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六品血脉,指导炼丹】

密室内,药灵胎突然面色大变,丹田内能量呼啸,爆发出一股可怕的灼热,像是火焰在燃烧。

他连忙内视己身,只见在丹田气旋内,药帝鼎流淌璀璨光华,突然变得透明起来,像是一块翡翠水晶般剔透莹亮。

一股惊人的威势复苏,像是沉睡的巨龙觉醒,药灵胎面色凝重,药帝鼎不愧是帝器,此时给他的感觉,如同一座太古神山般巍峨。

也许,不会弱于大千世界的绝世圣物!

透过鼎壁可以看到,一枚紫色晶体缓缓旋转着,不断被抽离能量,体积早已小了数十倍。

“叮!”

最终,伴着一声清脆声响,能量晶体破碎,化作最后一道紫色能量,被药帝鼎完全吸收,光华闪耀间,似乎是恢复了部分威能,竟然散发出阵阵药香。

与此同时,一股浩瀚的力量,也是猛然注入药灵胎血脉之内,引得帝血沸腾,宛如脱缰的野马在经脉内疯狂奔驰。

药帝鼎轻轻摇动,更是垂落下一滴翡翠般的药液,融入紫华天命丹最后的药力之中,芬芳扑鼻。

那是这些年来,药帝在此鼎内炼制无数高阶丹药后,沁入鼎壁的药根,拥有无数妙用,甚至能提升丹药品阶,珍贵至极。

这滴药根宛如催化剂,让本就沸腾的帝血更加滚烫,药灵胎死死咬着牙,面色狰狞,感觉体内像是有岩浆在涌动。

如玉般的骨骼律动,这股药力直接没入骨髓深处,打破桎梏,造出新的帝血,极为霸道地将体内所有旧血排挤出来。

不过片刻,药灵胎直接变成了血人,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撕裂了,剧痛无比,神经像是在灼烧,疼得几乎把牙齿咬碎。

他忍不住发出阵阵低吼声,压抑至极,如同野兽咆哮,双目血红,浑身血管凸起,像是蚯蚓般曲张扭动。

这是血脉的蜕变,就像是破茧化蝶,总要先经历苦难。

终于,当沸腾的血液平息,药灵胎直接瘫软在地上,浑身再无半点力气。

在他的体表,汗液混合着废血,凝聚成一层暗红色的血痂,早已干涸成块,看起来颇为狰狞。

片刻后,血脉深处,突然涌现出一股温暖而磅礴的力量,如同将要渴死的人久逢甘霖。

药灵胎渐渐从濒死状态恢复过来,身体一震,血痂脱落,露出愈发晶莹的肌体。

他活动着躯体,肌体发光,像是笼罩在一层神曦之中,轻轻挥拳,竟然直接打出了音爆声,力量可怕的像是人形暴龙。

“好可怕的力量!还有……六品血脉!”

药灵胎眼中带着震撼,寒螭灵焰凝聚成一把冰刃,轻轻一划,手掌破开,淌出一缕血液。

这缕血液无比奇异,殷红如血钻,鲜红透亮,最重要的是,血液之中竟然掺着一抹碧绿血液,给人一种高贵不可侵犯之感。

正是这一缕碧绿帝血,不仅大大提高了药灵胎的修炼速度,更是让他对于炼丹,有了一种新的亲切感觉,像是呼吸般自然。

“这就是斗帝血脉的神奇嘛,来自先祖的馈赠,这一缕帝血,便足以助我突破斗尊,果然各大帝族的强横,不是没有道理的!”

药灵胎盯着碧绿帝血看了半晌,感慨似地深深一叹,站起身来,离开了修炼室。

洗澡,上床,睡觉!

……

翌日清晨,朝阳初生,将天边云彩染得金黄,淌出一片圣洁霞光。

药灵胎早早起来,和雪叔吃过早饭,踏着灿烂曦光向外走去,要去拜访师尊。

狼王站在院子里,看着小灵胎动身,浑身毛发被太阳染成金色,笼罩在一片辉光中,像是一座黄金雕像:

“记得对卿尘长老尊敬点,不要太放肆了!”

“知道了雪叔!放心吧,我有分寸!”

药灵胎挥了挥手,给了雪叔一个放心的眼神,大踏步走向药山之巅。

这段路他走过很多次了,沿途的铁卫大都认识他,没有刁难,药灵胎顺利抵达青阳小筑。

推开栅栏,一抹黑色映入眼帘,不出所料,殇舔着爪爪,静静等候在这里。

“小灵胎倒是一如既往的守时,走吧,卿尘已经在等着了。”

殇大人前爪撑地,伸展着身躯,目光有意无意瞟着某人狗头,异色瞳孔中闪烁精光,砰的一声,身躯瞬间化作一团暗影消散。

头顶一沉,感受到那团柔软温热的触感,药灵胎脸上写满了无奈:“我都不是小孩子了,还欺负我!”

“有区别吗?”

殇懒洋洋地趴在小灵胎头顶上,眼中满是傲娇,长长的尾巴甩动,啪的一声抽向某人不老实的右手:“再企图摸本大人,剁了你的人爪子!”

“小气猫!摸一下又不会死!”

撸猫施法被打断,药灵胎疼得直咧嘴,手背上已然多出一道红印子,心中愤愤,猫猫不给人摸那还叫猫嘛!

他迈开大步,沿着青石路向前走去,头顶殇眯着眼睛,无比惬意地趴着,柔软的毛发飘舞,像是一滩液体散开。

见到这只小气猫心情不错,药灵胎暗道好时机,斟酌开口:“殇大人,我听师尊说,您修为大进,凝聚了不少虎煞,像您这样帅气善良聪明大方的魔兽,肯定不介意送我一缕的对吧?”

