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寒螭灵焰】

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寒气,药灵胎简直激动地难以自抑,双眸中绽放出成片的青色光雨。

那竟然是一道又一道剑气,锋利迫人,带着一股梦幻的美,却又可怕到了极致,让人惊悚而战栗。

他推开修炼室的石门,却发现雪叔竟然已经来了,气息愈发可怕,呼吸间弥漫白色雾气,显得深不可测。

狼王的变化很大,头顶上的龙角变为两根,蓝华湛湛,像是有风雪在呼啸,形体愈发修长,有点向蛟龙靠近,显得威严神圣。

在狼王背部,那一对冰晶般的龙翼更加宽大,竟然长出了细密的鳞甲,晶莹剔透,极寒气息涌动,将空气冻得咔嚓咔嚓响。

即便雪叔已经收敛了气势,但药灵胎依旧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力,像是在直面一座巍峨冰山,冷的吓人。

“灵胎,这是你要的寒螭藤,雪叔没骗你吧,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狼王嘿嘿一笑,头顶龙角绽放出蓝色曦光,在朦胧的冰雾之中,一条迷你的螭龙飞了出来,鳞甲晶莹。

药灵胎伸手接住后,才发现这条蓝芒盈盈的螭龙,竟然是一株寒螭藤幼苗,不过食指长短,纤毫毕现,散发出森森寒气。

寒螭藤冰冷刺骨,初初接触,便是在他手掌之上,结出一层薄薄冰层,甚至整条手臂都要被冻结起来。

感受到体内斗气的蠢蠢欲动,那股想要吞噬的渴望,药灵胎简直是迫不及待:

“多谢雪叔!回头我替您去催催师尊,您那枚化形丹也拖得太久了!”

砰的一声,狼王看着眼前再度关闭的石门,颇有些哭笑不得,小灵胎什么时候这么热爱修炼了。

“咦?竞技场?旁支和嫡系之间的天才战?”

突然,雪叔狼耳微动,高深的修为,让他捕捉到外面路人传来的些许私语声,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在我闭关的这一个月,灵胎难道又被嫡系针对了?看来我要去好好问一问药华老头了!”

……

修炼室内,药灵胎看着手中的寒螭藤幼苗,心中激荡,体内斗气传出的那股渴望,几乎要抑制不住。

他虽然修炼了《神木夺天诀》,但只能算是入门,唯有完全凝聚出第一条灵脉,才称得上是修炼到了第一层。

“开始……炼化吧!”

按照着神诀内的口诀,药灵胎不再压制斗气那股本能的吞噬欲望,青色斗气涌出,将寒螭藤完全包裹。

“嗡嗡!”

只见药灵胎通体青光绽放,好似一层神曦流淌,光华璀璨,凝聚出一道大树般的神形虚影,将他笼罩。

这株神木看不真切,却自有一股苍茫巍峨的古老气息,扑面而来,好似整个世界的起源,包容万物,孕育众生。

雾霭弥漫,神木之上绽放出密密麻麻的纹络,古老而神秘,化作一团永恒仙光,将寒螭藤笼罩其中。

符文流转,化作造化之火,将这株不凡的八品灵药点燃,淬炼出最为本质的道源法则,融入药灵胎体内。

一道灵脉缓缓孕育,像是星河一般绚烂,上面交织着数不尽的晶蓝纹络,隐约间化作螭龙神形,吞吐寒气,仰天嘶鸣。

这道灵脉诞生在人体最深处,藏纳于血肉之中,存在于虚幻之间,符文密密麻麻,洒落神圣光辉,像是孕育着一尊不得了的存在。

“成功了吗?”

神木消散,笼罩全身的青光收敛,药灵胎睁开眼来,有些错愕,这过程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

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灵脉之内,突然涌现出一股磅礴的能量,这是寒螭藤内蕴含的能量,此刻被灵脉反哺。

三星!四星!

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当药灵胎完全炼化这股能量,竟然连破两个小台阶,达到了四星斗者的程度。

“寒螭藤毕竟是幼苗,蕴含的能量并不多,如果是一株成熟灵药,我的修为还能更高,就像萧炎炼化异火般!”

药灵胎握了握手掌,顿时潮水般可怕的力量,自体内涌现出来,无比充盈,甚至给他一种能够打破苍穹的错觉。

“现在,我才算是真正修炼成了神诀第一层,因为灵脉的诞生,神木夺天诀也与我契合不少,足以媲美地阶低级功法!”

他内视己身,只见在丹田内的斗气之旋,容纳的面积足足增长了数十倍,其中流淌着的深青色斗气,其质量也远非玄阶功法可以比拟。

“而且,我确实能感受到灵脉的存在,还有……灵脉神通!”

药灵胎看向身体最深处,自己凝聚出的第一条灵脉,有些唏嘘感慨,灵脉加持,他的修炼速度将会进一步加快。

“哧!”

