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服用天机丹】

焚炎谷作为三谷之一,待客之地自然不会太寒碜,直接是将一整条山脉都改造了待客之地。

山脉之中,郁郁葱葱,有不少灵药扎根,亦有瑞兽奔腾,倒是颇为契合自然之道。

药灵胎选择了一座藏纳在竹林中的三层阁楼,楼前更是有一片翠绿小湖,涟漪点点,有美丽的灵鱼破开水面浮出。

“麻烦长歌兄了!”

看着被妥善安置在小楼中的狼王,药灵胎也是松了口气,这楼阁材质不凡,还有阵法守护,所幸没有被压塌。

“此地颇为清幽,正适合养伤,真是感谢贵谷了,若是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长歌兄尽可开口。”

药灵胎意有所指地说道,他也算是知恩图报,焚炎谷帮他颇多,自然也要有所表示。

火长歌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贤弟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以后可要常来叨扰了,今天折腾这么久,想必你也累了,兄长就先走了。”

“我送送长歌兄。”

将火长歌送到阁楼外,药灵胎目光一扫,眼角一抹红色一闪而逝:“什么人!”

他并指如刀,斩出一道青色剑气,呼啸而出,直接斩断大片竹林,飞向那处灌木丛,要逼出那人。

“啪!”

一道鞭影突然自灌木丛中飞出,像是灵蛇抬头,带起大片火光,将剑光打散。

“坏人!”

一道娇喝声响起,一名红衣少女跳了出来,可爱的小脸气鼓鼓的,狠狠瞪向药灵胎。

唐火儿手腕微动,火红长鞭挥舞,上面火焰熊熊燃烧,噼啪作响,向着少年抽来:“让你欺负我!”

面色微冷,药灵胎虽然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却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掌心内一柄青色剑光浮现,已经是准备好好教训这没礼貌的小丫头一顿。

“火儿,不得无礼!”

好在,他们并没有打起来,火长歌面色一沉,手掌之上斗气涌动,直接将长鞭握住。

他手臂一用力,顿时唐火儿惊呼一声,腾空而起,被火长歌头朝下抱在怀里,初具规模的大长腿乱晃。

“啪!”

一巴掌拍下去,小丫头吃痛之下,直接是红了眼睛,委屈巴巴地咬着嘴唇,声音甚至是带上了一抹颤音:“大师兄,你也是坏人!”

火长歌不为所动,歉意地看向对面:“这小丫头是谷主独女,向来疏于管教,在谷内闲散惯了,让老弟见笑了。”

“没事,毕竟是小孩子嘛,多揍几顿就是了,太过闲散的话,就多伐她抄几百本凝心净神的经书就是了,还能修炼,一举多得。”

散去掌中剑光,药灵胎颇为和善地笑着,眼神认真地提议道,他才不会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叛逆少女计较呢。

什么?几百本经书?!

眼睛瞪如铜铃,唐火儿脖子一缩,看向这俊美少年的目光隐隐带着恐惧。

您就是恶魔本魔对吧!

火长歌微微思索,将老弟的建议记在心里,再度报以歉意笑容,背后双翼伸展,斗气涌动,消失在这里。

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药灵胎心神一松,从天黄城就绷着的心弦终于是松懈了下来。

他打量着这片陌生的天地,轻轻握了握拳,重重一挥。

斗气大陆,他,来了!

……

入夜,仆从送上精美吃食,药灵胎喝退所有仆人,取出师尊炼制的辨毒丹捏碎,轻轻撒了上去。

顿时,所有吃食之上,白色荧光淡淡绽放而出。

嗯,无毒!

放下心来,药灵胎开始狼吞虎咽,这一天多,可真是惊心动魄,此刻吃到一口热饭,甚至对生命的馈赠有些感动。

吃饱喝足,药灵胎盘坐在狼王身畔守护,待心境平和,取出了一枚混沌色的丹药,缭绕星光。

天机丹!

“希望能有点用,让我看到,我第二条灵脉的机缘所在。”

心中低语,药灵胎没有犹豫,直接将天机丹服下,入口无香无味,无触无感,就像是吃了一口空气。

顾不得疑惑,药灵胎紧守心神,毫不犹豫地闭上双目,心中不断默念。

第二条灵脉、第二条灵脉……

滴答!

