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药灵胎VS药星极】

药族竞技场,共分两处,一处位于药山半山腰,嫡系旁系都可使用,足以承受斗宗之间的交战。

还有一座,藏纳于虚空小世界内,是斗尊和斗圣强者之间,解决矛盾的地方,甚至发生过生死交战。

这一日,平常时间向来人气冷淡的竞技场,却是迎来了人山人海,除了占大头的旁系,嫡系竟然也来了百号人。

这座竞技场模样,颇似前世古罗马斗兽场,只是却要大的多,运用了空间之力,此刻密密麻麻,观众席上挤满了身影。

“唳!”

高亢嘹亮的禽鸣声传来,药帝山巅,药星极骑乘着魔兽到来,在其身畔,一名管家似的黑衣老者恭敬立着。

“来了,咦,那个人是……”

旁支前方,药华老爷子眼神一凝,面色微微慎重:“当年投奔嫡系给人当狗的药墨,四品血脉,竟然已经突破了斗宗!”

五阶凶禽盘旋在竞技场上空,药星极闭目养神,像是在做赛前准备,管家模样的药墨脚踏虚空,俯瞰而下,目光冷漠:

“我家少爷已经到了,旁系的那两个小子呢,干脆直接认输好了,莫要误了我家少爷的时辰修炼!”

“嘎吱!”

药华老爷子干枯手掌握紧拐杖,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感受到药墨话语中那股轻蔑,心中像是有怒火在燃烧。

都是旁支出身,如今给人做了狗,发达了,便开始瞧不起自己的出身,当真可笑!

“药黑虎在此!”

一声大喝,药黑虎一跃而出,跳到了竞技台上,一身黑色劲装,剑眉星目,浑身散发出凌厉气息,战意冲霄。

他仰头盯着药星极,像是猛虎盯着猎物,眼神之中战意昂扬,衣衫猎猎,气势威猛而霸道,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叫好。

药墨却是不为所动,淡淡瞥了一眼,话语淡淡漫不经心:“还有一位呢,可是临阵脱逃了?”

“呵呵,来了,那么着急干嘛!”

伴着笑声,一道雪白身影,犹如闪电般极速飞掠而来,狼王扇动龙翼降临此地,浑身风雪缭绕,威风凛凛,神骏异常。

“踏!”

药灵胎一个纵身,从狼王背上飞跃而下,稳稳落在石台上,青衣飞扬,上面绣着一轮大日冉冉升起。

锵的一声,斗气涌动,药灵胎自掌心内凝聚出青色剑芒,遥指苍穹,锋芒迫人:“药星极,下来一战!”

飞禽背上,药星极睁开双目,俯视着石台上并立的两位少年,轻蔑一笑,唰地一下展开一柄雪白古扇:

“用剑之道,当刚柔并济,灵胎弟弟,你胸中傲骨太过逼人,悟不了剑道真意,墨管家,教教他!”

“是,少爷!”

药墨恭敬回道,看向下方,嘴角掀起一抹不怀好意,轰的一声,斗宗气势完全爆发,将整个竞技场包裹其中。

这股气势,简直如同山洪爆发般难以阻挡,浩浩荡荡,整个竞技场,瞬间便是跪倒了一大片。

哪怕是药华和狼王这样的斗皇强者,此时也近乎窒息,只能嘶吼着勉强抵抗,更何况是竞技台中央,被着重针对的两位小小斗者。

“该死!双方交战最重气势,药星极好卑鄙的手段!”

药灵胎牙关紧咬,死死对抗着这股威压,浑身骨骼咔嚓咔嚓响,原本笔直如标枪的身形瞬间弯下来。

在他的体表,一层绿色荧光隐现,那是药帝鼎受到刺激主动激发,若非帝鼎相助,他早就和药黑虎一样,呈大字型压在地上了。

“喵!本大人罩着的,你也敢玩这套?!”

好在,就在药灵胎即将坚持不住时,一声优雅的猫叫声,突兀响彻在半空之中,将这股斗宗威压完美抵消。

空间波动,殇大人的身形出现在这里,优雅宛如高贵的精灵,目中傲意凛然,对着药墨拍出一爪:“下去!”

“砰!”

可怕的黑色斗气涌动,凝聚出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猫爪,像是拍苍蝇一般,任凭药墨嘶吼咆哮,施展惊人斗技,依旧震碎了他浑身经脉。

这位不可一世的斗宗强者,体表直接炸开无数血花,嘴中喷出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如同死狗一样,从天空中直接跌入泥土之中,砸出一个大坑。

没有在意一只苍蝇的死活,殇甩了甩尾巴,斜睨着药星极:“这场比试,我做裁判,你也下去!”

在药星极阴沉的目光中,五阶飞禽直接被猫尾抽爆,化作漫天血雨纷飞,染红了他的头发和长袍,血腥扑鼻。

白衣染血,发丝凌乱,药星极猝不及防坠落在地上,显得颇为狼狈,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双腿都震麻了。

“殇,多谢了!”

看着天空中对着自己点头的黑猫,药灵胎心中暖暖的,他伸出手,将药黑虎扶起来:“还能战斗吗?”

“我……可以!”

药黑虎死死咬着嘴唇,血腥味在嘴中弥漫,眼中满是倔强,但因为那股斗宗威压,他体内斗气早已乱成一锅粥,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

“我去对付他,你伺机而动吧,不要太过勉强。”

一声轻叹,药灵胎选择了进攻,身形晃动,脚掌狠狠一踏,宛如离弦之箭奔向敌人,掌心内剑气喷薄。

“今日,那头死猫给我的侮辱,我会一一在你身上讨回来!”

