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异火现】

金灿灿的朝阳穿透云层,洒落在人身上,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

五色仙花之上,药灵胎睁开了双目,家里雪叔在闭关,他回去也无事,便选择在广场这里打坐了一晚上。

他轻轻活动着身躯,骨骼咔嚓咔嚓响,经脉内斗气涌动,将衣衫上的露珠蒸发,经过一晚上的推演,应当没问题了。

一旁,守护了他一夜的药嘉主授睁开眼,眼角带着笑意,将一块银色令牌递了过去:“今日,灵胎你必是第一,这奖励就提前给你了。”

“这是……”

药灵胎有些疑惑地接过令牌,出手冰凉坚硬,材质不凡,如同梦幻神银,其上流转绚丽光华。

令牌之上,一面刻着古老阁楼,一面刻着“地”字。

“经阁银令!竟然是这东西,我在家里古籍上见过,主授你太偏心了吧!”

身后,同样选择陪学弟,在这里坐了一夜的药小瑶惊呼道,满脸羡慕,像是吃了柠檬。

“经阁银令,原来是这东西,主授这太珍贵了,你还是收回去吧!”

药灵胎大吃一惊,身为药族人,他自然知道这是何物。

可凭借银令,在药族经阁内任选一道地阶功法或斗技,等闲斗尊都要眼红。

地阶低级是地阶,半步天阶,亦是地阶!

“拿去吧,这东西与我无用,好好发挥这枚银令的价值,你比我更适合它。”

药嘉主授轻轻挥袖,空间波动,药灵胎他们三人顿时被传送到了广场之上。

握了握手中坚硬的经阁银令,药灵胎心中说不出的感动,似是看出了他的纠结,药玉书率先向着空中伸出手掌:“为了十三族学!”

“为了十三族学!为了第一!”

药小瑶瞬间秒懂,将玉手叠了上去,雀跃叫喊着,马尾一跳一跳的,洋溢着青春活力。

“还有我还有我!灵胎你可要替我夺了第一回来!一日游可太不甘心了!”

仙花之上,药黑虎探出头大叫着,嗷嗷直叫,不像老虎,倒像一只二哈。

看着众人激励的眼神,还有咋咋呼呼的黑虎,药灵胎又感动又好笑,他伸出手掌,叠在最上方,眼神之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为了十三族学!为了……第一!”

铛~铛~

浑厚的钟声自天地间响起,悠扬清越,所有获得决赛资格的参赛者全都动身,踏在了广场之上,各自寻了一方石台盘坐而下。

炽盛的神光照耀天地,三位审判长老接连而至,药卿尘将族内准备的药材给两人检查过后,挥手间,引动了虚空中的空间之力。

空间裂开,所有参赛者面前,一枚纳戒飞出,准确无误地落在他们面前。

“所有参赛者检查纳戒,若对药材有异议,可禀告我等更换药材。”

药灵胎灵魂探入纳戒内,仔仔细细探查着其中的灵药,当年药尘被逐出族内,就是因为灵药被人偷偷换掉,以此被算计。

好在,没有任何问题。

五分钟过去,见没人有异议,药卿尘敲响一尊玉钟,威严声音伴着浩大钟声响彻云霄:“族学大比决赛,开启!”

轰!轰!

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一道又一道颜色各异的火焰升腾而起,映地天地间一片迷蒙。

药灵胎凝聚出寒螭灵焰,投入雀羽鼎内,忽然,一股奇异的风声响起,让人不由得心烦气躁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奇特的威压弥漫开来,仿佛火中帝王,使得不少人的火焰都有些失控的趋势,连寒螭灵焰都微微波动。

“异火?”

药灵胎眉头轻蹙,目光扫去,那股波动竟然是自药星极那里传来,只见他掌心内黑色火焰腾腾跳动。

火焰之中,一种奇异的风声传出,而这种风声传入人耳中,令人不由得感觉到一丝异样的烦躁,情绪都是波动起来。

“异火榜第十的九幽风炎?药星极这么快就得到这道异火了吗?”

由于知晓原著中的剧情,药灵胎并不是太惊讶,他扫了几眼,却发现这道异火格外弱小,顿时有些失望:“原来只是一道子火,可惜,没能见识到异火的真正威能。”

他加大斗气输出,顿时药鼎内龙吟大作,仿佛一条真龙盘旋其内,声如雷鸣,不仅将风声抵消,更是让他身边的炼药师如遭雷击,差点心神失守。

“哼!这家伙真是可恶!”

龙吟入耳,感受到手中九幽风炎微微低蘼,药星极顿时面皮一抖,冷哼出声。

他为了在决赛上大出风头,以吸引灵灵的目光,专门通过母亲,向大长老求来了这道子火做杀手锏。

没想到,还是被这家伙压了一头!

紧守心神,药灵胎挥袖间,将炼制天机丹所需的药材全都取了出来,足有两百多株,哪怕是一些五品丹药都难以媲美。

他仔仔细细,按照早已理清的思绪,将药材按照生克规律,分成了九分。

融丹之法,便是他炼制这枚四品高阶丹药的依仗。

一炉九丹!

凭借《神木夺天诀》超高的斗气恢复力,他才有把握做这常人所不敢做,消耗大量斗气,炼制出九枚分丹,最终融合唯一。

火焰熊熊,药灵胎的精神前所未有的紧绷,将一株株灵药投入火焰之中,火舌跳动,宛如群龙腾飞。

萃取,提炼,融合,成丹!

