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新同学】

“药黑虎,你竟然来上学了,看来你父亲够下本钱的,那么重的伤势,六七天就恢复了!”

那道熟悉的、极度讨人厌的声音响起,药黑虎可以说是满头黑线,手掌把课桌捏的咔吧响。

他高傲地扭过头去,装作在看窗外的风景,故意忽略某人,装作没有听到。

“砰!”

然而,药灵胎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直接将杂物,扔在药黑虎前面的桌子上,施施然坐下,也是扭头看向窗外:

“这里景色确实不错,怪不得你会坐在这个小角落!”

玄阶学堂位于三层,教室非常大,足够容纳一百多人,这一届目前只有七十多位学生,大都选择坐在前面。

像药黑虎专门选的这个角落,周围全都是空位,药灵胎此刻才能坐在他前面。

尽管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投向窗外,药黑虎的额头依旧是在青筋暴动,第一次发现人竟然可以这么狗。

药黑虎作为玄阶学堂唯一的五品血脉,在学堂内向来霸道,此刻见他吃瘪,整个学堂内的少年都隐隐把目光看了过来,带着幸灾乐祸。

同时,对于能把五品血脉揍得没脾气,更是被斗尊长老收为弟子的传奇人物药灵胎,同学们更是无比钦佩。

将自己的课桌整理好,见其他同学都不再注意这里,药灵胎眼神微微一正:

“药黑虎,问你个事,上次告诉你紫华天命丹的人,或者说你父亲投奔的人,是嫡系哪一脉长老?”

听到这里,药黑虎的神情终于微微动容,扭过头来,像是在看傻子一样:“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呵,小屁孩还挺傲娇!

药灵胎这样想着,笑得胸有成竹:“告诉我,我可以再给你打一场,给你一个击败我的机会!”

“真的?”

药黑虎眼睛顿时一亮,旋即发现这表情不符合自己的高冷人设,顿时一声冷哼:“即便我不告诉你,我也可以向长老提出挑战,照样能证明自己!”

“我不接受不就好了!”

药灵胎双臂枕在脑后,脚尖点地,懒洋洋地靠在课桌上:“我有拒绝挑战的权利,长老绝对会允许的,这样你就要一辈子顶着败者的帽子喽!”

“你……懦夫!无耻!”

听到自己的大敌这样说,药黑虎顿时气的直磨牙,简直像是炸毛的小猫咪,拳头握得咔嚓响。

“没错,我就是懦夫,一个打败过五品血脉天骄药黑虎的懦夫。逃避可耻,但很有用。”

药灵胎哼着小曲,继续挑逗着这只小虎崽,见他脸色不断变幻,最终神情隐隐挣扎时,顿时知道差不多了。

“不用开口告诉我,直接点头或者摇头就好了。”

药灵胎正襟危坐,指尖斗气涌动,在桌面上写下一个青色字体,眼神紧紧盯着对方的表现:

“归!”

药黑虎瞳孔极速缩小,深深看了眼这个大敌,声音有些发涩:“你既然都知道,又何必问我呢?”

“只是猜测而已,看来我猜对了。”

药灵胎呵呵一笑,散去桌面上的斗气,眼底深处却是寒光凛冽,甚至有一种杀意在盘旋。

老不死的,一个四星斗圣,竟然针对自己一个小小斗者,不愧是原书中的反派,心胸还不如一条狗宽广。

“既然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放学后,我们去竞技场,我要亲手打败你!”

看着斗志昂扬,眼中燃烧着火焰的小虎崽,药灵胎顿时嘴角一撇:“我可以答应你的挑战,时间却要由我来定,就一个月之后吧!”

一个月后,寒螭藤培育出来,自己凝聚灵脉,获得第一道灵脉神通,多出一张底牌,完美!

“那天我说过,你再也追不上我,我说到做到,一个月后,我会让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的!”

药黑虎看着无比自信的大敌,眼睛轻眯:“好,药灵胎,到时候,让我看看你狂傲的资本!”

“既然如此,那加我一个如何,我相信,两位不会介意三人大乱斗的吧?”

一道清朗的笑声响起,带着不怀好意,药灵胎眉头微皱,抬眼看去,顿时眼神一凝。

那是一位气质慵懒的少年,看起来与药黑虎年岁差不多,白色衣袍上点缀着金色繁星,举手投足间,有一股难掩的傲意。

如同贵公子般的白衣少年走入学堂,那俊美的面容,高贵的气质,简直如同沧海遗珠,瞬间吸引了所有同学的目光。

“四星斗者,你是谁!药十三族学没有你这号人!”

