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各施手段!】

“轰!”

爆阳果入鼎,顿时发出阵阵狂暴气息,要释放出大量火焰能量,但伴随着一声龙吟。

寒螭灵焰深处,一头龙气所化的雪白螭龙瞬间腾空而起,利齿森森,一口将爆阳果吞入腹中。

嗤嗤!

随着惊人的寒气涌动,这枚火系灵果,直接被冻成了冰块,那股火焰能量还没来得及爆发,就已然胎死腹中。

而外界,药剑仁看着被药灵胎投入药鼎中的果子,差点兴奋地叫出声来,嘴角抑制不住地疯狂上扬,心中疯狂嘶吼:

“炸啊!快给我炸啊!啊哈哈哈哈该死的药灵胎,没想到吧,你TM也有炸炉的一次!”

然而,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看着依旧毫无动静,神色间稳如老狗的药灵胎,药剑仁终于明白一件事。

他,又被耍了!

“该死的药灵胎,为什么,为什么不炸呢!”

药剑仁心中近乎歇斯底里,虽然对面某人根本没在意他这个跳梁小丑,他却觉得,这该死的某人一定在心里嘲笑他。

心境剧烈波动下,于是,他……

炸炉了。

看了眼被炸得脸黑似锅底的某剑仁,药灵胎啧啧摇头,颇为恨铁不成钢:“唉,现在的小年轻啊,脾气还是太急了!”

拳头攥地死死的,药剑仁气得几乎把牙齿咬碎,不过,他终究还是学聪明了,默默再开一炉,再也没有关注外界的所有。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炼药水平本就不俗的药剑仁,竟然超常发挥了一次,有种福灵心至的感觉。

葫芦药鼎内,磅礴的能量汇聚,火焰跳动,药香蒸腾,隐隐间,似乎超越了三品低阶的范畴。

药灵胎自然也注意到了对方的状态,他默默不言,却也有了自己的动作,磅礴如海的精神力完全爆发。

灵魂席卷,剩下的两份灵药,竟然全都被他投入了雀羽鼎内!

时间缓缓流逝,数个时辰过去,广场之上,各式火焰腾空而起,丹香汇聚,能量呼啸,一道又一道光柱冲天而起,让人眼花缭乱。

显然,有不少参赛者完成了炼药,成功炼制出了玉麟丹。

“药九族学,药剂晋级!”

“药十三族学,药小瑶晋级!”

“药一族学,药灵晋级!”

……

伴随着卿尘长老三人一次次高呼,整个广场之上,最后只剩下药灵胎和药剑仁二人,还在继续炼丹。

他们所在的石台,顿时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哪怕是三位审判长老,此刻也投下了目光。

“灵胎他……不会出问题吧?我看到他一下子把三份灵药全投进去了!”

广场一角,晋级成功的药小瑶颇为紧张地说道,眼中带着焦急和关切之色。

“毕竟只是三品低阶丹药,药剑仁炼药水平也不差,要想更胜一筹,就要兵行险着。”

在她身边,同样成功晋级的药玉书安慰道,看向那尊葫芦药鼎,眼底亦是闪过一抹凝重:“这次,药剑仁恐怕是真的走了狗屎运了!”

广场中央,被十数人拱卫着的药灵,此刻也是好奇地看向药灵胎,神色中有一抹战意昂扬:“不知道,那剑仁能逼出你几分本事,可不要让本小姐失望才是!”

就当所有人紧紧关注着二人时,药剑仁身前的药鼎内,突然传出一股浩大的波动来,浓郁的丹香突然爆发,宛如海啸般席卷广场。

“哈哈哈,药灵胎,我看你这次拿什么和我斗!”

极为嚣张地大笑出声,药剑仁意气风发地一挥掌,顿时葫芦口大开,吐出大片金色火焰冲霄而起

绚烂的金色火云爆发开来,宛如凝聚成一柄黄金神剑,火光熊熊,在阳光下折射出无比璀璨的光华。

通天火光之内,一枚浑圆的丹药,如同剑丸般滴溜溜旋转着,晶莹如玉,表面布满了金色丹纹,丹香诱人,吞吐着惊人的天地能量。

感受到那枚玉麟丹中席卷而出的可怕波动,药小瑶他们的面色,瞬间苍白了下去。

三品,中阶丹药!

金色的玉麟丹绽放光华,浓郁的丹香,几乎凝为实质雾气,瞬间而已,药剑仁便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哪怕是药灵,也是微微凝眉,她炼制出的,正好也是一枚三品中阶的极品玉麟丹,与药剑仁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药灵胎,你能超过这个家伙吗,还是说……平手而归?”

一双美目看向那俊秀的青衣少年,药灵心中喃喃自语,心中也感到颇为好奇。

药剑气伸手一招,将玉麟丹托在掌心,绚烂的光华衬得他血肉都是晶莹起来,浑身盛气凌人,迫向对面的少年:

“药灵胎,不必在挣扎了,你炼药再强,单论玉麟丹也不可能超过我!”

