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天目山脉】

风声呼啸,一枚土黄色的硕大龟甲穿梭在云层之中,表面银芒闪烁,眨眼便是掠过万里山河,连空间都在微微扭曲。

“山爷爷,还要多久啊,好无聊!”

唐火儿呈大字型躺在龟甲上,无聊地伸出手,轻轻滑动龟甲周围的云彩,连一双大眼都失去了灵动。

“修炼之道,向来忌讳太过急躁,火儿你父亲对你太过放纵了。”

轻轻皱眉,唐山沉声开口,只是赶了一夜路而已,这小丫头就开始不耐烦了。

他看向一旁静心盘坐,像是在参悟斗技的药灵胎,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赞许:“不愧是隐世帝族走出来的天骄,单这份不骄不躁,就已经超过很多同龄人了。”

唐火儿被训,顿时瞪大无辜双眼,讨好般看向大师兄,摇了摇对方的胳膊。

火长歌有些无奈又宠溺,饮下一口美酒,张口间,吐出一条火红的剑气长河,如同火海熊熊燃烧。

“唳!”

剑气变幻,化作一只火红仙鹤飞舞长鸣,又凝聚出一头蛟龙盘旋,像是在变幻戏法,看得唐火儿连连拍手叫好。

“我听到了喧哗之声,看来我们到了。”

药灵胎突然睁开眼来,目光微动,看向了下方被云层遮掩的山河景象。

火长歌目光一凝,并指如剑,头顶那头火红蛟龙瞬间重组,凝聚出一道数十丈巨大的神剑。

浩荡威能奔涌,长剑向下一卷,绚丽神光绽放,风云激荡,将下方厚重的云层斩开。

顿时,一座浩瀚巍峨的宏伟山脉出现在众人视野之内,通体被一层淡淡的云雾所笼罩,在那云雾之中,似乎还蕴含着一股无比磅礴的能量。

众人自高空向下看去,下方的天目山脉入口处,密密麻麻的漆黑人影宛如潮水一般,将所有地表占据,看得人头皮发麻。

不仅如此,低空之中,还有数不尽的流光自远方飞来,全都是挥舞着斗气双翼的身影,浑身笼罩强大气息。

好敏锐的灵魂感知力,不愧是炼药师!

将酒葫芦别在腰上,火长歌心中微微震动,在他身旁,唐火儿却是小嘴张成o型,近乎呆滞地看着这一幕:“好,多,人,啊!”

“天山血潭每三年一次,在整个中州北域名声都颇为响亮,每次都有十数万强者汇聚而来,但最后血潭的名额,却只有十个。”

轻轻开口,将在焚炎谷看到的记载轻声道来,药灵胎目光闪动,看向狼王:“雪叔,有把握吗?”

“当然,七阶,势在必得!”

狼王嘿嘿一笑,它会和火长歌一同闯阵,两人联手,一星斗宗都能杀了看,天山血潭的名额,自然手到擒来。

“不必如此麻烦。”

谁知道,唐山长老闻言,却是捋了捋胡子,掌心内现出一枚如同岩浆般灼热的火红令牌,面上浮现出一抹傲然:

“拿着这枚令牌去,到时候面对噬金鼠一族的鼠潮音波阵,会行方便的,我们焚炎谷的面子,金石那头大老鼠可不敢不给!”

看着唐山掌心内那枚令牌,药灵胎微微沉默,以势压人走后门?我喜欢!

“多谢三长老了!”

火长歌嘿嘿一笑,手掌一吸,将令牌收到了纳戒内,这就是背靠大势力的好处了。

“按照情报,天目山脉的能量潮汐,会在今天中午到来,那时山脉内那些强横魔兽都会被压制,也是争夺战的开始,走吧,我们下去。”

唐山长老显然不止一次来过了,轻车熟路,控制着龟甲缓缓降落,强横的斗宗威压绽放,蛮横地占据了人群最前方的有利位置。

“靠!斗宗!哪个大势力又送自己后辈过来,真是羡慕!”

“斗宗又如何,天目山脉有自身的规则,实力超过斗皇,进去后便会引起能量潮汐,斗宗也要脱层皮,到时候都要靠自己的实力说话!”

