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离开前的准备】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白玉牌,药卿尘没有丝毫意外,目光轻扫:“只有这些?”

“额,不然呢?”

药灵胎摸了摸鼻子,听到师尊反问的话语,有些摸不着头脑。

“比如问问我,有没有什么一夜突破斗王斗皇的丹药,或者让人立地突破灵境甚至天境灵魂的天材地宝啥的。”

药卿尘啜了口茶水,慢悠悠开口,像是在开玩笑,态度却很是认真。

听闻此言,药灵胎忍不住睁大眼睛,满怀希冀开口:“师尊你……有这些东西?”

卧槽,立地突破天境灵魂,九品丹药都没这么大功效吧,要是真有,他还不直接吊打药天!

“当然有,七品燃血丹,服之燃尽所有潜力血肉寿元灵魂,斗者也能和斗灵分个高下,只是有个副作用,服药后,活不过一天。”

师尊平静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药灵胎却是狠狠打了个寒颤,直接排除:“那后一种呢?”

“八品巅峰灵药天魂花,服用后立地突破灵境灵魂,药族有天魂秘境,种植了一大片,传闻还有九品花王,名为天魂圣花,服用后不仅可以突破灵境,还能提升资质,突破天境灵魂都将毫无障碍。”

药卿尘淡淡开口,眼神中异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魂花……”

药灵胎听到这里,顿时狠狠心动了,他正好缺一株八品巅峰灵药凝聚第二条灵脉,这天魂花听起来正合适:

“那师尊,送我一朵呗,这次药会第一,可就是咱这一脉了!”

微微一笑,药卿尘淡定地饮了口茶:“天魂花出不了天魂秘境,我可没有,天魂秘境三十年一开,这是药族兴盛的基石之一,下次开放,还有六七年岁月。”

“你灵魂天赋一般,便是修炼了灵魂秘法,天境也是一大坎,下次秘境开放,自己摘一朵去,我为你炼成丹药,提升天资。”

“啊?现在没有啊,那师尊你说这一大堆,不都是废话嘛!”

失望的情绪在心中蔓延,药灵胎小声嘀咕道,脑袋一疼,顿时被敲了一记。

“还有最后一种办法。”

轻轻将茶杯放下,药卿尘悠悠开口,神色间无比认真:“我拼了老命,去替你杀了药天,这药会第一,自然就是你的了。”

我敲,师尊你要不要这么野,杀了药天,族长岂不是把咱俩给挫骨扬灰?

看着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小灵胎,药卿尘忍不住一笑,收起了玩闹的心思:“不参加就不参加了,虚名而已,出去历练也好,也算是将师门历练提前了。”

“师门……历练?”

药灵胎眨巴眨巴眼,第一次听师尊提起这东西,顿时感觉有种修仙的感觉。

“入我天阳一脉,十八岁后,需独自前往斗气大陆历练五年岁月,当年你师公把我扔到中州五年,那段青春啊~”

药卿尘眼中流露出些许怀念,面色复杂,显然那段青春有些不堪回首:“等你历练回来,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

“天阳,就是我们这一脉的名字吗?”

药灵胎轻轻念叨着,盯着师尊额头上的青阳直看,别的药族人都是药葫族纹,自家师尊却是青阳药葫纹。

这轮青阳,看来大不一般啊。

“灵胎,斗气大陆很大,几年岁月,你想去哪里历练?”

沉吟片刻,药灵胎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中州?”

他自然是要去西北大陆,不过直说肯定不行,西北大陆偏僻不说,按势力划分其实隐隐归属雷族。

先去中州看一看,然后转道西北大陆,也挺不错。

“中州吗?”