“虎煞?又是上次跟你来那黑衣小孩撺掇你的吧!”

殇懒洋洋地乜了一眼,对那个跟药灵胎来过两次,一直缠着它的小屁孩有点印象,好像是叫药黑虎来着。

“嘿嘿嘿,黑虎他家的传承功法有点特殊,要结合虎煞进行修炼,虎煞越强功法越强,殇你就帮帮忙呗,送我一缕!”

药灵胎见到有戏,连忙趁热打铁,说实话,当初师尊说殇本体是一只八阶黑虎时,他着实震惊了好几天。

就殇这小体型,八阶黑虎?呵呵!

殇十分拟人化地撑着下巴,爪爪无意识地捋着猫须,思考半晌,感觉自己也学卿尘收个徒弟,还是挺好玩的。

“行了,我允了,回头带那小子过来,若是顺眼,我不仅给他一缕虎煞,还可以考虑收他为徒!”

听到后半句,药灵胎原本笑着的脸直接黑下去,忍不住嘀咕道:“就你还收徒弟?也不怕把徒弟教地走火入魔,我感觉黑虎要重新考虑考虑了!”

啪地一声,药灵胎后脑勺直接挨了一爪爪,两眼泪汪汪,心中却是在为黑虎高兴。

虽然殇极度不靠谱,但至少实力在这,加上卿尘师尊也在这,心情好了再指点两句,更是赚大发了。

说话间,药灵胎已然是来到了小筑深处,山谷幽深,灵泉涓涓,珍贵的灵药摇曳芳华,中央一株虬龙般的老树扎根,花瓣晶莹流淌圣洁霞光。

硕大的树冠下,两块青石矗立,像是天成的道台,药卿尘盘坐在其中一块大青石上,逗弄着一只巴掌大的青色鹏鸟,浑身道韵古拙。

“师尊!”

药灵胎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眼神偷偷打量着鹏鸟,为那股磅礴而可怕的力量感到心惊。

九阶魔兽青天鹏的本命兽火,而且还凝聚出了火灵,单论威力,已然是不弱于等闲异火。

“灵胎来了,九星斗师,修为不错,跟七品血脉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药卿尘打量着自家徒弟,琉璃般的眸子中带着一抹惊诧,在他肩膀处,青鹏火灵歪着头看着,眼神颇为灵动,像是一个真正的生命。

“师尊谬赞了,都是师尊教导地好。”

药灵胎不敢托大,坐在第二块青石上,触感温润如玉,殇大人从他头顶跳下,躺着草地上懒洋洋晒着太阳。

“修为不错,炼丹一道如何了,可有什么疑问?”

“半月前,灵胎刚通过族中三品巅峰炼药师考核,如今正在尝试冲击四品,确实积累了不少疑惑,要求问师尊。”

药灵胎如实回答,将自己对于炼丹方面的不解处一一道来,这是他半年来积累的所有不理解的地方。

药卿尘用心听着,将药灵胎的所有问题一一讲解,以他接近九品炼药师的水平,高屋建瓴,指导一位三品巅峰炼药师,自热是信手拈来。

时间缓缓流淌,讲解到高深处,药卿尘甚至会亲手演示,并不局限于理论。

“炼制高阶丹药,所需灵药繁多,有融丹之法,可将一枚丹药所需药材分开,炼制为数枚丹药,最终融合为一。”

伴随着话语,药卿尘手中斗气升腾,化作数枚丹药飞舞,以一种无比玄奥的方式,将所有丹药融入一枚主丹,得到一枚流光溢彩的高阶丹药:

“这种炼丹手法无比精深,且少有典籍记载,不知道灵胎你从哪里看到的,了解一下即可,对你而言还是太过高深了。”

药灵胎微笑点头嗯,丹田内药帝鼎绽放光华,悟性增强,已然是将这融丹之法牢牢记在心中。

见状,药卿尘手指微弹,散去演化所用的斗气,一抹金色朝阳自地平线升起,竟然已经讲了一天一夜:“可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了师尊,灵胎所有的疑惑都已解决。”

药灵胎摇了摇头,轻轻舒展着有些僵硬的身躯,斗气涌动,将被露水打湿的青袍烘干。

药卿尘微微点头,沉吟片刻,眸子中突然闪过一抹奇异色彩:“这一届药会……是不是要开始了?”

“是的师尊,一周后族学大比,各族学比拼,决出旁支前百,参与两周后的药会,师尊想让我去争一下药会第一?”

药灵胎满脸地理所当然,师尊突然提起此事,肯定是想让他争个好名次,师尊在族中也有面子。

“确实有这个想法,不过可能性不大,今年药会第一……有些难,就最低前十,争一争前三就够了。”

谁知道,药卿尘却是这样开口,罕见的,神色中竟然带着慎重,连那股逍遥缥缈的仙意都少了几分。

药灵胎眼神微微一凝,体会着师尊话语中的意思,心中有了猜测:“嫡系之中出了了不得的人物吗,药星极?”

药族旁支有数的天骄他都认识,没一个能打的,能让师尊如此郑重的,也唯有嫡系天骄了。

“药星极?那个当年跟你挑战的小家伙?七品血脉,还不够格做我药卿尘弟子的对手。”

药卿尘闻言,话语中却是显露出不屑,药灵胎这些年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早已将药灵胎视为真正的弟子传人。

“药族嫡系,这些年出了两个天骄人物,而且还是兄妹,当年四岁测试血脉时,甚至惊动了族长。”

“尤其是兄妹中的哥哥,当年直接被测出九品血脉,天资惊人,这些年来,族中有不少人拥护左右,甚至要求族长将其立为少族长。”

“他的名字,叫做药天——药族,未来的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