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一!冠军!】

第二道异火出现在广场之上,那道火中君王般的波动散发开来,让不少人都纷纷变色。

虽然是有主的异火,但有药天教给她的手诀,依旧能发挥出可怕的威势。

且因为是完整的异火,远比药星极那道子火强太多,狰狞巨龟咆哮间,刀锋般的涟漪扩散开来。

在药灵四周的炼药师顿时苦不堪言,有几个一个不慎火焰暴动,竟然直接炸炉,数个时辰的心血化为乌有。

药灵胎却是毫不动摇,只是死死盯着鼎内盘旋的螭龙,火焰熊熊,天机丹已然是来到了关键时刻!

只见雀羽鼎内,寒螭一声咆哮,躯体内八枚分丹瞬息化作飞灰,在龙首处,一枚灿若骄阳的丹药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可怕能量。

感受到药鼎内疯狂的波动,药灵胎深吸口气,将鼎盖缓缓掀开。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伴着滔天龙吟阵阵,空气瞬间沸腾起来,能量汇聚,化作一道通天光柱撕裂云霄。

雪白螭龙游走,周身森森寒气绽放,亦有火焰熊熊燃烧,吞吐着一枚混沌色的奇异丹药,如真龙戏珠。

这枚丹药无比奇异,颜色蒙蒙一片,好似藏纳星河万千,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玄奥气息,变幻莫测。

恍惚间,透过此丹,好像能看到天地万物,芸芸众生。

天机丹!

药灵胎伸出手掌,轻轻握住天机丹,真正将此丹炼出,他的心境却有些波澜不惊,连对第一的执念竟也有些淡薄。

就好像交完卷子,谁还管他成绩高低,放假才最重要!

不远处,诡异的风声呜咽而起,药星极身前,冲起一道黑色龙卷,核心处,一枚漆黑丹药静静悬浮,其上晶莹点点,如同星辰璀璨。

四品低阶,辣鸡!

药灵胎看了一眼,转瞬间没了兴趣,目光投向药灵,冠军,就在他们之间产生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药灵亦是抬起头和他对视一眼,少女眼底深处,却是一片寂静。

她同样打开药鼎,一只狰狞巨龟咆哮而出,火焰熊熊燃烧,张嘴吐出一枚龙眼大的青色丹药,碧绿如玉。

众人看得很清楚,青灵丹之上,一蓝一褐两道丹纹静静缠绕,丹香涌动,化作实质般的雾气缠绕其上,若星环璀璨。

“可惜了,只是二纹!”

天空之上,三位长老奇奇一叹,此女连续失败两次,终究是不敢堵了,只是选择了二纹。

虽然一道丹纹是由异火成型,但依旧未能超过天机丹。

棋老怪微微沉吟,斟酌开口:“此次大比,不如药灵胎与药灵共列第一,卿尘长老意下如何?”

“怎么,你是在命令我吗?”

药卿尘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技不如人是事实,灵胎第一,药灵第二,药星极第三,谁也改不了!”

听到对方斩钉截铁的话语,棋老怪神色难看地吓人:“卿尘长老可要想清楚,少主那里……”

“少拿药天压我!还少主,他被立为少族长了吗?”

药卿尘目光一瞪,额头青阳沸腾,天鹏展翅,那枚青紫泛彩的药葫族纹更是被点亮,瞬间而已,他浑身气息翻涌,直接超过了半圣:

“你若不服,我便请族长过来定夺!”

天崩地裂的可怕气势传来,棋老怪只觉得自身无比渺小,弱小如蝼蚁般,随时会被一巴掌拍死。

棋老怪背脊发寒,感觉自己像是被洪荒猛兽盯着,心中惶恐不安,他几度想要开口争辩,但在对方那神灵般的可怕目光下,最终还是颓然放弃了挣扎。

色厉内苒地挥了挥袖子,棋老怪只觉得神魂都要裂开了,身躯颤抖,逃一般破开空间离去。

“你呢,可有意见?”

药卿尘转头看向药怀仁,双目内神光炽盛如大日,浑身笼罩在璀璨神光内,声音恢宏,好似钟声般振聋发聩。

被这般可怕的目光盯着,药怀仁死命摇头,好似拨浪鼓一样,牙齿都在打颤:“全听、全听卿尘长老的!”

满意地点了点头,药卿尘收敛起全身神光,点燃的族纹也缓缓熄灭,眼神中带着蔑视,咂了咂嘴:“棋老怪那个废物,可惜了,好久没有舒展过筋骨了。”

他目光看向下方,等待大比时间到,所有人结束炼丹,威严话语方才在广场之上响彻不息:“此次族学大比,药灵胎第一,药灵第二,药星极第三!”

“依丹药品阶高低,前百者,获得参与药会资格!”

