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夜袭】

看着面前这个显然被吓坏的孩子,药黑煞脸上的笑意更浓郁了,浑身的冰冷杀气竟然淡淡散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多虑了,无论多么早熟,终究只是个孩子,吓上一吓,就会乖乖听话了。

“灵胎说笑了,你这么可爱,煞叔叔怎么忍心呢,煞叔叔这么晚来,是担心有坏人欺负灵胎,所以专门替灵胎来收好灵药的。”

药黑煞的话语很温和,一步从阴影中走出,如墨般粘稠的黑色斗气弥漫,自他体内涌现而出,像是释放出重重妖魔,将狼王狠狠压制。

这种黑色,不带丝毫光亮,比之黑夜还要纯粹,黑得让人恐惧,犹如一重天幕,将整个小院都包裹住了。

显然,尽管药灵胎表现出一副无害的模样,药黑煞依旧还是不相信他。

这名心性狠辣的中年人,无比贪婪地盯着寒螭藤,眼中的火热几乎要燃烧起来,尽力让自己的话语变得温柔,一步一步靠近:

“灵胎乖,将寒螭藤交给叔叔好不好,你知道的,叔叔和你父亲的关系可是最好的!”

看着那张狠厉无情、足以让小儿止哭的恐怖面容上,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药灵胎几乎要呕吐出来。

恐怕面对自己的亲儿子时,药黑煞都从没用过这样的话语吧。

虽然心中冷笑,药灵胎脸上却是装出一副可怕的神情,大眼眨巴,竟有泪水打转,像是被吓哭了:

“只要我把灵藤交出来,煞叔叔就会放过我吗?”

“对的,只要将寒螭藤交给叔叔,灵胎依旧还是乖孩子哦!”

看着近在咫尺的寒螭藤,药黑煞眼中狠色一闪,陡然伸出手向前抓去,无情狠辣:“把寒螭藤交给叔叔吧!”

轰!

几乎就在药黑煞动手的瞬间,雪叔也行动了,不是进攻,而是突围!

锋利的龙角光芒万丈,射出一道道冰蓝色的云霞,风雪大作,像是一方冰天雪地降临。

整个小院瞬间冻结,寒气蔓延,转瞬结出厚厚的冰层,将药黑煞冻结在其中,看起来像是琥珀中的蚊虫。

咔嚓!咔嚓!

龙角发出不堪重负的破碎声,雪叔咬着牙,疯狂激发斗气,化作一道蓝色的流光,裹着药灵胎向着院子外飞去。

龙狼背部,一双雪白龙翼展开,疯狂煽动,几乎要燃烧起来,如同锋利天刀,带动大片流光,斩破重重黑暗。

凌厉的寒气呼啸,粘稠的阴影斗气被冻结,紧接着碎成齑粉,药灵胎心脏几乎要跳到嗓子眼,祈祷着雪叔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阴影撕裂,点点星光自眼前绽放,透过被斩开的裂隙,药灵胎甚至已经看到了熟悉的星空!

但一道嘶哑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却是打破了所有的希望。

“小兔崽子,老子纵横数十年,今日竟然被你给耍了,本不想动手,看来还是要让你见点血,才知道这世界的残酷!”

随着药黑煞那压抑着怒气的吼声响起,药灵胎一颗心直接坠了下去,他转身向身后看去,却只见到一抹漆黑的剑光。

那剑光锋利至极,划过虚空时,竟然发出阵阵呼啸声,直直斩向冰霜龙狼王,要屠了这头碍事的畜生。

他为什么不杀我,明明药在我手里?

疑惑间,药灵胎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那条所有药族人,紧紧铭记在心中的族规。

同室操戈,杀戮同族者,斩立决!

赌一把!

药灵胎眼神一凝,心中瞬间有了决断,将手中寒螭藤扔给了狼王:“雪叔,冲出去!”

轰!

