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灵药消息】

三步并作两步,药灵胎冲上阁楼,顿时一抹白色身影映入眼帘。

“雪叔,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狼王原本警戒地心神瞬间放松下来,它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处陌生地方,正懵呢。

“灵胎,我们这是在哪里?那天空间撕裂,你受伤没有?”

假装给小灵胎检查身体,狼王庞大的身躯挡住药灵胎的视线,后足轻抬,浩瀚巨力将被撞碎的瓷瓶压成齑粉。

斗气微微波动,召唤出一缕寒风呼啸,将所有瓷瓶碎末吹出窗外。

呼!完美!

“这里是中州焚炎谷,我没受伤,那天雪叔把我保护的很好!”

嘿嘿一笑,药灵胎目光中闪过柔和,让狼王好好检查了一番,活蹦乱跳,健康地很。

他正准备和雪叔说会话,窗户外,那难听至极的哭声却是愈演愈烈,唐火儿偷眼看到某人消失,心中的委屈顿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外面怎么还有个小女娃在哭?你欺负人家女生了?”

狼王向着窗外瞧了瞧,爪子轻轻敲了敲某人狗头:“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不准再欺负女生,小心没人要!”

“我哪欺负她了,打架打输了罢了,我怎么知道她会哭地这么厉害。”

药灵胎嘀咕道,简单将这两天的经历讲述了一下,让雪叔明白现在的情况。

“走吧,去安慰安慰她,毕竟是唐震谷主家的千金。”

阁楼轻响,支撑着狼王硕大的身躯,一人一狼向着阁楼外走去。

“呜哇!都哭了这么久,这坏人怎么这么铁石心肠!还有老爹和大师兄咋还不来,你们的乖乖火儿都被人欺负了!”

口中吱哇乱叫,唐火儿却是抹着眼泪,偷偷打量着四周,心中怨念颇深,她大喊大叫,累得不轻。

庞大的阴影自头顶洒落,将温煦的阳光遮掩,空气中瞬间冰冷起来,连地面上都结出了一层冰霜。

唐火儿冻得打了个寒颤,泪眼婆娑地看去,如同墙一般高大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眼前,皮毛如雪,神骏异常。

“大狗狗!”

唐火儿眼睛一亮,像是看到了新奇玩具,止住哭声,一把抱住狼王胸前的长毛,晃来晃去,像是在荡秋千。

闻言,雪叔面色顿时一黑,狠狠瞪了小女娃一眼:“老子是狼!”

“哎呀,都一样啦!抱~”

在狼王身上蹭来蹭去,唐火儿舒服地眯起眼睛,她常年修行火属性功法,浑身灼热,此时抱着冰块一样的狼王,竟然很是舒适。

“下来!”

药灵胎见状,却是脸色微沉,恶狠狠开口,心中有些气,雪叔怎么能给别人摸呢!

听到坏人那冰冷冷的声音,唐火儿脖子一缩,老老实实跳下了,低着头看着脚尖。

狼王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惊奇,没想到小灵胎还有这样一面。

“刚才比试,是你输了吧。”

“嗯~”

发出蚊子一样的声音,唐火儿委屈巴巴地噘着嘴,嗫嚅道:“那你……问吧,本小姐不会撒谎的。”

“还挺守信。”

药灵胎眉毛一挑,话语依旧冷冰冰的:“那老实告诉我,焚炎谷有八阶巅峰灵药吗?”

“好像有几株吧。”

唐火儿歪着头,搅尽脑瓜地回忆着,一张小脸几乎皱在一起:“我去见老祖的时候,好像在他花盆里看到了几株。”

老祖?

眉头轻皱,药灵胎想起焚炎谷那位斗圣老祖,轻声叹气,看来没希望了。

还是老老实实去天目山脉吧。

偷偷打量了一眼坏人,唐火儿心中一动:“坏人,你很缺八品灵药?”

