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五岁】

“青鸾剑阵,结!”

一声大喝,药灵胎不断结印,灵魂力量牵引着斗气,宛如穿针引线,将七十二道剑芒彼此勾连,迅速共鸣。

一座剑阵快速出现在他头顶,玄奥的阵纹凝结,光芒冲霄,在一片炽盛青光之中,一只青鸾神鸟缓缓凝聚而成,璀璨而惊人。

青鸾剑灵缓缓展翅,漫天剑气呼啸,密密麻麻,每一根翎羽都是剑光,凌厉到了极致,像是要刺破苍穹!

青衣猎猎,药灵胎头顶青鸾剑灵,看着头顶落下的巨大拳影,身姿挺拔,像是一柄仙剑出鞘,眼神锋利如刀,手指在空中一划:

“斩!”

轰的一声,数不尽的剑气爆发,宛如江河一般浩浩荡荡,逆冲苍穹,发出阵阵尖锐呼啸声,迎上火焰巨鹰。

哧!哧!

青色剑光呼啸,凛冽如海,黑色火焰蒸腾,似要焚尽万物,两头庞然大物撞在一起,可怕的能量爆发,绽放出耀眼光华。

青鸾展翅,黑鹰吐火,这片天地都要沸腾了,火焰熊熊燃烧,无边剑意纵横,犀利无比,璀璨夺目,震撼了所有观战之人。

可怕的能量席卷,掀起阵阵尖锐风声,剑气与火焰争锋,天地间的斗气都在暴动,像是要炸开。

“好强!我远不如他们!”

药黑虎满嘴苦涩,看着远处那片沸腾的战场,双股站站,竟然没有丝毫勇气介入其中。

这两道攻击,全都不会弱于地阶斗技,此时完全碰撞,爆发出的能量,足以湮灭斗师强者!

天空之上,殇大人紧紧注视着战场,浑身斗气翻涌,随时准备出手,无论哪一人战死,都是天大的麻烦。

就在所有人等待着最终结果时,火焰与剑气的交锋之中,一抹蓝色神芒突然绽放,释放出足以冻结一切都低温。

咔嚓!咔嚓!

药灵胎浑身火焰燃烧,寒螭灵焰化作一层护罩,护住他的全身,可怕的低温,将一切冻成齑粉。

他立于青鸾剑灵头顶,寒螭灵焰光芒大盛,凝聚出一柄硕大的蓝色重剑,被他握在手中,螭龙盘旋,冰晶点点。

“该结束了!”

轰的一声巨响,药灵胎一跃而起,脚下青鸾剑灵瞬间瓦解,化作绚烂剑光融入寒螭剑中,斩出一道十数丈之大的青蓝剑芒。

寒风凛冽,灵焰跳动,这道剑芒宛如龙鸾齐鸣,散发出恐怖波动,绝世犀利,像是足以横断苍穹,自上而下斩落。

“轰!轰!”

最终,在一片绚烂而可怕的剑光爆发之后,啸风金纹鹰直接被斩成两半,化作火焰能量,湮灭在天地间。

只剩下一团拳头大的黑色兽火,虚弱如同风中烛火,逃一般遁入古扇之中,甚至难以凝聚出火灵。

“噗嗤!”

性命相修的火灵被重创,药星极直接喷出一口血来,面色惨淡如纸,气息萎靡到了极致,体内空空荡荡,再无半点斗气。

“嫡系底蕴,你是指八阶兽火吗?”

药灵胎站在他面前,手中重剑咔嚓一声破碎,化作一团冰晶般的火焰燃烧,散发阵阵惊人龙威。

他展颜一笑,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嫡系天骄,眼神无比明亮:“很抱歉,我也有一朵呢。”

药灵胎伸出手,掌心内灵焰跳动,凝聚出一柄小巧冰锤,在药星极满是不甘的眼神之中,一锤子敲了下去:

“一炷香时间,到了!”

高空之上,殇看着被敲晕过去的药星极,嘴角也是扬起一抹笑意,挑衅似地瞥了眼虚空某处,随即扬声喊到:

“此次比拼,旁支药灵胎——胜!!”

“药灵胎!药灵胎!”