“噤声!你看到那红袍上修着山岳的老者没,有人认出来了,是焚炎谷的三长老,咱们这些小人物可是千万得罪不起的!”

药灵胎一行人的霸道行为,自然引起了不少强者的不满,但他们也只敢小声抱怨罢了,没谁敢真正找死。

“哈哈!唐山老怪,你们焚炎谷不好好在中域呆着,跑我们北域干嘛,还带着这么多人,抢我们北域的资源!”

就在龟甲停留在入山口的片刻后,一道洪亮的笑声自远方传来,还伴着连绵不绝的雷音轰鸣。

咔嚓!咔嚓!

一道银白色的雷霆倏忽而来,粗大如龙,光芒闪烁,几乎在片刻间就是到达了此地,同样极为霸道地占据了最前方的有力位置。

抬眼看去,赫然是一柄银光闪烁的硕大银枪,宛如山岳般横亘在苍穹之上,其上雷芒如蟒蛇缠绕,不断跳动着着一道道狰狞雷弧。

银枪之上,一老一少傲然屹立,面容惊人地相似,全都身着华美银袍,一双眼睛亦是呈现出诡异的银白色。

若非二者头发一黑一白,看起来几乎与兄弟无异。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费天老废物。”

唐山眼皮一抬,神色中带着嘲讽:“当年天山血潭之战,若不是你败给了金石,这天目山脉,那可就是风雷阁的了!”

“你……”

风雷北阁阁主费天身后,那同样银眸的男子闻言,顿时脸上带着盛怒,正欲发火,却是被费天抬手阻止了。

这位被人尊称为天雷子的八星斗宗老怪,双眼轻眯,仔仔细细将三长老看了个遍,心中一凛:

“九星斗宗!我说唐山你怎么今天这么牙尖嘴利,原来是突破了,要拿我树威风!”

斗气大陆民风淳朴好战,中州风气更胜,大凡强者都喜爱争名夺利,所以才会有各种比试大会,连炼药师都会举行各种盛会。

像是声望和名号,都是一步步打出来的,对于宗门更是如此,名号越强,便有更多人加入,资源更多,发展也会越好。

山长老刚刚突破,显然是急需找人立威亮肌肉,以展现焚炎谷的强盛。

“可惜了,这费天还是一如既往地狡诈,老夫都指着他脸骂了也不上当。”

心中轻轻一叹,唐山长老不再说话,闭眼养神,等待着能量潮汐的到来。

在他身后,药灵胎静静观察着对面,在书中被归类为大反派的费天,这家伙那时可是将萧炎追得极为狼狈,也算是个人物了。

“他那个儿子费鹏天赋倒是一般,应该三十多岁了,才只是九星斗皇,气息比雪叔差远了。”

轻轻瞥了眼费天身后那面容傲然的鹰鼻男子,药灵胎直接失去了兴趣。

焚炎谷的推算很准确,几乎是刚到正午,这片天地间的能量,便是突然变得汹涌狂暴起来。

一道道轰隆隆的低沉声响,突然自山脉高空中传出,天目山脉像是一头缓缓复苏的蛮荒凶兽,在那一片云雾缭绕之中,骤然爆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浩瀚能量。

巨大的能量潮汐冲天而起,源源不断地自山脉之中涌现而出,五光十色,斑斓夺目,到得最后,甚至传出浪潮般的哗啦声,令得不少人都是惊叹出声。

“终于来了!”

看着下方开始躁动的人海,雪叔咧嘴一笑,浑身突然涌现出一股狰狞嗜血的气息,如同匕首般的狼牙闪烁寒光,让人望之不由得心中发寒。

“雪叔,注意安全。”

微微沉默,药灵胎轻轻替狼王梳理毛发,十数万人争夺十个名额,必然是龙争虎斗。

他手掌微动,将青阳玉牌塞给了狼王,并没有藏私。

“放心吧灵胎老弟,我们俩联手,那名额必然是手到擒来。”

轻轻弹了弹手中长剑,火长歌露出一个万事有我的笑容,和狼王并立,看向那不断释放出恐怖能量的浩瀚山脉。

“冲呀!”

