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挚友】

四天时间缓缓流淌,族学大比之日正式到来,无数旁系天骄摩拳擦掌,早已等待着这一天。

名扬药族!

在药十三内部,这些天也经过炼药比试,决出了整个学堂前十,参与到族学大比之中,一夺药会资格。

药灵胎三品巅峰的炼药水平,根本没有参与这场药十三族学的比试,直接保送。

“嘎吱~”

修炼室大门打开,狼王沐浴在曦光中,看着那身姿挺拔,丰神如玉的青衣少年,微微咧嘴:“准备好了?”

“对,准备好了。”

呼吸了一口略显冰凉的空气,药灵胎眼中精光湛湛,意气风发:“雪叔,出发吧!”

狼王展开龙翼,驮起少年,展翅冲霄而起,四足下踏着风雪朝阳,在天空上留下一道道长长的痕迹。

药十三族学,虽然时间还早,却已经来了一大群人,在众人的最前方,几名少年傲然而立。

“灵胎,这里!”

人群最前方,药黑虎看到远处飞来的雪白身影,顿时眼睛一亮,高声呼喊道。

在黑虎身边,他父亲脸色一黑,看着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颇为痛心疾首,认真思考着开号重练的可能性。

“黑虎,你也进了前十?”

药灵胎目光一扫,在最前方这几位他都认识,算是药十三族学炼药顶尖那几位。

这几位,都是族学天阶学堂的大斗师学长学姐,四品血脉,比他们大几岁,都有炼制成功过三品丹药的水平。

药黑虎修为不到大斗师,炼药天赋也只算中上,没想到竟然也被选中了。

“侥幸而已,炼制出二品巅峰丹药的人足有七八位,但是他们毕竟都打不过我,嘿嘿!”

药黑虎大咧咧地笑着,眼中精芒闪烁,他家毕竟还有一位斗宗坐镇,整个族学没几人愿意得罪。

闻言,药灵胎顿时莞尔一笑,手掌轻拍,示意雪叔下去。

“让开!”

狼王眼睛一瞪,恶狠狠看向药黑煞,凶悍气息扑面而来,冰寒风暴呼啸,几乎让万物凋零。

“你……我忍!”

药黑煞额头青筋跳动,气得头顶冒烟,可惜他实力不行,虽然是九星斗皇,前阵子还是被狼王修理了一顿,只能默默退到一边。

“啪嗒!”

狼王庞大的身躯降在地上,药灵胎身形一跃,站在黑虎身畔,有说有笑,等待着药十三族学十名代表到齐。

周围不少人见到药灵胎到来,顿时蠢蠢欲动,想要上来搭讪,与他打好关系。

但狼王兽瞳一瞪,龙角绽放出闪电般的冰蓝光芒,六阶魔兽的气息爆发,顿时没人来打扰了。

“药华那老头来了,还有另一位斗皇。”

药灵胎正和药黑虎聊着天,雪叔突然插了句话,二人闻言一怔,转头向着天际看去。

两道可怕的斗气波动传来,两位斗皇扇动着斗气之翼到来,一位是药华,另一位竟然是位老妪,看起来有点面生。

在两位斗皇强者的斗气中,一男一女两位大斗师被裹挟着,看起来十八九岁,青年英俊,少女俏丽,看起来很般配。

“是玉书学长和瑶瑶姐,这么说,那第二位斗皇便是瑶瑶学姐的家长了。”

药黑虎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药灵胎点头,带着雪叔他们迎了上去,毕竟关系不一般。

药十三学堂,除去药黑虎,还有两位五品血脉,便是这药玉书和药小瑶,比他们大了几岁,都是大斗师修为,三品中高阶炼药师。

药玉书是药华的嫡孙,药小瑶却是另一个旁支的天骄,毕竟药十三族学是由三个旁支共同占有的。

“华爷爷好!”

药灵胎站在前方,乖兮兮地叫道,偷偷打量着早就有奸情的药玉书二人,心中顿时酸酸的。

看起来,这两位像是见过家长了啊!

“灵胎好久不见,修为增长地这么快,距离大斗师都快了!”

药华虽然早就听孙儿提过,此时当面见到,心中依旧满是惊艳,果然斗尊就是斗尊,三品血脉都能培养地这么变态:

“我们老了,未来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玉书,小瑶,你们和灵胎黑虎多交流交流,这次族学大比,就靠你们几个了!”

“是,爷爷!”

药华老妪,还有雪叔药黑煞他们退到一旁,将地盘让给年轻人们,显然是有事情要商量。

瞥了一眼牵着手的小情侣,药灵胎嘴角一勾,挤眉弄眼,忍不住开口打趣:“见过家长了?啥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俊秀书生模样的药玉书闻言,白净的脸上当即泛红了,反倒的姑娘家家的药小瑶更爽利,绑着玉带的马尾一跳一跳,一巴掌轻拍在小学弟头上:

“小孩子喝什么酒,我俩还早呢,不着急,等我们修为高点,血脉稳固再说,倒是你俩啥时候找个,整天黏在一起,容易被人说闲话!”

“谁敢说闲话,看我不揍得他满地找牙!”