像是点燃氛围的烟火,整座竞技场瞬间沸腾起来,无数旁系众人欢呼雀跃,在大声呼喊着药灵胎的名字。

这是属于整个旁系的狂欢!

“药澜,生了个了不得的儿子啊!”

观众席上,药华老爷子无比感慨地说道,脸上神情欣慰至极,恍惚间,他仿佛已经看到一颗足以照耀整个药族的星辰,在缓缓升起!

……

时间缓缓流淌,自这一战之后,药灵胎的威名,可以说是在整个药族内都大为流传。

三品血脉逆伐七品,任谁听到这里都会忍不住瞠目结舌。

尤其是在各大旁支内,其声名更是如日中天,真真正正坐实了旁支第一天骄的称号,成为了无数家长教训孩子的榜样。

不过药灵胎自然没有骄傲自满,待得避了一段风头后,再次过上了两点一线的上学生活。

他深深知晓,自己的修为远远不够,药星极虽然天资纵横,但在药族嫡系内,却并不是最强,不然也不会被药万归派来教训他。

何况,便是整个药族,在他看来,也只能说是还行,他的目标,从来都没有局限在小小的斗气大陆,而是整个——

大千世界!

春去秋来,数年过去,凭借着五品巅峰血脉,药灵胎的修为一路高歌猛进,如今距离十五岁还有半月时光,修为已然是斗师巅峰。

距离大斗师之境,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傍晚,残阳如血,药十三族学。

伴随着清脆的钟声,一天的课程结束,数百名少年浩浩荡荡涌出,犹如脱缰野马,欢快地奔向自家方向。

族学深处,两位俊秀少年结伴而出,一青袍,一黑衣,所过之处学生们顿时纷纷让开,眼神恭敬无比。

正是药灵胎和药黑虎二人。

以药灵胎的心机手段,数年时光,自然是把昔日的小虎崽收拾地服服帖帖,成为了他的跟屁虫,甚至叫嚣着要和他父亲决裂,投入光明的怀抱。

“灵胎,你现在的修为,快要突破大斗师了吧!”

四年半过去,药黑虎的身材愈发健硕,足有一米九高,浓眉大眼,肌肉鼓鼓当当,将宽松的黑色劲衣都撑了起来。

再加上那棱角分明的面容,英挺的鼻梁,根根竖起的寸头,健康十足的小麦色皮肤,可以说是荷尔蒙爆炸。

往往一个眼神过去,就足以让女生尖叫连连,若是不经意间露出结实的腹肌,更是让一些小女生羞红了脸,忍不住偷偷咽了咽口水。

“应该是快了,可能还需要一个契机,突破嘛,急不来的。”

药灵胎摸了摸鼻子,数年过去,他也是大变样,虽然没有药黑虎那么健壮,却也有一米八五高。

一袭青衣绝世,肤色白皙,黑发如墨,俊美绝伦,一双剑眉斜飞入鬓,漆黑的眸子平静而深邃,气质超然出尘,颇有卿尘长老的风范。

举手投足之间,温文尔雅,丰神如玉,像是自山水画中走出,笼罩着一种缥缈仙意,澄澈自然。

“真是羡慕你有个好师尊,能改变自身天赋,我一个五品血脉才突破六星斗师,都被你超出了这么多!”

药黑虎挤眉弄眼地打趣道,对着远处一群俏丽女生吹着口哨:“对了灵胎,你炼药师几品了?两周后就是药会大比,咱药十三族学就靠你去争光了!”

“药会大比?这么快吗?”

药灵胎眉毛一挑,有些惊讶,药会,每三年一届,是属于药族年轻一辈间的炼药比拼,类似于低配版药典。

凡是尚在族学中的年轻一辈,但凡二十岁以下,无论旁系嫡系,都可以参加。

这不仅是个人间炼药能力的比拼,更是关乎各个族学之间的排名,与族中赐下各支各脉的资源直接挂钩,因此相当重要。

“我明天去拜访一下师尊,放心吧,不会丢十三族学的脸的!”

药灵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带着笑意说道,眼中满是自信,他早已修行过灵魂修炼之法,灵魂天赋也算补了上来。

“嘿嘿嘿,有个师尊就是好,像我这种没一点炼药天赋的,卿尘长老都看不上我!”