卿尘长老听闻此言,眉头一挑:“中州强者众多,当年我历练时,已经是斗王巅峰,你不如选择南部大陆,这是我药族地盘,安全性也高很多。”

神农山脉位于中州极南,南部大陆之上众多斗宗斗尊势力,全都以药族为尊。

像是棋老怪,他创建的势力,就位于南部大陆,药天日后出去历练,这都是现成的打手。

在药族自己的地盘上,自然是更为安全。

“师尊,您忘了,还有雪叔呢,斗皇巅峰,已经足够了。”

药灵胎挠了挠头,开口提醒道,要是师尊不允许雪叔跟着,他就选择去南部大陆。

天阳一脉作为药族三大脉,势力庞大,他作为唯一传人,振臂一呼都能聚集大批跟班。

“差点忘了,你还有那头小狼,出身陨神冰原部落一族,也是很低调的远古势力了。”

药卿尘愣了片刻,旋即轻声笑了笑,沉吟数息,手指上纳戒闪烁,取出了一枚洁白无瑕的玉质令牌。

这枚令牌样式古拙,看起来有些岁月了,材质不凡,一面刻着一座巍峨高塔,塔内却有一座小塔矗立。

另一面,则是雕琢着一只硕大的白龟,神态颇为灵动,龟壳之上,刻着两个古字——

长生!

看着这枚丹香缭绕的令牌,药灵胎心中一动,有了某种猜测:“塔中藏塔,这上面是……小丹塔?”

卿尘长老轻轻点头,将长生玉牌递给自家徒弟:“灵胎见识不错,这令牌属于小丹塔一位前辈,当年我历练时,跟这位前辈交情匪浅。”

“这位前辈实力很强,为高阶半圣,与我药族渊源颇深,灵胎去了中州后,直接拿着这枚令牌去丹塔找他即可,切记要礼数周全。”

“有这位前辈护着,灵胎你在中州安全倒是无忧,丹塔炼丹之术颇为不凡,不比我族弱多少,灵胎你去了之后,要虚心请教,万不可无礼。”

虽然说是历练,但药卿尘显然不希望爱徒有事,一位高阶半圣,再加上丹塔庇佑,也足以保证徒儿性命无虞了。

他从来不是古板的人,虽然按照古训,历练者应是独自一人,也不允许药族派出护道者,但找些外援总是可以的。

想起自己当年的数次生死挣扎,还有师尊的粗暴做法,药卿尘忍不住嘴角一抽,突然有种将令牌收起来的冲动。

但药灵胎眼疾手快,直接将这枚丹塔令牌收入纳戒,连声高呼,脸上满是兴奋:“多谢师尊!”

高阶半圣!

小丹塔长老!

这下子,中州还不是任自己随便浪!

瞧瞧,什么叫做人脉啊,这TM就是人脉!(战术后仰)

看着徒弟一脸得宝,爱不释手的样子,药卿尘顿时哭笑不得,他伸手一指,顿时小灵胎身上,当年他赐下的令牌飞了出来。

青色天阳跳动,药卿尘掌心内光芒炽盛,足以让苍穹崩裂的斗气涌动,被他悉数注入令牌之内。

最终,青色令牌之上,火焰流转,总共形成了三枚青阳印记,绽放出无比可怕的灼热气息,足以焚尽天地万物。

“这枚青阳令牌我重新炼制了一番,注入了我三道全力一击,九转斗尊巅峰的全力一击,可以重复使用,送你护身。”

看着爱徒目瞪口呆的没出息模样,那无比崇拜的目光,药卿尘心中也忍不住有些得意:

“若是必死之局,三道攻击一同被引爆,斗圣之下,来一个死一个,来一群死一群,都要给你陪葬。”

听到这略显熟悉的话语,药灵胎忍不住看了眼殇大人,果然是一脉相承!

自杀都说得这么吊。

小心翼翼接过令牌,药灵胎提心吊胆,将令牌单独收入一枚纳戒,生怕突然自爆了。

殇看到这一幕,顿时撇嘴,话语鄙夷:“放心吧,这令牌的质量堪比九阶兽核,哪怕你往地上摔,没有斗气牵引,也不会自爆!”

“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嘛!”

药灵胎向着黑猫瞪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该给的似乎都给了,药卿尘想了想,又取出了一枚经阁银令:“你既然要出去,也不能没有高阶斗技护身,这算是你族学大比的奖励吧。”

“额,师尊,这个我有了。”

药灵胎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同样取出一枚银令:“这是我们族学主授奖励我的,不如您给我一枚经阁金令,让我学一门天阶斗技?”