熊熊火光跳动,药灵胎激发灵脉神通,掌心内突然腾起一道冰蓝色的火焰,散发出惊人的寒气,还有一股可怕的炽热。

这道火焰无比奇异,如同一团蓝色的冰块在燃烧,焰心之中,雪白龙气汇聚,隐约间凝聚出龙形。

“寒螭灵焰,八阶魔兽远古寒螭的本命火焰,同时拥有极寒和极热两种属性,与异火榜十一位的骨灵冷火,颇为相似!”

药灵胎接受着灵脉之中的信息,微微错愕,没想到自己的第一道灵脉神通便是如此强横。

八阶兽火!

“熊熊!”

药灵胎加大斗气输入,顿时寒螭灵焰火光大盛,火焰呼啸,化作一条数丈长的螭龙火灵,绕着他盘旋,蕴含着可怕的威势。

“砰!”

他伸手一握,这道螭龙火灵顿时炸开,化作一柄锋芒逼人的寒冰长剑,其上火焰腾腾跳动,像是要冻结一切。

“不仅长剑,寒螭灵焰随心所动,还可以凝聚出其他兵器!”

耍了一阵长剑,药灵胎心念一动,手中兵器不断变幻,大戟、长枪、天戈、唐刀……

寒螭灵焰作为灵脉神通,给了药灵胎极大惊喜,可以随心所欲,变幻成武器形态,让他玩得不亦乐乎。

“有了寒螭灵焰傍身,药星极,我会让你明白,嫡系,也不过如此!”

漆黑的瞳眸中,像是燃烧着实质般的火焰,药灵胎一剑刺出,瞬息间刺出数不尽的剑光,如同浪潮一般将这里淹没。

实质般的青光凝聚,隐约间一头鸾鸟神禽若隐若现,翎羽如剑,铮铮而鸣,像是要撕裂苍穹!

三天时间眨眼而过,药灵胎没有松懈修炼,直到比拼之日到来,方才正式出关。

伴着石门开启的轰隆声,踏着灿烂的朝晖,药灵胎自密室之中走出,眸子温润如玉。

像是宝剑藏鞘,敛去所有锋芒,归于平凡,只为那惊天一剑。

“哎呦!雪叔你干嘛揍我!”

但下一秒,这股淡淡的装逼气质直接被打破,雪叔黑着脸,直接镇压某人,怒气冲冲:

“小灵胎真是长大了,拜了斗尊为师就是了不得,跟嫡系竞技这样的大事,都不通知我这个当叔的了!”

药灵胎闻言,顿时一缩脖子,讪讪笑着:“这不是您老一直闭关,没通知您嘛,何况只是切磋,又不是生死竞技,我有把握的!”

“那可是七品血脉,嫡系出身,说不定祖上那一辈就有圣者在世,你能有多少把握?”

轻轻一叹,雪叔仔细打量了一番小灵胎,突然轻咦一声,发现了他的修为变化:

“四星斗者,你怎么突破的这么快,莫不是用了什么透支潜力的邪门歪道?”

眼见狼王要发火,药灵胎连忙开口,生怕自己屁股遭殃:“雪叔你太小看我了,服下紫华天命丹后,我已经是五品血脉了,何况,我还有其他机缘!”

熊熊!

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他连忙释放出寒螭灵焰,火焰跳动,那股隐隐冻结万物的可怕波动,连狼王都要侧目。

“堪比八阶兽火的可怕火焰,小灵胎的秘密,可不小啊!”

雪叔眼神一凝,将镇压某人的爪子松开,眼中流露出实质般的关切:“对你这机缘,我只问一句,对你自己有伤害吗?”

“放心吧雪叔,这机缘可是药帝他老祖宗托梦给我的,不仅没有伤害,还能改善资质呢!”

药灵胎胸脯拍的啪啪响,换来的却是雪叔看傻子一样的不屑眼神,还药帝托梦,我还说我是陀舍古帝传人呢!

沉吟片刻,少见地,狼王表情竟然十分凝重:

“小灵胎,你恐怕还不知道,在有人的暗中推动下,你和药星极的这场比拼,甚至被冠上了这一代嫡系和支脉间的顶级天骄争锋,在药山上闹得沸沸扬扬。”

“如果你输得太难看,恐怕你在支脉之间的名声,就会彻底臭了,老实告诉雪叔,你有多少把握,在药星极手中坚持一炷香时间?”

有人在算计我,想让我身败名裂?

药灵胎眼睛轻眯,心头顿时无名火起,不用刻意分析,他就猜得到,绝对是药万归那群狗腿子做的好事。

他们啊,就盼着药灵胎输的惨痛,不仅丢了旁支脸面,更能拿这件事,在族中高层针对便宜师尊。

药卿尘的唯一弟子,竟然在七品血脉弟子手中,坚持不住一炷香,真是给药族长脸!

“我的把握?九成九吧!”

深吸口气,药灵胎对着狼王灿烂一笑,迎着朝阳大踏步而行,浑身笼罩金色光辉,像是少年神祇开启传奇序章:

“一炷香内,我绝对会让药星极,像死狗一样,跪在我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