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虫洞大战】

当药灵胎回到自家小院时,雪叔已然出关,冰蓝龙角之中像是藏着冰雪世界,雪白的长毛随风飘扬,有一种巍峨如山的气势。

九星斗皇!

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药灵胎给狼王梳了梳毛:“雪叔,我要离开药族历练,你要一起吗?”

“当然,万一你出事,我可对不起澜哥还有你母亲。”

狼王毫无犹豫点头,神色中掠过一丝思念之情:“等你再大一些,我就带你回陨神冰原一趟,当年你母亲跟澜哥私奔,你外公恐怕是气得不轻。”

“我……还有亲人在世?”

这下子,药灵胎是真的惊呆了,有点担心,自己去了之后刚好碰到啥必死之局,然后来个外公祭天。

“有的,陨神冰原部落一族的雪狼部,就是我跟你母亲的来历,澜哥本打算在你出生时回去一趟,可惜你母亲难产去世,也就搁置了下来。”

狼王的眸光微微黯淡,毛茸茸的爪子揉了揉小灵胎的头,悲伤的心绪渐渐消散:“我跟你说这些干嘛,看来是真的老了,走吧,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就离开。”

他们走进小院,其实也没什么好拿的,药灵胎塞了不少的干粮进纳戒,以防万一,还翻出了一艘很繁华的八级空间船。

给佣人们留下了足够多的钱财资源,药灵胎最后看了小院一眼,心情颇为复杂,这一去,就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了。

一声轻叹,他跃到狼王背上,不再留恋,瞬间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药帝山脚下,有一座无比广阔的广场,一眼看不到尽头,人来人往,无论是嫡脉旁支,还是药族血裔,都有大量人汇聚在这里。

广场正中,数百道空间漩涡缓缓旋转着,宛如上百个深邃至极的黑洞,释放出一阵阵可怕的空间之力。

通过这些空间虫洞,药族人可以抵达斗气大陆上大多数地方,或是闯荡历练,或是接了任务。

“中州……圣丹城,找到了!”

药灵胎眼睛一亮,在数百个空间虫洞前方的标识中,找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出乎药灵胎的意料,前往圣丹城的空间虫洞很冷清,根本没见到人影,人最多的还是前往南部大陆的那些虫洞。

哗——

狼王扇动着龙翼带起狂风,风雪呼啸,掀起大量烟尘,降临在这处空间虫洞前。

虫洞前的石台上,两位斗皇级别的铁卫看了他们一眼,继续自己的守卫职责,没有出现什么装逼打脸的剧情。

没有犹豫,药灵胎和狼王满怀期待,一只脚踏入虫洞之中,视线陡然一黑,接着银芒绽放,浓郁的空间之力瞬间爆发。

“见过三位大人!”

就在药灵胎即将被黑洞吞噬时,身后突然响起无比恭敬的声音,他回过头去,却只看到了三道黑甲身影抵达石台,而后便是来到了空间通道之中。

“三位斗尊?”

身体传来阵阵失重感,银芒闪烁的空间通道内,药灵胎思索着方才惊鸿一瞥的那三道浑身笼罩黑甲,气势磅礴的可怕人影,心中顿时一沉。

他突然有种大祸临头的预感。

没有犹豫,药灵胎连忙取出模样宛如阁楼的八级空间船,银芒闪烁,这艘空间船瞬间变作数十丈高大,看起来很是豪华。

“雪叔,你赶快操控空间船,等会我们恐怕会有麻烦!”

来不及多说,狼王虽然有些不解,还是将磅礴的斗气输入船舵中的空间节点,顿时空间船一声轻鸣,化作流光迅速向着空间通道的尽头飞去。

空间船的速度很快,瞬间掠过数十丈,药灵胎看向身后,三道黑甲身影踏入空间通道之中,竟然不借助空间船,以肉身横渡空间。

“果然是斗尊,现在的速度,还不够!”