“差不多,至少也要八品巅峰,九品那就更好了。”

轻轻点头,药灵胎即是说给小丫头,也是说给指不定在哪偷窥的唐震和火长歌:“还有,我不叫坏人,我叫药灵胎。”

“哦,坏人。”

唐火儿故意叫道,眼中狡黠之色闪烁,嘿嘿一笑:“本小姐还真知道一株八品巅峰灵药的下落,还是一株长了千年的古树,坏人你求本小姐一次,我就告诉你!”

“哦,不感兴趣,雪叔走吧,咱回去。”

淡淡瞥了这得寸进尺的小丫头一眼,药灵胎转头就走,唐火儿都知道的东西,火长歌肯定也知道,回头问他就好了。

“欸!别走啊!”

唐火儿眼见对方走得毫不拖泥带水,顿时急了,她还准备拿这个消息,好好欺负坏人一顿呢。

“好了火儿,别闹了。”

天际火光涌动,火长歌扇动斗气双翼,对着狼王微微拱手:“恭贺道友了,贵体安康!”

“道友客气了。”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谁,但雪叔心中一凛,对方那可怕的气势,竟然让他都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要知道,狼王拥有真龙血脉,加之魔兽之躯异常强大,还服用多诸多高阶丹药拓宽经脉,实力说不定能和斗宗碰一碰。

这个同为九星斗皇的家伙,强的可怕!

没有理会火儿那幽怨的眼神,火长歌降落在地上,掀起一阵尘土:“灵胎老弟,火儿刚才提到的,应该是风雷阁的金雷流光树。”

“金雷流光树?”

“一株八品巅峰灵药,传闻生长了千年岁月,结出的果子,服之能提高生灵对雷霆的亲和力,算是风雷阁的底蕴,有传言,当年雷尊者能自微末中崛起,这株古树功不可没。”

微微沉吟,药灵胎有些心动了,八品巅峰,已然是超越了寒螭藤,再加上古树体积庞大,单论能量或许不弱于半部九品:

“敢问长歌兄,这金雷流光树结出的果子,风雷阁可有出售?”

没有渴求能将整株树炼化,那是雷尊者的命根子,几枚果子应该就够了。

“很可惜,雷尊者对金雷流光果很是看重,除了赠送过几颗用以交好高阶炼药师,并没有对外出售。”

看到灵胎老弟脸上显露出的失望之色,火长歌轻轻一笑:

“不过一月之后,正是风雷阁三年一度,金雷流光果成熟之时,到时候我请谷主随小友一同去一趟风雷阁,想来雷尊者不会拒绝焚炎谷和丹塔的情谊。”

“那就多谢长歌兄了。”

药灵胎这次是真的很感激,请焚炎谷主一位斗尊与他同去,焚炎谷真是看得起他。

看来,焚炎谷要求自己的事很重要啊,是那火云老祖的伤势吗?

“那就不叨扰了,火儿,跟我回去。”

脸上满是真挚的笑容,火长歌离开前,和狼王对视一眼,空气中顿时像是有风雪火海碰撞,让天地间的能量都沸腾起来。

这是个好对手啊!

心中微微感慨,轻轻扇动绚丽火翼,长歌提着不情不愿的唐火儿,消失在这里。

转眼间,半个月时间过去。

阁楼之中,药灵胎闭目盘坐,膝盖上一柄寒螭古戟横陈,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威压。

“铮!铮!”

大戟轻鸣,不断震颤,好似一头螭龙张牙舞爪,腾云而起,祸乱天地间,穷尽碧落黄泉。

在某一刻,药灵胎突然睁开眼来,眼中似有万千戟影闪烁,他手腕一抖,在一瞬间刺出数十下。

速度之快,顷刻间凝聚出数十幻影,犹如分身,每一道幻影都挥舞出截然不同的一式戟法。

最终,所有幻影合而为一,药灵胎双掌用力,自上而下斩出,宛如弦月高挂,斩出一道龙形气劲,气吞山河。

轰——

那道戟光浩荡飞出,天龙昂首,浩浩荡荡,将面前的竹墙洞穿,击在守护法阵之上,荡起层层涟漪。

“终于是大成了!”