稀薄的斗之气笼罩双腿,在狼王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药灵胎一跃而起,撞向剑锋,迎上了一双疯狂而错愕的眼睛。

“小崽子,你这是在找死!”

药黑煞的怒吼声响起,看着那道即将被剑气撕裂的瘦小身影,想要痛下杀手,但想起药族铁卫的恐怖,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该死!”

他几乎将满口牙齿咬碎,眼神可怕地像是疯狂的野兽,片刻间挣扎数次,最终还是颓然移开了剑锋。

“轰!”

剑气纵横,在大地上斩出数道恐怖的裂痕,险之又险地,雪叔逃出了这致命杀机。

“混账崽子,想死我成全你!”

药灵胎瘦弱白皙的脖颈,瞬间被冰冷而粗糙的大手死死握住,像是巨人提着一只小鸡。

一股大力传来,药灵胎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眼睛红地吓人,泪水抑制不住地淌下来。

但面对那张近在咫尺的可怖面容,药灵胎却是笑了:“你……不敢杀我!”

咔嚓!

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遮蔽了院子的阴影天幕,竟然结出一层厚厚冰晶,在不堪重负的声响中,轰然破碎!

熟悉的星空重现,尽管因为缺氧,视野变得很模糊,药灵胎却笑得很开心。

药黑煞看着远遁的狼王,脸色无比阴沉,他掌心几度用力,想要捏断药灵胎的脖子,最终还是不敢动手。

族规,的确有人钻空子,但从未有人敢明目张胆地逾越!

“药黑煞,你竟然敢算计老夫,找死!”

像是感受到了这里的动静,远处一座阁楼中,突然腾起冲天的火焰,照亮夜空,伴着恐怖气息弥漫,打破了夜的宁静。

“哼!华老不死的,灵魂还真是敏锐,不愧是老狗!”

药黑煞一声冷哼,心头懊恼,今晚他谋划地很好,没想到竟然还是失败了,碰到一个不要命的。

他看着手中几乎要昏过去的药灵胎,知晓今晚的谋划已经失败了,正准备放了这兔崽子,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轰!

汪洋般的恐怖气息,突然自九天之上传来,一轮青色大日凌空飞来,撕裂漫天云层,将半边夜空都染成了青色。

远远可以望见,大日之中,一道身影悬浮,身畔恐怖的神焰腾腾跳动,像是神明降世,散发出莫大威压。

“斗尊?!”

药黑煞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毫无血色,神魂都在战栗,浑身骨骼被压得咔嚓咔嚓响。

能在这时候,降临这里的斗尊强者,无疑只有一位,那位求取寒螭藤的长老!

“终于……等到了……”

药灵胎努力地睁着眼,心头一阵轻松,虽然过程很艰难,至少终于等来了他想要的结果。

噗嗤!

在药黑煞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药灵胎竟然主动迎上剑锋,血色迸溅,冰冷的剑刃破开肌肉筋骨,鲜血染红了衣裳。

片刻而已,药黑煞便是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瞳孔微缩,眼睛蒙上一层血色,嘴唇都在打着哆嗦:

“小崽子,你敢陷害我!!”

药灵胎无声地笑着,眼中满是嘲讽,敢惹他,咬也要咬下一块肉来!

“这里怎么回事?”

青色大日降临这处小院,两道可怕的目光撕裂长空,如同神灵俯瞰红尘众生。

药黑煞战战兢兢,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恐惧到了极致,他想要辩解,但哆嗦半天却发现言语是如此无力。

任凭他如何辩解,自己的剑,终究是染上了同族之血。

“好胆!竟敢残害同族!药族的败类!”

一声冷哼,像是九天惊雷乍响,那轮青色的太阳瞬间沸腾,火焰熊熊,天地间温度迅速升高,像是要焚尽万物。

轰的一声巨响,一根可怕的手指落下,遮天蔽日,宛如天柱降世,携带着风雷火焰,斗气撕裂长空,要抹杀药黑煞。

“大人饶命啊!我有药万归长老的令牌!”