药星极目光死死盯着药灵胎,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用力扇动手中古扇,一声冷喝:

“湮灭龙卷!”

能量呼啸,洁白的扇面之上,突然涌现出极致的黑色,凝聚出一道小型龙卷风,在竞技台上肆虐。

最为可怕的是,在斗气龙卷之中,数十道黑色风刃剧烈旋转着,锋利无比,发出嗤嗤声响,足以将青石切割成齑粉!

避无可避,药灵胎直接闯入龙卷风内,那可怕的风刃顿时临身,寒芒闪烁,让他浑身都微微刺痛。

药灵胎眼神平静至极,掌心内青光绽放,斗气奔涌凝聚出三十六道剑芒,铿锵作响,锋利逼人。

这些剑芒绕着他手臂飞舞,彼此勾连,隐隐间似乎凝聚出一道丈许长的巨大青剑,将他整条手臂包裹。

“破!”

剑气呼啸,药灵胎眼神迫人,挥动手臂,巨大青剑斩落,一抹青光乍现,宛如一剑斩开了山川。

一声轻鸣,整个龙卷风直接被劈成两半,轰隆声连成一片,所有黑色风刃直接炸开了,炽盛光芒淹没了这里!

“不错的斗技!四星斗者,看来你为了追赶我,费了不少汗水呢!”

风声呼啸,低低的笑声突兀在身后响起,一股锋利的气息逼近,直取药灵胎后背,他浑身寒毛直接炸开了。

只见药星极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古扇合拢宛如剑柄,弹出一柄黑色利剑,锋利边缘泛着血光,毫不留情地一剑刺出。

剑锋冰冷,若是真的被刺中,药灵胎直接就会重伤,这场比试也将落下帷幕!

“灵胎!”

观战席上,雪叔瞬间面色大变,浑身气息暴动,要准备出手,刚才药星极施展出一种玄妙步法,融入飓风之中,甚至骗过了它的眼睛。

“坐下!灵胎有我看着,不会出事,谁也不得插手!”

苍穹之上,殇大人面色一沉,将狼王摁在原地,药万归一脉势大,它能做的,也只有保证比赛的公平罢了。

“叮!”

在无数人紧张的注视下,药灵胎左手猛地伸向身后,寒螭灵焰腾腾跳动,凝聚出一方冰晶盾牌,冰冷坚硬,挡下了这一剑。

“多谢夸奖,你的步法也不错,就是施展者的修为太低,竟然被我一个旁支给追上了!”

药灵胎转过身来,盯着对方双眼,微微一笑,眼神冰冷如刀,话语中满是奚落。

他双臂肌肉凸起,将厚重的寒冰盾牌当做大锤,狠狠砸出,带起可怕而凌厉的劲风,沉闷声响中,药星极直接被砸飞了,坚硬的扇剑都被压弯。

药星极直接变成了滚地葫芦,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方才卸去这股力量,白色衣袍沾满了尘埃,灰头土脸地。

“好强大的力量!同样都是四星斗者,药灵胎的肉身怎么这么可怕!”

药星极心中骇然,被撞得头晕眼花,手臂几乎失去知觉,浑身疼痛,像是与一辆卡车正面相撞。

他不知道的是,随着药灵胎每凝聚一条灵脉,他的体质都会进一步增强,到得最后,单靠肉身之力便足以无敌!

“我答应了雪叔,要在一炷香时间内解决你,决一胜负吧!”

感受着有些空荡的丹田,药灵胎眼神微凝,寒螭灵焰的消耗还是太大了,凝聚出一面大盾消耗了太多斗气。

“解决我?真是狂妄的小子!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嫡系底蕴!”

药星极气急而笑,体内斗气疯狂注入手中古扇,指尖染血,在扇面上写下一个玄奥字符,宛如解开了封印般,一股无比可怕的蛮荒气息蔓延开来。

“熊熊!”

黑色的火柱自扇面上冲出,化作火海熊熊燃烧,凝聚出一头无比庞大的火焰巨鹰,仰天嘶鸣,竟然发出虎狼般的吼声。

巨鹰展开双翼,像是一片黑色天幕遮蔽天空,点点金色星光绽放,竟然是凝聚到了极致的金色旋风,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量。

八阶魔兽——啸风金纹鹰!

这是药星极的父亲花费大代价,为他寻到的可怕兽火,甚至抽出兽魂,以秘法炼制出一头伴生火灵,可以随他一同成长。

“一拳,解决你!”

药星极嘴角勾起,一拳轰出,完全爆发出这道兽火的可怕力量,炽盛的高温自天际倾落,令得无数人浑身大汗。

啸风金纹鹰火灵展翅,依附在药星极身体表面,火焰能量汇聚,引得这片天地都在隐隐暴动!

面对这足以击杀低阶斗师的可怕力量,药灵胎深吸口气,右手高举,体内全部斗气喷薄而出。

剑鸣清越,一道又一道青鸾剑芒凝聚,呼啸在天地间,散发出蒙蒙青光,足足有七十二柄之多。

这些青色剑芒悬浮在空中,不断颤抖,发出一声又一声高亢剑吟,像是神禽嘶鸣,声动九霄。

“青鸾剑阵,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