚硬。

“雪叔?”

看着那道和父亲有七八成相似,浑身气息冰寒无比的英俊男子,药灵胎眼眶微微发红。

“是我,成功度过天劫,化做人形,还是不太熟悉人身。”

脸上扯出一个坚硬的微笑,这白发男子浑身光芒闪烁,重又化作狼王,抖了抖耳朵,显得自然不少:

“还是兽躯舒服,我是照着澜哥的样子化形的,不好看吗,灵胎你眼睛都红了。”

“挺好看的,只是有些想起父亲了,五年了啊。”

火长歌收起飞剑,看着这一人一狼,微微笑道:“寒天兄深藏不漏,一突破便是三星斗宗,再加上兽躯强横,五星斗宗也能斗一斗,我可不是对手了!”

闻言心中一惊,药灵胎有些愕然:“三星斗宗?”

“那枚化形丹药力深厚,再加上血潭内的充裕能量,这才侥幸而已。”

没有多言,雪叔将青阳令牌还给小灵胎,一人一狼对视一眼,显然其中有些内情,只是此时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对着火长歌恭贺一番,药灵胎看着等在一旁几天的费天,提出了告辞:“焚炎谷我就不回了,刚好费天阁主还在,我就直接转道前去风雷阁好了。”

火长歌并没有很惊讶,反而是脚踏虚空,亦是来到了那隐白长枪之上:“既然风雷阁要举办流光盛会,我也陪老弟走一趟吧,山长老,麻烦你带火儿回去。”

微微愣然,药灵胎想了片刻,没有拒绝,有火长歌同行,还能借一下焚炎谷的势。

土黄色的龟壳重新升空,想要前去凑热闹的唐火儿被唐山镇压,这位长老对着青衣少年善意一笑,拨动空间之力,几个闪烁间离开了天目山脉。

缓缓收回目光,药灵胎对着费天拱了拱手:“麻烦阁主了。”

“不麻烦,小友的事我早已通知过阁主,对于两位贵客的到来,阁主表示欢迎之至。”

轻声一笑,费天控制着隐白巨枪冲天而起,如同一道绚丽银芒撕裂长空云层,迅速向着风雷东阁赶去,雷音轰鸣。

风雷阁东阁,在整个中州都是赫赫有名,乃是风雷阁的总部,雷尊者常年在这里坐镇。

东阁坐镇在北域边缘的风雷山脉之中,此地地势颇为奇异,一年四季全都是雷鸣阵阵,天气变幻莫测,或许上一秒还是晴空高照,下一秒便有倾盆大雨降临。

站在银白巨枪之上,药灵胎向下看去,只见整座风雷山脉之中,人来人往,竟然是风雷阁弟子在为流光盛会的到来做准备。

虽然风雷山脉上空禁止飞行,但身为北阁阁主,费天可没准备遵守。

天雷枪蛮横地穿梭在山脉之上的高空中,雷鸣滚滚,隐约间有乌云汇聚而来,其中银蛇游走,但全都被费天打散。

唰——

数道人影挥舞着斗气双翼飞来,如同绚丽流光,浑身风雷缭绕,看服饰都是风雷阁的执事。

“见过费天大人!”

这几位执事恭敬行礼,扬声说道:“阁主有令,要费天大人带几位贵阁前去金雷塔。”

“看来,阁主大人对小友很是看重啊!”

目光奇异地看了眼身后的青衣少年,费天话语中带着感慨:“那地方,可是阁主的私人闭关地。”

轻轻一笑,药灵胎心中却是有些紧张,毕竟是要去见书中的大反派,还是位斗尊,也不知道对他态度如何。

好在,有青阳令牌和焚炎谷在身后,倒也是不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