药黑煞疯狂磕头,慌忙取出一面碧玉令牌,缭绕着一缕淡淡的可怖气息,连天上的青色大日都有些黯然。

他如此行事,敢夺取同族机缘,自然有所依仗,早已搭上一脉嫡系,巧言讨好下,竟然求取了一枚令牌。

“药万归,哼!”

斗尊长老话语中带着忌惮,手指终究是收了三分力,虽然他也有背景,但药万归执掌刑罚,在药族内地位很高。

玉指通天,砰的一声,这枚沾染了斗圣气息的令牌瞬间破碎,可怕的压力爆发,药黑煞整个人更是骨骼尽碎,几乎化作一摊肉泥。

虽然保得了性命,但要是不付出大代价,这辈子也就废了。

“滚吧!”

“多谢大人!”

即便口中不断喷血,药黑煞依旧逃命一般,挣扎着离开这里,鲜血染红了地面,肌肉蠕动间可见森白断骨,凄惨地吓人。

面对这种神灵般的人物,他只能将怨恨深埋心底,差距太大了,不敢显露出半分逾越。

青色大日光芒大盛,其中的身影看着胸口被剑刃洞穿,奄奄一息的药灵胎,眉头微皱,弹指间一粒丹药飞去。

丹香四溢,这枚品阶不凡的丹药融化,化作一团浓郁的仙光,将药灵胎浑身包裹。

暖融融的感觉传来,像是泡在温泉中,药灵胎苍白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红润起来,那狰狞的伤口也在迅速结痂恢复。

“这段日子多补气血,即可无恙。”

淡淡的声音传来,有一种冷漠和疏理,不愧是神灵般的人物,高高在上,便是发善心,也不过是随手的施舍。

“多谢卿尘长老救命之恩,灵胎永世难忘!”

虽然还有些虚弱,药灵胎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挣扎着行礼,跪伏在地上。

“寒螭藤在哪里?”

药卿尘的眼神毫无波动,悬浮在天上,开口询问道,话语中竟然带着一抹隐隐地迫切。

“嗷呜!回禀长老,寒螭藤在这里!”

雪叔适时飞来,背部冰晶状的龙翼扇动,来到近前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奉上灵藤,枝叶翻转间,洒落出月华般的流光。

药卿尘伸手一招,这株形如螭龙飞舞的灵药便是飞来,他仔细打量着,眼底深处微微激动。

他师尊要炼制一炉九品丹药,刚好缺少寒螭藤,所以他才会如此迫切。

“果然是寒螭藤,听闻你父亲为了采药牺牲,放心吧,那枚帝血丹不会少了你的。”

没有听到回应,药卿尘心中微微不满,收回黏在灵藤上的目光,向下看去,却是微微愕然。

不知何时,药灵胎竟然拖着虚弱身躯,走入灵堂内,在那棺椁前长跪着,磕了不少响头。

“父亲,是孩儿不孝,实力太弱,让恶人扰了您的葬礼!请您原谅孩儿!”

虽然隔着院墙,药卿尘依旧是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微微点头,心中颇为感慨。

倒是个孝顺的孩子!

青色大日收敛,化作一圈神环笼罩全身,药卿尘步入灵堂内,浑身被璀璨神光包裹,只露出一双可怕的眸子,像是青色星辰在燃烧。

听到脚步声响,虽然无比疲惫,药灵胎依旧站起来,要进行行礼。

嗤啦!

也许是太过劳累,药灵胎虽然勉强站起来,竟然一个踉跄,摔倒下去,顺手将一旁的帷幔给拽了下来。

烛火摇曳,帷幕之后,一方牌位显露出来,看起来供奉了许久,香炉四周都铺了一层厚厚香灰。

药卿尘的注意,自然被吸引了过去,看到灵牌上的名字后,眼神却是微微一凝。

供奉——挚友药尘之灵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