眼前的黑暗之中,突然似是有液体滴落,掀起阵阵混沌色的涟漪,点点星光绽放,如星河旋转,凝聚出一方古老山脉,其中万兽奔腾,云雾缭绕,颇有一种蛮荒之景。

这是什么地方?

药灵胎心中正疑惑间,所有景象砰的一声炸开,化作两个幻影大字,消散在眼前。

天目!

“天目……天目山脉?那座天山血潭?”

天机丹的药力散去,药灵胎轻轻睁开眼来,眉头紧锁,目中一片沉思之色。

天山血潭,在原著中拥有不少戏份,其中蕴含的神奇潭水,足以帮助生灵脱胎换骨,甚至让斗皇巅峰突破斗宗!

“难道,我的机缘就在那里?”

摇了摇头,将心中诸多杂念散去,他看向一旁的狼王,目光渐渐柔和。

不管怎么样,天目山脉他终究是要去一趟的。

以天山血潭的神奇力量,加上那枚化形丹的磅礴药力,足以让雪叔突破七阶魔兽了。

闭目打坐,药灵胎紧紧依偎着狼王,开始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修炼。

另一边,焚炎大殿之中,灯火通明,古老的青铜灯摇曳着火光,唐震谷主和火长歌相对而坐,似是在讨论着什么秘事。

“火儿关禁闭了?”

看着略显冷清地大殿,火长歌轻声一笑,饮了一口美酒。

“关了,这丫头真是娇纵惯了,前几天差点把藏经阁烧了,今天又冲撞了贵客,过几天说不定都不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了。”

唐震有些没好气地说道,灵魂死死盯着在小黑屋里画圈圈的小丫头,话语中带着无奈。

“慢慢来吧,莲姨走得早,师尊又对这丫头喜爱地紧,我也是头疼地很啊。”

狠狠饮了一口酒,火长歌沉吟片刻:“灵胎小友倒是给了我个法子,罚这小丫头抄经书,我细细想来,还真是不错。”

“那便试试吧。”

轻轻点头,唐震迟疑片刻,说出的话语却让足让人震惊:“小师叔,老祖的暗伤……如何了?”

“还是老样子。”

将手中酒葫重重放下,谈及这个,火长歌顿时也没心思饮酒了,面色隐隐带着决然:

“虽然没有恶化,但也撑不了太久了,若是再不治疗,最多二十多年,师尊便会跌落斗圣之境,甚至……”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唐震显然明白了长歌的意思,大殿之中的气氛一时间无比压抑。

“放心吧,师尊不有事的,大不了我去探寻一些斗圣遗迹,总会有办法的。”

“小师叔不可!那些遗迹太过危险了!通过灵胎小友那边,走药族的路子,更稳妥些!”

唐震闻言,却是猛然色变,连忙开口阻止,二十多年前,早已不问世事的师祖突然出山,从外面抱来了一个婴孩。

直言在他死后,这孩子将是焚炎谷的未来,唐震心中清楚,焚炎谷能否再出一位斗圣,就靠长歌小师叔了。

火长歌不语,只是一口一口喝着闷酒,眼神望向殿外无比漆黑的夜,心头轻轻一叹。

那些隐世帝族,可从来不是什么大善人啊!

……

银月西沉,朝阳撞碎暗蓝色的天幕,洒落下千万缕金光璀璨,给万物披上一层金色的霞光。

透过窗户,笼罩在暖融融的霞光中,药灵胎眼皮轻轻一颤,悠悠醒转:“大意了,昨天太累,竟然睡着了!”

瞥了眼完好无损的阁楼阵法,药灵胎微微放心,伸了个舒服至极的懒腰,猿臂轻展,打出一套拳法活动着气血。

“喂!坏人!你快出来!”

砰的一声,一块石头砸在法阵上被弹开,药灵胎眉头一皱:“那蛮横的小丫头怎么又来了?”

没有理会对方的大呼小叫,慢条斯理地吃过早餐,又磨了对方近一个时辰,药灵胎这才慢悠悠地下了阁楼。

这丫头看起来是个傻憨憨,好骗,他准备去打听打听,焚炎谷有没有什么八品巅峰灵药。

“坏人!你终于出来了!”