药黑虎闻言,当即挥了挥砂锅大的拳头,虎目中透着嫌弃,那股直男癌的气质根本掩饰不住:

“谈恋爱有啥好的,修炼才是真香,灵胎好不容易给我找了位斗尊大人做师尊,过几年,修为绝对远超你们!”

“我其实也不着急,年龄小,而且也没有合适的。”

药灵胎摸了摸鼻子,心思却是飘到了西北大陆,那片犄角旮旯可真是风水宝地,说不定咱也要做一会许仙呢。

“斗尊师尊?真的假的?!”

药小瑶闻言,青春洋溢的俏脸上,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嘴巴张成o形,撒娇般地摇着某人手臂:

“小灵胎~姐姐平时对你咋样,你也知道,黑虎这憨头憨脑的小子都能被斗尊看上,你也给你姐姐我找个斗尊做老师嘛!”

“黑虎他师尊是头贼小气的小老虎,小瑶姐你到时候可以跟着黑虎去看看,贼不靠谱!”

看着药小瑶那亮晶晶而真诚的双眼,药灵胎顿时头疼不已,求助似的看向玉书哥:“黑虎他皮糙肉厚的,啥也不怕,小瑶姐你长这么美,给一头魔兽做弟子可不成!”

药黑虎:???

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

药玉书看着装作生气,嘴巴鼓起的未婚妻,顿时宠溺一笑,捏了捏对方挺翘的琼鼻:“好了,小瑶乖,到时候我突破斗尊,做你师尊好不好?”

鼻子被人捏住,药小瑶不甘示弱,直接揪了回去,揉捏着心上人的脸,瓮声瓮气地道:“你想多了,到时候我肯定先突破斗尊,然后收你做徒弟!”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当老师,我当学生好了吧~”

药灵胎和药黑虎面无表情地看着,打了好几个饱嗝,今天狗粮真香。

玩闹了一阵,众人终于是聊起了正题,药玉书眼睛轻眯,看向黑虎,书生般的气质下,隐约有一股铁血气质藏而不发:“听说,我们外出做任务这段时间,你被嫡系的人打了?”

“不是打,是揍,是单方面的碾压。”

药灵胎毫不留情揭伤疤:“就是当年被我揍过的药星极,不过放心吧,我当场也揍了他一顿,还把他双腿给砍断了。”

“只砍断腿?太便宜他了。”

药小瑶闻言,顿时嘀咕道,神色中带着不满,药玉书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至少也应该废掉四肢才对。

药灵胎毫不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自从跟着两位学长学姐出过几次任务历练,他就知道这两位是啥主了。

杀人不眨眼都是轻的。

“好端端的,那药星极来我们族学干嘛,对当年的失败耿耿于怀,又来挑衅你?”

药小瑶歪着头,好奇地看向药灵胎,发现了华点。

“并不是,嫡系内的药灵想要参与族学大比,看中了药十三族学,可惜,被我搅黄了。”

轻轻摇头,药灵胎开口解释,这都是药十三族学的主授大长老(类似于校长)告诉他的。

药族大比关乎到族内资源分配,以药灵的炼药实力,自然没有族学会拒绝。

“药灵,就是那个灵魂天赋无比惊人,甚至惊动了族长的那个嫡系妖孽?”

药小瑶一声惊呼,竟然认识对方,药玉书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灵胎,你接触过药灵,能看出她灵魂强度多强吗?”

“比灵魂力量,我不如她,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是四品炼药师。”

“四品?!”

看着大呼小叫的众人,药灵胎有些无奈,嘴角泛起一抹苦笑:“你们又不是把大比第一当做目标,她再强,也跟你们没关系啊。”

“这不是替灵胎学弟你担心嘛,我们有自知之明,你这位旁系第一天骄,可要替我们药十三族学,争个第一回来。”

药小瑶笑吟吟地说着,敛去眼底的一抹担忧,这时候应该要好好鼓励小家伙才对。

“放心吧,第一,绝对是属于我们药十三族学的。”

药灵胎嘴角微微上扬,话语虽轻,却藏着难以动摇的坚定。

“哦?这么有信心?到时候取不回第一,老夫绝对揍你小子一顿!”

话音刚落,一道苍老的笑声顿时响起,众人抬眼看去,却是位衣着朴素的白衣老者,面庞光华如玉,泛着细腻光泽,丝毫没有老年人的皱纹。

若非那满头白发与沧桑的瞳眸,当真看不出来有数百岁高龄,晶莹的发丝间,插着一根古拙木簪,上面竟有绿叶鲜花绽放,芬芳扑鼻。

药十三族学主授大长老,六星斗宗强者——药嘉!

“见过药嘉大长老!”

众人顿时恭敬行礼,哪怕是不远处的狼王他们,态度也是无比的恭敬。

药十三族学所属的三个支脉之中,药嘉,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大长老,叫我主授,要是被万火大长老听见,我可就惨了!”

药嘉脸色一板,众人却是笑了起来,药族所有族学的一把手,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药万火作为药族大长老,自然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

“怎么样,灵胎,大比第一,有几成把握?”

看着眼前这位,让自己最为骄傲的学生,药嘉心中颇为感慨,这次族学大比,就靠小家伙们了。

药灵胎闻言,摸了摸鼻子,展演一笑:“把握不多,九成九吧!”

药嘉闻言,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我听狼王说,那日你和药星极比拼,可也是这么说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