药黑虎大大咧咧地笑着,明亮的眸子内丝毫没有当年的嫉妒之意,在药灵胎多年潜移默化下,总算是没有长歪。

远远的望见自家房顶,药黑虎一挥手,算是做了告别:“既然灵胎你有了打算,明天早上我就一个人去上学了,回见!千万记得替我向殇大人问好!”

看着边跑边还回过头来,对自己不停搞怪的药黑虎,药灵胎顿时哭笑不得:“不就是为了一缕虎煞嘛,至于对那只死猫那么死皮赖脸嘛,舔狗!”

见着药黑虎回到家里,药灵胎顿时哼着小曲,步伐轻快,转身向着自家院落走去。

当他看见蹲在家门口的狼王时,愣了片刻,旋即眉间闪过一抹喜意:“雪叔你出关了?又突破了吧!”

狼王甩了甩耳朵,雪白的长毛像是绸缎抖动,冰冷的兽瞳中带着一抹温柔,嘿嘿一笑:

“突破了,七星斗皇!药黑煞真是个好对手,这么多年终于揍了他一顿,算是出了当年那口恶气!”

药灵胎闻言,忍不住露出苦笑,前段时间雪叔狠狠揍了一顿药黑煞,可把对方揍惨了,那几天药黑虎都不敢回家睡,全是借住在他家。

“七星斗皇,明天我去见师尊,再给您求一枚皇极丹,这样雪叔就能直接突破九星斗皇,再加上那枚化形丹的磅礴药力,可以准备突破七阶了!”

药灵胎抬手,给狼王捋着毛发,手感蓬松,像是摸着温暖的棉花糖,殇那只死猫太小气了,老是不给他摸。

“走吧,灵胎我们回家,我已经让膳房做了你最爱吃的酒酿鸡和松鼠鱼!”

雪叔没有拒绝灵胎的抚摸,站起身来,一人一狼并肩向小院走去,夕阳洒落,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在无言的默契中,一种名为家的气氛蔓延开来,美好而温馨。

入夜,药灵胎盘坐在修炼室内,闭目打坐,周身晶莹光华点点,天地能量呼啸,没入他的体内。

“还是……不行吗?!”

半晌之后,药灵胎睁开眼来,眉头轻轻蹙起来,俊美出尘的脸上,带着一抹失落。

三天前,自从他突破九星斗师后,便是发现,自己再难以提升半点修为。

换句话说,药灵胎遇到了瓶颈。

功法的瓶颈。

“看来,只有凝聚第二条灵脉,修成《神木夺天诀》第二层,才能突破大斗师吗?”

一声叹息,药灵胎颇为苦恼,他没有想到,修行这卷太古神诀,竟然还有这样的限制。

“明天去师尊那里,又多出了一个任务呢,也不知道师尊有没有不要的八品灵药送我!”

药灵胎心中暗暗想着,颇有几分自嘲,人要向前看,他用来凝聚第二条灵脉的灵药,自然不能比寒螭藤差。

至少也要是八品灵药中的顶尖,没有特殊理由,药卿尘会给他才怪。

“看来,是时候离开药界了,等雪叔九星斗皇,再加上师尊赐下的令牌,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药界虽然富裕,但我修为太低,而且还只是记名弟子,接触不到顶级的资源,加上药万归一脉的打压,不如去斗气大陆来的自在。”

药灵胎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腿,细细思考着未来,就像是高阶灵药,在药族他根本搞不到。

但他完全可以去取了他用不到的异火,或者其他资源,去跟丹塔或者师尊交换八品甚至九品灵药。

反正他不修《焚诀》,异火这东西,有一个就够了,再多对他而言真没什么吸引力。

“就这样决定了,明天去见师尊,顺便讨要一个药族外派的名头,这样打着药族的旗号,再加上师尊给的令牌,在斗气大陆上行事,想必丹塔也不敢轻视!”

想起那枚足以秒杀斗尊的令牌,药灵胎嘴角一勾,正准备放弃修炼,去美美睡上一觉,丹田内突然传来可怕波动,让他面色陡然变幻。

“该死!药帝鼎又发什么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