有些心疼的取出一枚八阶兽核,药灵胎有些惋惜,却毫不犹豫地将这枚星辰般的紫色兽核嵌入船舵庞的凹陷中。

“殇,你送的礼物算是物尽其用了。”

八阶兽核果然强劲,其中的能量简直浩如烟海,这座八阶空间船的速度瞬间提升了数十倍,简直快得惊人,与那三道人影顿时拉开了距离。

顾不得浪费,药灵胎接着又开启了空间船上的防御阵法,一道道玄奥的紫色纹络浮现而出,爬满了船体。

光华流转间,一片紫色能量护罩升起,龟壳一般护住整艘空间船,足以承受尊者数次攻击。

“希望,我的预感是错的,这三人只是恰巧路过。”

这般安慰着自己,但身后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一道月牙般的刀光突兀斩来,一闪而至,毫不留情地轰击在能量护罩之上,狠狠碰撞。

轰——

可怕的爆鸣声响起,像是九天惊雷炸响,可怕的能量涟漪扩散开来,轰击在两旁银色的空间壁上,整个通道都微微波动,空间撕裂,让人心惊胆战。

紫色的能量护罩上光雨炸开,瞬间黯淡了一大截,恐怖的力量传来,整座空间舟都传出阵阵嘎吱声,像是要解体一般。

“该死!果然是冲我来的!药万归那老狗?!”

药灵胎骤然回头,看向空间船后,只见眼前银芒一闪,三名黑甲斗尊瞬间横空数千丈距离,出现在空间船的后方。

“奉主人之命,送你上路。”

他们冰冷冷开口,像是没有丝毫情绪的机器人,手中冰冷刀刃之上绽放出恐怖光华,可怕的杀机,将药灵胎紧紧锁定。

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那股铁血杀伐的煞气扑面而来,仿佛一片尸山血海呈现在眼前,简直是非人的怪物。

死士!

药灵胎一颗心瞬间沉入无尽深渊,他默默将狼王护在身后,取出青阳令牌,握在掌心内。

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死志,药灵胎已经不再顾虑,在空间通道内引发斗尊大战会是什么结果了。

他没有犹豫,直接引动了青阳令牌的一道攻击。

九转斗尊巅峰的全力一击!

“那就赌赌看,谁的命更大吧,杂碎们!”

宛如原子弹爆发的可怕轰鸣声淹没了所有声音,浓郁的青光充斥在视线内,一轮青色大日缓缓升起,炽盛的高温,瞬间点燃了虚空。

三位死士只是来得及一声怒吼,便是被这股浩瀚恐怖的能量,给碾碎成了虚无。

敌人虽然已经解决,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死亡的开始。

药灵胎则是操控着空间船疯狂向前逃窜,几乎化作一道银光,后方能量汹涌肆虐,宛如一片青色汪洋。

若是在外界,那轮青阳朝着敌人炸开后,位于后方保护区的药灵胎,受到的波及很小。

但此时,在这密封的空间通道内,能量奔涌得不到宣泄,天地十方,绝无生路,都要被碾压为齑粉!

炽盛无比的火光爆发,一道涟漪扩散开来,宛如绝世无双的仙剑,坚固的空间通道瞬间崩裂开来。

虚空猛颤,剧烈的空间之力完全爆发,密密麻麻的淡银光芒交织,通道前方,一股让人惊悚的空间风暴突然爆发,汹涌吸力传来,肆虐十方。

“嘎吱!”

在两股天威般的可怕力量之中,空间船简直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笼罩表面的能量护罩明灭不定,随时可能会熄灭。

“灵胎,我们怎么办?!”

狼王浑身毛发都炸开了,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恐,药灵胎虽然脸上也没有多少血色,却也还显得冷静。

他看着眼前肆虐的银色风暴,榨取出八阶兽核最后的能量,驾驶着空间船,一往无前地向前冲去:

“后面十死无生,前面……九死一生!”

空间船负荷运载,几乎化作一道银影,直接冲入空间风暴之中,一道道恐怖的空间之力宛如刀刃风暴,骤雨般击打在能量护罩之上。

令人牙酸的切割声响起,一道道狰狞裂痕浮现,铺天盖地的吸力爆发,要将空间船扯入风暴深处,撕成碎片!

好在的是,紫色护罩之上光华闪烁,竟然抵抗住了空间撕裂的力量,空间船摇摇晃晃,在一人一狼提心吊胆的注视下,竟然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像,药灵胎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只要穿过这片空间风暴,继续走完后面的空间通道就是了。

然而,璀璨无比的银芒在眼前爆发,恐怖的毁灭力量爆发,穿越空间风暴后的喜悦,顿时荡然无存。

“难道……天要亡我?”