经阁四令,金银铜铁,刚好对应天地玄黄四阶。

“天阶斗技,所需斗气无比浩瀚,而且大都涉及空间之力,最低也要斗宗才有资格施展,即便给你,一个起手式,就能将你吸成肉干。”

药卿尘没好气地说道,这傻徒弟还真敢想:“地阶斗技玄奥无比,一门就够你参悟好久了,既然你有了一枚,这枚银令我就收起来了。”

看着师尊将银令收了起来,药灵胎顿时心痛无比,他有药帝鼎,悟性能开挂地啊师尊!

“对了师尊,我听闻金令之上,还有一种经阁玉令,代表了超越天阶的斗技功法,是真的吗?”

“确实是真的,像我们天阳一脉的核心传承,便是当年药帝老祖宗亲手所创,等级也超越了天阶,日后你自然会知晓。”

对于这个话题,卿尘长老没有多说:“既然经阁银令没用,就换一种奖励吧,你还想要什么?”

“那……一株八品巅峰灵药?”

药灵胎试探着开口,这无疑是他最想要的东西了,关乎他能否突破。

谁知师尊闻言,眉头却是皱了皱:“八品巅峰灵药没有,前段日子又尝试炼了一炉九品紫华天命丹,灵药耗光了,目前只有普通的八品灵药。”

“那就八品灵药好了,种类随便!”

药灵胎迅速开口,显得无比乖巧,族内若有新晋九品炼药师,都会大肆昭告。

显然,九品紫华天命丹的炼制,又失败了。

这种话题,还是早早结束为好。

其实药卿尘的炼药术,早就能炼制九品,但他一心想要将紫华天命丹提升至九品丹药,自创丹药进阶。

紫华天命丹,是他数十年来最大的成就,也是他最大的执念,关乎他自身的道心。

若是成功炼制出九品,心境突破,从斗尊巅峰一朝晋入斗圣都是正常的。

绝世妖孽的道路,总要是跟常人不同的,不是吗?

药卿尘点了点头,伸手一招,空间波动,他取出一株冰晶般的灵花,吞吐灵气,阳光折射在花瓣上,竟然燃烧起火焰跳动。

八品灵药,冰晶炎花!

这是最普通的那种八品灵药,药灵胎自然是看不上,还不如寒螭藤,凝聚出的灵脉神通估计也一般。

他心中无奈,只能将此花收起,作为凝聚第二条灵脉的备胎,有小丹塔令牌在,应该会有更好的。

“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听到师尊的问询声,药灵胎想了又想,最终轻轻摇头:“已经准备地够充分了,师尊。”

“那随我来吧,师尊送你最后一份礼物。”

药卿尘站起身来,轻轻叩击身后的古树,发出阵阵清脆声响,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在药灵胎惊骇的目光中,这株虬龙般的古树树体之上,竟然缓缓浮现出一张人形面庞。

“唔,是小卿尘啊,竟然都要突破半圣了,看来老夫睡得有够久的!”

古树之上,那张苍老人脸瓮声瓮气地说道,听起来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他“眼珠”转动,盯住了药灵胎:

“这是你收的弟子吗,看起来很不错,就是太小了些,怎么,现在就要让小家伙结命果吗?”

“麻烦前辈了,这是灵胎,他将要前去历练,按照古训,这一步是应该的。”

“唔,行吧,这么小就要出去历练,真是有够可怜的。”

苍老人脸小声嘀咕着,对着灵胎和善一笑,满树枝干哗啦啦作响,落英漫天如雨,剧烈的空间之力爆发,缓缓凝聚出一个缓缓旋转的空间漩涡。

浓郁到让人陶醉的药香传来,透过空间漩涡向里望去,隐隐可以看到一方无比浩大的世界,古老而神秘,宛如开天前的洪荒世界。

“小家伙,欢迎来到——天阳净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