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黑虎伤】

“药族未来的天?当真是好大的名头!”

药灵胎轻轻笑着,眼神无比深邃,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脑海之中诸多记忆浮现。

药天,在书中第一次登场是妖火空间出世,药族派人前去争夺,便是药万归,药天和药灵兄妹。

按照书中记载,药天那时为药族少族长,药族年轻一辈第一人,一星斗圣,天境后期灵魂,曾成功炼制出九品宝丹。

他的妹妹药灵虽然修炼天赋不是太妖孽,只是八品血脉,灵魂天赋却是极高,而且颇为与众不同,甚至被药族族长,称为药族最有可能突破帝境灵魂之人。

药族灭族后,药天兄妹也是硕果仅存的几位药族人之一。

“九品血脉,真是可怕的天赋,连师尊都是有所不如,也不知道如今药天是几品炼药师了?”

药灵胎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艳羡,他如今六品血脉,即便有灵脉加持,与九品血脉之间的差距依旧是巨大的。

药卿尘见状,沉吟片刻,斟酌着开口:“灵胎,近千年来药族其实一直在渐渐没落,所以族长一心想要培育出一位神品血脉重振药族,药天就是族长最看好的后辈,甚至收在身边教导。”

“药天最近一次出关,还是在半年前,那时他已经是大斗师巅峰,四品炼药师,如今他恐怕已经突破了斗灵。”

师尊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哪怕药灵胎向来乐观,也依旧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嘴角忍不住泛起一抹苦笑:“斗灵修为,最低四品炼药师,这药会第一简直是已经内定了!”

“不仅药天,他的妹妹药灵,在嫡系内也是妖孽级别,力压各大嫡脉天骄,同样是你的有力对手。”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一对兄妹,是药万归一脉的,他们的父亲,便是药万归的弟弟——药锋。”

但师尊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药灵胎瞳孔一缩,终于知道师尊为何对他抱悲观状态了。

他们这一脉,与药万归一脉向来不和,若是在药会上遇到,药天兄妹绝对会针对于他!

说不定,进入决赛之前就会被专门针对!

“药万归那个废物弟弟,可真是生了一对好儿女啊!”

药卿尘长长一叹,话语中颇为感慨,当年他横空出世,拜师尊入嫡脉,随着他崭露头角,他们这一脉顿时风头无两,药万归一脉都被压制。

但伴随着药天兄妹的诞生,族中形势顿时逆转,所谓天道循环,阴阳消长,大抵如此了。

“药锋……师尊,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似乎听我父亲谈起过!”

药灵胎眉头微皱,脑海之中有模糊记忆浮现,对于师尊口中,这位药万归的废物弟弟,他竟感觉莫名耳熟。

一声轻咦,药卿尘眼神奇异地看着自家徒儿,脸上竟然浮现出笑意:

“没想到灵胎父亲竟然跟你提到过,当年药尘之所以被驱逐出族,便是因为在药会上与药锋争夺第一,被当年还是刑堂首席的药万归使了下作手段驱逐出族。”

“只可惜药锋烂泥扶不上墙,天赋比之药尘差了太多,这么多年过去,药万归给他弟弟喂了不知道多少高阶丹药,方才勉强跻身八品炼药师,着实是个废物!”

“当年的事,竟然……还有这般隐情!”

药灵胎眼中微微睁大,感叹莫名,药族虽大,其中的明争暗斗也是不少啊,果然有人就会有斗争。

“这次药会尽力即可,名次不必勉强,也不用惧怕那些下作手段,我们这一脉,可从来都不是好惹的!”

一声冷哼,药卿尘看向自家徒儿,目光柔和:“灵胎还有什么疑问吗?”

微微沉吟,药灵胎想起雪叔:“禀师尊,雪叔这段日子突破七星斗皇,徒儿想向师尊求取一枚皇极丹,除此外就没有了。”

“皇极丹?我允了,三天时间就可以炼成,既然灵胎没了疑问,殇,还是由你指导小灵胎修炼吧。”

看着身形消散在眼前的师尊,药灵胎几度犹豫,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心中轻轻一叹。

来之前,他本打算和师尊谈条件,若他能取得药会第一,便让师尊送他一株八品巅峰灵药。

但如今可能性太低,自然也没心情提出这个要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药天确实算得上一座大山。

不过这座山虽然巍峨,却也并非难以逾越,药灵胎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整个斗气大陆,都会为他臣服!

“压力这么大吗?”

殇大人看着有些沉默的药灵胎,忍不住悬浮在空中,毛茸茸的爪子摁在某人狗头,安慰着自家人宠:

“别想太多,药天比你大了一两岁,现在你不如他,也是正常的,实在不行,还有本大人罩着你的!”