苍穹之上,斗气激荡,风云变幻,一百个名字缓缓浮现,后面还有所属族学。

药灵胎,药十三族学。

药灵,药一族学。

……

随着一道道名字浮现,空间微微波动,一百道白玉令牌飞出,代表了药会的参与资格,一些侥幸获得资格的炼药师,顿时面色狂喜。

同时,有掌管旁支资源分配的长老到来,将苍穹上的名字记录在案,以此决定各大族学的资源分配。

药十三族学共有三人获得资格,还有一位乃是冠军,可以说一骑绝尘,未来几年,获得的资源绝对是各大族学最多的。

“灵胎好棒,我们药十三族学,这下真的是大出风头了!”

药小瑶欢呼雀跃到来,脸上是抑制不住地喜悦,哪怕是药玉书,也是笑个不停。

“应该的嘛,毕竟是我们旁支的大比,总不能让嫡脉出尽风头!”

将天机丹收入玉瓶放好,药灵胎摸了摸鼻子,心中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他看着手中代表药会资格的白玉令牌,心中忍不住想起那个横压药族无数天骄,连师尊都无比忌惮的名字——药天!

“放弃吧,你是赢不了药天的。”

冰冷的话语响起,像是在陈述事实,药灵缓缓到来,神色间却有些沉默,显得愈发难以接近。

显然,这次被人超过,带给她的打击不小。

“总要试试看的,不是吗?”

“他已经突破了五品巅峰炼药师,你还要试吗?融丹之法,他也会的。”

一句句话语传来,如刀剑般锋利迫人,药灵胎不由得沉默,他盯着少女的眼睛,握着玉牌的手指攥地发白,像是要把这天地捏碎。

“喂!你怎么这么小瞧我灵胎学弟,嫡系了不起啊,灵胎既然已经打败了你,就已经创造了奇迹!”

药小瑶见气氛不对,顿时插入进来,将两人隔开,一双小鹿般的眼睛中藏着愤怒。

没有再多言,药灵淡淡看了众人一眼,转身离开了,她决定要闭关不出,药会,她是不会参与的。

骄傲的凤凰从没想过,她也有跌落泥土的一天。

“灵胎,别听她瞎说,五品炼药师怎么了,大不了,咱拿个第二也不是不可以啊!”

看着有些沉默的小学弟,药小瑶顿时心中一疼,开口安慰道,她从小看着小学弟长大,说是真正的姐弟也不为过。

“放心吧,我没事的。”

药灵胎勉强地笑了笑,想起药灵最后一眼,那不甘的眼神,忍不住轻轻一叹。

天骄,自然都有自己的傲骨。

屈居第二,谁又会甘心呢?

随着大家回归族学,拒绝了药十三族学的欢庆活动,药灵胎在药黑虎的陪同下,回家倒头就睡。

第二天清晨,没有惊动任何人,药灵胎踏着朝阳,来到了青阳小筑。

推开栅栏门,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殇摇着尾巴,斜睨着他,傲娇开口:“听说你打败了药灵?不错嘛小屁孩,不愧是我殇教出来的!”

因为纠结了一夜,颇为劳累的药灵胎,此刻脸上却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没有多说,只是伸出手想要撸猫。

似乎是看出小灵胎状态不对劲,殇罕见地没有拒绝,任由某人对自己上下其手:“不要想太多,药灵那小家伙说的也不全对,我就觉得,你还是能打败药天的!”

撸猫的动作微微一顿,药灵胎有点惊讶开口:“昨天……你也在场?”

“不是你给我推荐的,让我收那黑虎小子做徒弟嘛,我就过去瞅了瞅那小子的资质,你嘛,就是顺带的!”

殇目光微闪,毛茸茸的脸上满是傲娇,尾巴卷着某人的手,往脖子上捞了捞:“挠这!欸,对了就是这,我的天太舒服了!喵呜~”

心中一股暖流淌过,药灵胎没有说谢谢,那显得太生疏了。

将殇抱在怀里,药灵胎顺着青石路向前走去,熟悉的山谷映入眼帘,那株遮天蔽日的古树下,卿尘长老已然在等候了。

“师尊……”

药灵胎刚刚开口,卿尘长老却递来一杯清茶,香气扑鼻,热气腾腾:“先喝杯茶,你心境太乱,不着急做出决定。”

默默点了点头,药灵胎接过茶水,小口小口抿着,一股浓郁的香气从嘴中迸发,芬芳馥郁,直冲天灵。

这茶水颇为不凡,闪烁氤氲霞光,入口丝滑,自喉咙滑入胃中,像是有万千滋味在舌尖炸开,简直让人流连忘返。

一杯茶水入腹,药灵胎只觉得自己像是满血复活,心中宛如拭去尘埃疴旧,明镜如台,昏沉的脑袋一下子被冲开了。

因背负了太大压力而紧绷的心神,像是浸泡在温泉中,舒适地差点让他呻吟出声。

看着爱徒重又点燃光明的双眸,药卿尘满意一笑:“说吧。”

有些不舍将所有茶水一饮而尽,药灵胎咂摸咂摸嘴,黑眸明亮地看向卿尘长老:“师尊,我想离开药族。”

“药会,我不想参与了,让您失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