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药灵胎对大天龙戟的威能感到心惊,他方才并未动用斗气,只是古戟本身的气势勾连天地能量,便是造成了这般不俗的攻势。

“喂!坏人!你破坏我家房子,可是要赔的!”

唐火儿气冲冲地声音响起,药灵胎眼中无奈,沿着被击穿的墙壁探出头去,却只看到一抹孤零零的身影:“雪叔呢?”

“又跟大师兄打架去了!”

唐火儿双手叉腰,颇为不满地道,真是的,整天就知道打架,还不知道带她围观,大师兄也学坏了!

砰!砰!

宛如雷鸣般的碰撞声自头顶响起,苍穹之上,一红一白两道可怕身影在疯狂大战,一举一动,都能引起天地间的能量变化。

风雪呼啸,数十道道接天连地的龙卷爆发,宛如天威降临,释放出冻结一切的高温,但一抹犀利的剑光横扫,像是绝世无匹的剑仙出世,一剑破万法。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响起,可怕的斗技对轰,掀起一阵阵磅礴气浪,若不是在天上,恐怕这片山脉都要被削去一大截。

“嗷呜!痛快!”

一声畅快淋漓的狼嚎声在天地间响起,雪叔那庞大的身躯缓缓降落,浑身风雪呼啸,宛如一道道星河般的流光神环。

“哈哈哈,能和寒天兄天天切磋,当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火长歌紧随其后,脚下踏着飞剑,满头红发飞扬,宛如火焰燃烧,那股潇洒气息不复,只剩下难言的狂暴与灼热。

雪寒天,便是狼王的全名。

“看来,雪叔的伤势是彻底好了!”

轻声一笑,药灵胎脚尖一点,自竹楼之上跃下,目光看向那道踏剑身影:“长歌兄,天山血潭的情报可打听好了?”

“打探好了,谷中探子来报,明天便是天山血潭开启之日。”

轻轻点头,火长歌眼中现出一抹对斗宗的期待:“等会我们便出发,再晚就要赶不上了。”

天山血潭能助人突破斗宗,火长歌和狼王都很需要,这次自然是一同出发。

而且半个月的接触下来,一人一狼几乎引为知己,天天切磋,脾气颇为合得来。

听到今天就能出发,药灵胎心中一松,先去天目山脉,再去风雷阁,完美!

虽然对天机丹不是很信任,但总归要去看一看。

“对了,探子还传来一道很有意思的消息,灵胎老弟要不要听听看?”

“老哥请说。”

“探子来报,风雷北阁阁主费天之子费鹏,据闻也会前去天山血潭,说不定,我们能提前前往风雷阁做客的。”

脑子里嗡的一声,药灵胎瞬间明白了,天机丹真的有用!

天目山脉,风雷北阁阁主之子,金雷流光果!

串起来了!

那位创造出天机丹的老祖宗,真是永远滴神!

神色中带着一抹迫切,看到自己终于能突破大斗师,药灵胎心中颇为激动:“那我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我也去我也去!整天闷在焚炎谷,太无聊了!”

看到几人似乎把自己排挤在外,唐火儿顿时大呼小叫,叫嚣着要去长长见识。

药灵胎轻轻皱眉,这小丫头实力太弱了。

他和火长歌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位焚炎谷大师兄,竟然点头应允了:“带火儿一起去吧,这次三长老唐山也会随我们前往,安全性没问题。”

随着他话语响起,空间顿时荡起一阵涟漪,虚空扭曲,一位身材低矮魁梧,面容颇为和善的红衣老者顿时现身。

在其衣袍之上,绣着一座土黄色的神山,隐约间,有一种无比厚重的气势扑面而来:“这次,就由老朽随贵客前往了!”

高阶斗宗!

瞳孔微微收缩,面对这位似乎很好说话的老者,药灵胎并不敢托大:

“那就麻烦前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