药灵胎的表情无比慎重,连药黑煞都如临大敌,他们全都感受到对方体内隐隐散发出的那股庞大威压。

“自我介绍一下,药星极,七品血脉,一品炼药师。”

白衣少年走到这个角落,脸上虽然带着温和笑容,但眼神里那种骄傲和轻蔑,却是谁都感受地到:

“奉万归长老之名,加入药十三学堂,压压某人的锐气!”

“天啊!竟然是七品血脉,这绝对是嫡系走出的天骄!”

“初始血脉便是七品,随着修为增加斗帝血脉亦会进阶,待得成年,绝对能突破八品!”

“八品血脉,半圣之姿,若是机缘足够,说不得便是一尊未来的斗圣强者!”

短短几句话语,顿时让整个学堂炸开了锅,听着少年少女们那羡慕嫉妒的窃窃私语,药星极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对众人的震惊无比满意。

谁也没有想到,一位血脉等级如此高的嫡系天骄,竟然会屈尊来到这处支脉族学。

要知道,旁系支脉诞生的高品血脉,一般直接会直接被嫡系带到药山上层,嫡系居住的地方,这也是为何一个偌大族学,没有一位六品学生的缘故。

“人药子,药星极,除了药万归,终于见到了第二位剧情人物,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是个小屁孩!”

药灵胎看着满面笑容,专门来挑衅的药星极,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灿烂,心中很是开心。

药星极,在书中第一次出场是在古族天墓剧情,是药族参与天墓的两名天骄之一,拥有异火榜第十——九幽风炎。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来看,药星极和萧炎是同辈人,说不定还要大上几岁,这么一说,萧炎现在估计如今还在乌坦城当大少爷!

总算不用担心某一天魂族来袭,灭了药族了!

心情大好的药灵胎,只觉得药星极此时看起来格外亲切,顿时友好地拉起对方的手:

“既然星极同学如此雅兴,我自然也愿意成人之美,一个月后,三人大乱斗,我们竞技场不见不散!”

“嗯?这药灵胎怎么反应和我想的不一样?难道太过单纯,听不出我话语中的挑衅?”

药星极被对方的态度弄得有些懵,正准备再开口,整个族学内却是响起了厚重悠扬的钟声。

一位须发皆白,衣着古老的长者走进教室,瞥了眼孤零零站着的药星极,手中戒尺顿时一扬:“上课!找个位置坐下!”

“是!长老!”

药星极老老实实,就近坐在药灵胎旁边,族学长老虽然修为不高,但教导过数不尽的学生,说不定就认识一位大人物,他轻易也不愿得罪。

药寒暄长老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学堂内所有学生,捋了捋胡子:

“今天起,我们玄阶学堂便是多出两位新同学,想必大家都见过,老夫就不多介绍了。”

“前几堂课,我们讲过了基本的药性药理,这堂课,我们要进行初步的炼丹实践,两位新来的同学,对于基础灵药的了解有多少?”

感受到长老投来的询问目光,药星极骄傲地挺了挺胸膛,那里戴着一枚药葫徽章,上面点缀着一枚银星:

“回禀长老,小子已经通过族内一品炼药师考核,对于这些基础药理自然是没问题!”

“我也没有问题,曾读过父亲留下的典籍,可以尝试炼药。”

药灵胎也是举了举手,在药帝鼎悟性加持之下,他读过不少丹道古籍,炼药师心得还有一些药方,单论理论不会弱于一品炼药师。

“既然如此,那同学们随老夫来吧,练习真正的炼药。”

药寒暄一马当先,领着七十多位少男少女来到这栋阁楼最顶层,让人惊讶的是,这里竟然是一片露天的天台广场。

寂静无人的广场之上,坐落着百余座青石台,石台上灵光氤氲,凝聚出一层能量护罩,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每个人去找一个石台,按下机关,一人一个,不得争抢。”

药灵胎闻言,随意选了一座青石台,按下机关,顿时石台上镶嵌的魔核黯淡下来,露出青石台上的景象。

一尊青铜药鼎,一枚低阶纳戒,每个青石台上都是这样的景象,没有什么不同。

“低阶药鼎,用来给菜鸟练手,还真是不错。”

或许是故意,药星极选了药灵胎身旁的位置,此刻轻蔑一笑,自纳戒内取出一尊琉璃般的丹鼎。

这尊丹鼎看起来就是颇为不凡,像是琉璃水晶铸造,璀璨绚烂,药鼎表面以天灵石点缀,描绘出恢宏银河,美轮美奂。

药灵胎撇了他一眼,这尊琉璃鼎华而不实,不一定有自家雀羽鼎品阶高呢,嘚瑟个屁!

“纳戒之中,有三张丹方,还有各自丹方对应的药材各三十份,自主炼制,炼制过程中有何问题可询问老夫。”

药寒暄背后赤红双翼凝聚,斗皇气息显露无疑:“今日,炼制出一颗丹药者,就可以回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