虽然这话有些自大,但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人反驳出声,哪怕是四品五品炼药师,能将玉麟丹提升一个小品阶,也是极限了。

嚣张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药灵胎微微抬眸,漆黑的眸子中,却暗藏一股锋芒:“你……确定?”

“当、当然!”

虽然自信对方绝不可能超过自己,但看着药灵胎那双剑一般的明眸,药剑仁顿时气势弱了下来,心中隐隐有股不安之感。

“你说的没错,便是我如今的炼丹之术,绝无可能炼制出三品高阶的玉麟丹。”

像是阐述着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药灵胎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笑容,修长手指覆在鼎盖之上:“但想要赢你,却是轻轻松松,大比第一,我要定了!”

轰的一声巨响,雀羽鼎被打开,一道比那金色神剑庞大数倍的能量光柱冲天而起,浓郁至极的丹香传出,几乎让人醉倒在地。

高亢的龙吟声响彻云霄,在那璀璨无比的光柱之中,一头小山般的螭龙浮现而出,鳞甲晶莹,头角峥嵘,带给广场上所有人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这种能量波动……三品巅峰?怎么可能!”

感受到那头螭龙带给他的迫人威压,药剑仁原本得意的脸色瞬间惨白下来,双耳嗡嗡作响,感觉自己像是出现了幻觉。

不仅是他,所有参赛者都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硬生生将丹药提升三个小品阶,这可能吗?

苍穹之上,三位审判长老看到这一幕,眼中也泛起一抹惊艳,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出其中奥秘,却也不得不赞叹一句。

小家伙,有点东西。

无比自负的药灵,此刻显然也被打击到了,她双眸内绽放华光,动用某种魂技瞳术,将螭龙看穿的瞬间,脸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竟然是一炉七丹,好惊人的炼药天赋!”

淡淡瞥了此女一眼,药灵胎手指点出,那磅礴的螭龙顿时如幻影消散,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冰蓝灵焰。

在灵焰之中,七枚晶莹剔透的丹药静静悬浮,丹香勾连,形如北斗七星,又如同真龙盘旋,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其中那澎湃的能量。

药灵胎轻声笑了笑,高高举起七枚玉麟丹,目光扫过在场所有参赛者,清朗喝声,在广场之上响彻不散:

“特制极品玉麟丹,一炉七丹,七丹一体,俱为三品中阶,可由七位斗师同时服用,可斗气交融宛如一体,攻守同盟,战力媲美半步斗灵。”

“丹药品阶,未知!”

此话一出,广场上顿时炸开了锅,哪怕是药灵,也忍不住心神震动不已。

斗师战半步斗灵,几乎横跨一个大阶,这已经超出了三品丹药的范畴!

“唰!”

一股吸力自天际传来,药灵胎没有抵抗,任由三位长老取走了七枚玉麟丹,显然他们是要检测这丹药是否像他说的那么神奇。

“两位看看吧,给个品阶!”

药卿尘脸上的笑意几乎不加掩饰,手掌一挥,顿时七枚丹药飞出,灵光氤氲,几乎要融为一体。

药怀仁面目阴沉,灵魂力量仔仔细细探查着丹药,不甘心自家儿子药星极被人抢了风头。

可惜,最终得出的结论,与药灵胎说的一般无二。

棋老怪捋了捋胡须,眼中精芒一闪,试探性地看向卿尘长老:“老朽若是看得没错,这丹药之所以能七丹一体,是因为爱徒使用了融丹之法,可对?”

“我确实教过他,但显然还不到家,只是成功了一半,若是完全施展,便是七丹合一,劣徒炼药之术尚浅,倒是有些班门弄斧了。”

药卿尘大大方方说道,融丹之术虽然晦涩难懂,族内却也流传不少,算不得什么独门秘术:“两位长老,给个品阶吧,莫让小家伙们等太急了。”

“四品!”

“三品巅峰!”

两道截然不同的话语同时响起,药卿尘抬眼看向药怀仁,琉璃般的眸子中顿时神光炽盛,可怕地如同两轮大日在熊熊燃烧。

顶着那双神明般的恐怖瞳眸,药怀仁感觉自己像是背负着一座太古神山,艰难开口:“毕竟只是能力敌半步斗灵,当不得四品!”

只是一句话而已,药怀仁却感觉自己像是和一头八阶魔兽战斗了三天三夜,背后冷汗淋漓,笔直的脊梁几乎要压弯下去,浑身力竭。

一声冷哼,药卿尘收回目光,神灵般的威压如潮水退去,一锤定音:“那就半步四品吧!”

“可!”×2

屈指一弹,药卿尘将七枚玉麟丹送入下方广场,他威严浩大的声音亦是同时响起:

“经三位长老审核,药灵胎所炼丹药,品阶定位半步四品,获得晋级资格。”

“第一场比试,药灵胎所炼丹药品阶最高,获得第二场轮空资格,可直接参与大比决赛。”

“第二场比试,明日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