只见前方百丈外的空间通道之中,空间屏障接连崩溃,一股更大的能量风暴缓缓酝酿,毁天灭地,虚空都要崩溃。

他本以为,只是空间通道中部崩溃了,形成了一道空间风暴,通道后半段还是正常运转的。

没想到,整条空间通道后半段都即将湮灭!

两道空间风暴缓缓靠近,似乎是要融为一体,异常恐怖的空间之力宛如一条条银色毒蟒,狠狠抽击在能量屏障之上。

早已布满裂痕的能量护罩瞬间炸开,八阶兽核也是化作齑粉,空间船只是坚持了片刻,便是化作一堆碎木解体。

“灵胎!”

狼王瞬间变色,四只爪子将药灵胎护在腹部,龙翼合拢宛如球形,浑身斗气爆发,一层层冰层凝结,将他们守护在其中。

咔嚓!

在这恐怖的空间之力下,足以抵抗斗宗一击的厚厚冰层,竟然直接被击穿,漫天冰屑飞舞,就在一人一狼即将变成一团碎肉时。

一道金色涟漪猛然扩散开来,时间冻结,哪怕是银蟒肆虐的空间风暴,都在这一刻静止下来。

“喵呜!还好赶上了!”

伴随着一声如释重负的声音,殇轻灵的身影不断跳跃,灵巧地穿过让人胆战心惊的空间风暴,出现在这里。

血红色的诡异灵魂力量爆发,在静止的狼王身畔,那些致命的空间之力被抹平,空间船的碎片也是被碾成齑粉,再无威胁。

修长的尾巴轻轻一点,尾尖毛发金光绽放,一人一狼顿时解除了时间静止,重新恢复了行动力。

“殇,你怎么在这里!”

思绪并没有被冻结,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药灵胎顿时惊喜叫道,连狼王都有些四肢发软,这可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我去看我徒弟嘛,刚好见到你们离开,就偷偷跟着你们下了山,看到那三个不怀好意的死士跟着你们进来,连忙也进来了!”

殇开口解释着,脸上的黄金面具金光大盛,眼神冰冷,话语中带着一股彻骨杀意:

“你马上跟我回族,这次历练取消,我已经通知了你师尊,这件事情我们……”

轰隆!咔嚓!

还没等黑猫讲完,一股隐晦而强大的力量,突然自虚空之中传来,冻结的时空瞬间打破,空间风暴再次呼啸出可怕的威势!

恐怖的吸力爆发,药灵胎一声惊呼,身体不自主向着空间风暴飞去。

“该死!哪只老鼠算计你殇大人!”

看着即将被风暴吞噬的一人一狼,殇面色陡然巨变,它浑身斗气涌动,要护下他们。

但那股隐晦的力量再次传来,宛如一座太古神山压落,将它浑身斗气都限制在体内难以发挥。

“艹!拼了!”

殇急得大吼,血色瞳孔内光芒无比刺目,心中一横,解封了那股被封印的力量。

只见黄剑面具之上咔嚓一响,裂开一道狰狞缝隙,隐约可见如墨般粘稠的黑色诡异邪力,像是触手一般疯狂探出,贪婪地毁灭着一切。

血色的精神力完全爆发,交织着诡异地黑色,血腥邪恶,煞气滚滚,蛮横地破开银色风暴,强行撕裂虚空,将一人一狼送出了空间通道。

但因为太过仓促,还是有一道空间之力涌了进去,血色迸溅,一只龙翼被斩落,瞬间被风暴绞成肉泥。

撕裂的虚空缓缓愈合,最后时刻,一道痛苦狼吟,伴着撕心裂肺的吼声隐约传来。

滔天的漆黑斗气冲天而起,伴随着血光缭绕,邪力交织,宛如远古的妖魔出世,殇浑身气息无比冰冷,宛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轰——

一声巨响,彻底释放力量的殇恢复了本体,一只足有百丈高大的凶煞黑虎出现在通道内,双瞳宛如血月挂在天边,像是虎中之皇,魔中之帝。

黑虎仰天怒吼,滚滚煞气宛如乌云压盖苍穹,它一掌踏碎空间风暴,遮天蔽日的羽翼展开,简直要混乱天地,颠倒乾坤。

不死不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