第一枚分丹炼制而出,药灵胎心中终是松了口气,将这枚分丹收入玉瓶,外面封上一层灵焰,接着炼制第二枚。

时间缓缓走过,广场之上参赛者们各显神通,各式炼药术纷纷显现而出,让人眼花缭乱。

苍穹之上,三位审判长老也是在交谈之中。

“看来,这次大比的冠军,就在药灵小姐,药星极和药灵胎三人中决出了。”

棋老怪捋了捋胡子,眼神盯着下方广场,这三人药鼎内的波动,全都是四品:“倒是够巧,跟我们三人刚好对上。”

“棋长老谬赞了,我家星极只是靠了异火之功,单论炼药术,还是药灵小姐冠绝众人,三纹青灵丹,在四品丹药中也是鼎鼎大名。”

药怀仁吹捧着对方,可以说是八面玲珑,他儿子追求药灵,自然也是他在背后指导的。

“想多了,除非用三种火焰炼制出三纹青灵丹,否则,还是天机丹更胜一筹。”

药卿尘淡淡瞥了二人一眼,神色中带着不屑:“旁支族学大比,若是两位嫡脉屈居人下,当真是有够丢脸的。”

药怀仁闻言,面色顿时一黑,开口讥讽:“四品高阶,爱徒还真是感想,说不定三份药材消耗完,也不一定能炼制出来!”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语,话音一落,下方顿时响起一道炸炉声,药怀仁目光一瞥,顿时得意洋洋:“看吧,爱徒果然炸炉了!”

药卿尘拳头握了又松,额头青筋跳动,忍住了要拍死对方的冲动,好在紧接着一道炸炉声响起,让他找回了面子。

只见广场之上,药灵控制着两道兽火在鼎内沸腾,她又取出一尊玉瓶,小心翼翼取出第三道紫色兽火。

面色微微苍白,灵魂极度消耗,她勉强控制着三种八阶兽火,投入鼎内,但就在青灵丹之上,第三道丹纹即将形成时,炸炉了。

“三道兽火,只有一种是自身炼化,外借两种,太过勉强了,便是药灵灵魂异于常人,也太艰难。”

药卿尘淡然点评道,嘴角忍不住上扬:“三纹青灵丹对火焰的控制力要求极高,她修为还是太弱,如果是三道五阶兽火,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可能,可惜了。”

棋老怪面色阴沉地听着,手指微动,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量跨越虚空,悄然无声,引起了九幽风炎暴动了片刻。

低沉的炸炉声响起,棋老怪却觉得无比悦耳,连脸上的阴云都散去了不少:“纵然只是一道子火,毕竟是异火,贵子的掌控力,还是有待加强啊!”

药怀仁虽然没有发现老怪的动作,但他生性狡诈多疑,心中自然浮现出诸多猜测,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亦是消失不见。

一时间,三人没有再出声,气氛出奇地诡异又和谐。

“呼~九枚分丹炼制完毕,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了!还好,时间足够!”

看着在灵焰内翻滚的第九枚丹药,药灵胎心中一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依旧还有些心悸。

第九枚分丹最重要,需要的药材亦是最多,方才太过紧张,出了个失误炸炉,让他都吓了一跳。

收敛心神,药灵胎前所未有地慎重,所有玉瓶炸开,灵焰裹着八枚丹药投入雀羽鼎内,宛如众星拱月,将第九枚分丹拱卫正中。

他连连结印,神色凝重,药鼎内火焰大盛,寒螭灵焰化作一头螭龙盘旋正中,将九枚丹药融入躯体之中。

八枚分丹光芒闪烁不停,所有药力都被抽离而出,宛如经络蜿蜒,晶莹点点,在龙躯内迅速游走,迅速冲向螭龙之首。

螭龙口中,第九枚丹药光芒万丈,恣意吞噬着八枚丹药的药力,缓缓绽放出一股混沌般的光华。

螭龙吐珠,炽盛若阳!

另一边,药灵面前药炉再次炸开,紊乱的能量爆发,所有药材化为灰烬,袅袅青烟随风散去,只剩下三道兽火缓缓燃烧。

“还是……不行吗?”

她死死咬着嘴唇,血的腥甜在嘴里散开,眼中满是不甘,却又充满了挫败和无奈。

同时精准控制三道八阶兽火还是太难了,二纹青灵丹,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两纹青灵丹,只能算是顶级的四品中阶丹药,可比不上那家伙的天机丹啊!”

药灵愣愣看向那道青衣身影面前药鼎内,不断澎湃的磅礴能量,心中的不甘宛如无底深渊被点燃,这种情绪仿佛恶浪翻滚,一点一点将她吞噬。

最终,她自嘲一笑,取出一块古拙玉龟,厚重如山,泛着大地般的斑驳色彩:“只能妥协了啊……”

砰地一声轻响,她决绝地捏碎玉龟,玉质碎片散开,却又接着燃烧起来,化作一道形如狰狞巨龟,浑身布满尖锐火刺的褐色奇异火焰。

异火榜第十三,龟灵地火!

透过冲霄的褐色火焰,药灵恍惚间,仿佛是看到了那道令她无比厌恶,一直想要超越的修长身影。

那道身影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温柔笑容,声音温和至极,谦谦如玉,恭若君子,在她听来却无比刺耳:

“妹妹,我知道的,你一直不甘心被我超越,所以才会去和那群卑微的旁支争夺第一。”

“虽然我知道旁支没人能超过你,但还是拿着我的异火去吧,我很希望,你能用龟灵地火赢得你梦寐以求的第一,就像小时候,我们一起站在最高处那样,俯视整个药界。”

“很抱歉,因为族长的死命令,不然药会第一,就是你的了!”

磅礴的精神力量怒卷而出,龟灵地火一声长啸,被药灵完全掌控,她眼中光芒闪烁,像是不甘地星辰熊熊燃烧:

“不需要你的怜悯,药会第一,我会自己夺过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