叫了一个多时辰,唐火儿嗓子都冒烟了,此时见到有人出来,眼睛一亮,银牙轻咬,恨不得扑上去吃了对方:“坏人,今天我们再打一场!”

“欺负一名二阶斗师,没兴趣。”

站在守护阵法之内,药灵胎目光平淡地看向对方,这小丫头看起来十三岁左右,天赋不错,比得上六品血脉了。

“不行!今天你必须跟我比!我父亲说你天赋比我强,我才不信!整个世界上,除了长歌大师兄,本小姐就是最强的!”

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幼稚,他记得原著中的唐火儿,挺独立要强的啊。

莫非是后来经历了什么变故?

想起未曾在原著中出现的火长歌,药灵胎似乎明白了什么:

“想要我跟你打也可以,但我要是赢了,你必须要回答我的问题,而且不能撒谎。”

“没问题,本小姐的人品整个焚炎谷都知道,答应你了!”

唐灵儿拍了拍胸脯,已经初具规模的某处顿时一阵波颤,药灵胎连忙移开目光。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他可不想有判头。

“既然本小姐已经出来了,你还不赶快出来,还躲在阵法里干什么!”

“不需要出去,打败你,一招就够了。”

伴随着淡淡的话语声,青色剑光出现在天地间,纵横交错,铿锵作响,勾连出一道数丈庞大的古老剑阵,流转蒙蒙青光。

一头青鸾剑灵浮现而出,翎羽铮铮如剑,闪烁冰冷寒光,一双青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唐火儿,让小丫头浑身都是一颤。

“去吧!”

一指点落,青鸾神鸟长鸣响彻,瞬间化作青光残影冲出,双翼挥动间,斩出一道剑气长河肆虐天地。

可怕的罡风掀起,剑影重重,阁楼四周的竹林瞬间倒落大片,走兽惊走,连虫豸都停止了鸣叫。

“这家伙,好强!”

被那头神鸟盯着,唐火儿心神一颤,差点被吓出声,死咬嘴唇,眼中带着一抹不服输:

“不过,本小姐是不会认输的!炎蟒噬灵!”

浑身斗气沸腾,化作一片烈焰冲起,唐火儿倔强挥出手中灵鞭,勉强施展出刚学会的地阶斗技,体内斗气宛如洪水泄堤,转瞬间被吞噬一空。

一声蟒啸响彻竹林,在那炽热的火光之中,一头丈许庞大的火红巨蟒缓缓凝聚,兽瞳之中狰狞凶厉,巴掌大的鳞片上岩浆滴落,将草地都烧出一个个大洞。

“吼!”

炎蟒发出一声狮虎般的可怕吼声,尾巴一抽地面,狠狠撞向那飞来的青鸾,天地能量沸腾,炽灼的火焰化作数不尽的火焰小蛇,如同一片蛇海拱卫着炎蟒。

轰!轰!

两头庞然大物轰然碰撞,坚硬的泥土顿时炸开,像是被生生犁了一遍,青草被点燃,剑气撕裂大地,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味道。

尽管这是唐火儿的最强一击,但炎蟒终究还是不敌,一声哀鸣,直接被青鸾撕裂了身躯,重新化作一条灵鞭扭动。

万剑纵横,将所有的火焰小蛇湮灭,啪嗒一声,灵鞭被斩断,无力地跌落在地上。

剑气铮铮,看着那不闪不避,朝着自己撞来的凶悍剑灵,唐火儿娇躯一颤,忍不住闭上眼睛,吓得几乎要哭出来。

唰!

清风吹拂,在药灵胎的控制下,青鸾剑灵在即将撞上的瞬间,直接爆散开来,化作漫天青光点点。

天空之上的云层之中,遮掩身形的火长歌松了口气,掌心内的剑芒缓缓散去。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唐火儿悄悄睁眼,看到阵法内,那青衣少年漠视的眼神,顿时心中委屈,鼻头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跌坐在地上。

“这小丫头怎么哭了,哭得还这么难听!”

无奈地用手指捂上耳朵,药灵胎正考虑要不要丢颗糖豆出去,竹楼内突然一道清脆声响,像是花瓶被人撞到碎裂。

“雪叔醒了?”

心头一跳,药灵胎神色中带着喜意,顾不得这难缠的小丫头,转身飞快冲上竹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