“确实有点压力,不过却也不算什么,九品血脉而已,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把他狠狠甩在身后!”

药灵胎揉了揉脸,看向黑猫,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到时候,我会让你亲口告诉我,你那日不愿意告诉我的秘密!”

“切,小屁孩!怎么还没忘了那事!”

殇闻言,脸色顿时一黑,去年某天晚上,药灵胎从雪叔那偷来一壶老酒,直接将没喝过酒的殇灌醉,差点套出它们这一族的秘密。

“不过,若是小家伙真有足够强大的一天,告诉他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被逐出来,真是够丢脸的啊!”

殇大人看着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一双异瞳中闪烁光芒,神色间满是复杂。

……

在经过殇为期两天的修炼指导后,药灵胎确定无疑,《神木夺天诀》的确抵达了瓶颈,需要他寻来灵药突破第二层。

虽然很无奈,他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行走在回家的路上,药灵胎思考着未来的道路,准备先去找药黑虎,告诉他殇愿意对他进行考验的好消息。

路过药十三学堂,出乎他意料,正是上课时间,门口却围了一堆人,看起来很热闹,惹得他多看了两眼。

“嗷吼!”

虎啸阵阵,突然自人群中央传出,但紧随一道沉闷声音响起,好似拳肉相撞,一抹黑色人影直接飞了出来,隐约可见殷红点点。

“黑虎!”

药灵胎远远看着,忽然脸色一变,认出了这道被人打飞的身影,脚尖点地轻跃而出,兔起鹘落,自半空中将药黑虎即将砸落的身躯接下。

手臂一沉,接住对方,药灵胎看着胸口衣衫破碎,嘴角溢血,直接昏迷过去的药黑虎,脸色阴沉的吓人。

“该死!”

扒开黑虎衣衫,只见胸膛上一道淤紫掌痕无比显眼,药灵胎心头一怒,紧抿嘴唇,掌心内深青色的斗气涌现,生机勃发,迅速为其疗伤。

好在,他伤势并不重,在《神木夺天诀》神奇的疗伤作用下,不过十数息,淤血散去,药黑虎的呼吸重新变得平稳。

松了一口气,药灵胎眼中怒火升腾,狠狠看向族学门口,那里人群分开,一位白衣少年越众而出,姿态高傲,嚣张无比。

看着那张略有些熟悉的面庞,药灵胎眼睛一眯,闪烁着极度危险的光芒:“药星极?”

“是我,好久不见,药灵胎,没想到你们旁支还是这么弱。”

愈发英俊的药星极轻摇古扇,脸上笑容带着轻蔑,感受着背后那位佳人的注视,背脊更是挺拔了几分:

“药灵胎,我这次来,是跟你宣布,你们族学这次丹会……”

“轰!”

还没等他讲完,药灵胎却是已经悍然出手,身形一晃,便是跨越数十米距离,一拳轰出,凝聚至极的斗气缭绕拳头表面,凝聚出一朵青色剑莲轻轻旋转。

可怕的拳风来袭,空气都发出尖锐的爆鸣声,药星极瞳孔微缩,仓促间右掌斗气涌动,迎上这一拳。

砰!

拳掌相撞,浑厚的斗气碰撞,顿时烟尘四起,掀起阵阵狂风,感受到对方与自己不相上下的修为,药灵胎话语轻吐:“爆!”

轰!轰!轰!

随着他话音落下,缭绕在他拳头表面的青色剑莲直接炸开,化作数不尽的细小剑气纵横,如同致命的风暴,将空气撕裂!

猝不及防之下,药星极的掌心直接被剑气洞穿,血肉筋骨都被剑气斩断,血液喷涌而出。

手掌被废,药星极顿时觉得剧痛难忍,连连后退,忍不住发出阵阵惨叫声,像是杀猪般。

“你竟然敢废我右手,药灵胎,这是你逼我的,地阶斗技,湮地断山斩!”

极致的疼楚激发狠性,药星极看着步步逼近的敌人,眼中凶光闪烁,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他猛地一步跃起,跳至半空,另一只手中的扇剑弹出,高举头顶,熊熊黑色兽火缠绕剑刃表面,自上而下,斩出一道灼热剑痕。

滚烫的热风扑面,药星极激发出一道数米长的可怖黑色剑芒,体内河流般的斗气迅速奔涌,消耗的速度快得惊人。

空气扭曲,八阶兽火的力量,再加上地阶斗技的爆发,药星极气极之下,竟然斩出了高于平时水平的剑芒。

斗气凝聚,魔鹰嘶啸,这一剑,仿佛连山岳都足以斩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