不知道是谁最先大喊一声,顿时那望不到尽头的人海汹涌起来,伴随着轰隆隆的脚步声和大吼大叫,如同洪水决堤,疯狂地涌入天目山脉。

“嗷呜——”

悠扬嘹亮的狼吟声响起,狼王背后龙翼扇动起巨大的狂风,庞大的身躯顿时暴冲而下,凶残地在人海中撞开一条路,蛮横地冲向那道入山口。

在它身畔,剑吟不绝,火海熊熊,火长歌踏剑而行,身畔剑气长河犀利无匹,剑光如阳纵横而过。

凡是胆敢对他们出手的,全都被斩成了碎块,带起一大片妖艳的血花与残肢。

只是刚开始而已,中州的残酷与血腥,却依旧显露出其最真实的一片。

唐火儿近乎呆滞地看着这一幕,血腥味扑鼻,几乎让她呕吐出来,她从没想过,她向来憧憬的,那片话本中的自由天地竟然是这样。

微风缭绕,淡淡的血气缭绕在鼻尖,药灵胎却是面色如常,看着那些被疯狂人潮践踏而死的弱者,脑浆迸溅,血与骨混着泥,他竟然没有太大感觉。

心中微微感慨,重生十五年,他也已经完全适应斗气大陆的规则了吧。

一畔,费天看着在人群中纵横无敌的一狼一人,轻轻低头,对着儿子吩咐道:

“拿着为父的天雷枪去吧,紧紧跟着焚炎谷那两个,有好处,切记,不要与他们为敌。”

拳头握了又松开,费鹏压下眼底的不甘与嫉妒,轻轻低头:“遵命,父亲!”

他抬手一抓,顿时脚下银枪迅速缩小,被他握在手中,浑身炽盛雷光绽放,眼中淌出一缕缕银色神光,费鹏双臂凸起,狠狠将手中长枪掷出。

轰——

枪出如龙,飞出的天雷枪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威能,像是十万天雷炸响,化作一头张牙舞爪的雷龙,生生自人海中撕开一条血骨之路。

只是一击而已,便有数百低阶斗王炸开,像是一朵又一朵红色的烟花。

费天眉头一皱,旋即又轻轻松开,一群蝼蚁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踏步在虚空中,看到自家儿子进入天目山脉,费天不再关注,脚下雷芒一闪,降临在龟甲之上。

“三千雷动?”

药灵胎眼神戒备地看着对方,拉着唐火儿躲在唐山长老身后。

“老废物,你来我这干嘛?想打架?”

山长老沉声道,浑身肌体微微绷紧,磅礴浩瀚的斗气在经脉内奔涌,连得周身的空间都微微波动。

“只是好奇,你怎么会带两个小孩子罢了。”

轻声一笑,费天张开双臂,表示自己并无恶意,他隐白色的瞳孔微微转动,仔细打量了一番,想起唐山方才的羞辱,顿时嘴角一勾:

“这位想必就是唐震谷主的千金了吧,当真是仙姿玉骨,日后必定能名艳中州,这位俊郎少年……”

感受到对方眼珠转动,看向自己,药灵胎顿时背脊发紧,像是被一头上位捕食者盯住,即便对方并没有恶意。

“我怎么不知道,唐谷主什么时候多了个私生子?焚炎谷藏得好深啊!”

“呸!这坏人才不是我爹的私生子呢!”

还没等脸色发黑的药灵胎发火,唐火儿率先就炸了,旋即又狐疑转头,仔细打量着青衣少年。

这坏人,不会真是父亲在外界的私生子吧?

“费天不要乱说,这是我焚炎谷的贵客,丹塔出身的名门天骄,背景深厚,便是雷尊者见了也不敢像你这般轻薄!”

唐山长老一声呵斥,说出的语言,令得费天瞳孔巨缩,心中一个咯噔,顿时感觉自己闯祸了。

阁主见了也要尊敬,莫非是八品炼药师的直系后代?

嘶!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张嘴呢!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凝和尴尬,药灵胎微微沉默,正准备考虑要不要将小丹塔的令牌亮出来。

费天却是已经有了动作。

只见他手指扫过纳戒,取出一枚雷弧缭绕的晶莹兽核,绽放绚丽神光,略带恭敬地递到药灵胎面前:

“这位……小友,方才是老夫孟浪了,小友别往心里去,这枚七阶紫雷隼的兽核,就当赔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