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药灵胎】

中州极南,神农山脉。

地势巍峨,山峦起伏,数十万里山河锦绣,郁郁葱葱,崖壁奇兽吞吐星光,林间老药奔走日月。

山脉之中,藏着一方古老世界,独立于斗气大陆之外,乃是药族斗帝开辟,称之为药界。

药界正中,一座神山几乎耸入九天之上,撑起了四海八荒,云蒸霞蔚,神光氤氲。

数不尽的烟柱,自山体上缓缓升空,丹火升腾,此地的天地灵气浓郁到了极致,几近液化,夹杂着芬芳馥郁的丹药清香。

药帝山,又称药山,药族祖地,堪称斗气大陆,所有炼药师心中无上圣地,唯有纯血药族人,方才能居住在此。

今日,药帝山偏僻一角,却是有些异样和诡异。

凄白色的魂幡飘扬上天,往日尚算宽敞的院子中,挤满了身穿白衣,前来祭奠的药族人。

临近傍晚,天空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不大,却带着入骨的寒气,人们纷纷涌入灵堂避起雨。

以大厅临时充当的灵堂内,帷幕重重,漆黑的棺椁静静躺在正中,悼念的人们向里看去,却只有一角染血的残衣。

一名身着缟素的孩童跪在那里,年纪不大,长得却很是讨人喜欢,一双大眼睛乌黑发亮,像是会说话。

最重要的是,孩童年纪虽小,却有一种平稳的气质,虽然双眼哭得发红,依旧在向每个前来祭奠的人磕头,礼数很周到。

“天公开眼,怕是老天心软,见不得药澜撒手人寰,撇下灵胎一个十岁小娃娃,竟然落下泪来,孩子啊,你太苦了!”

一名颤颤巍巍地老人被人馋着走来,须发皆白,是药灵胎这一脉旁支的话事人之一,对这孩子很惋惜。

“华爷爷,您来了!”

药灵胎一下子哽咽起来,看着这个向来慈祥的长者,说不出话,只是对着老人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灵胎这孩子……有点邪啊,他母亲难产去世,如今药澜也葬身兽口,怕不是什么天煞孤星的命格哟!”

阴恻恻的声音突兀响起,带着不怀好意,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辨不出是谁。

“放屁,哪有这么说一个娃娃的,大家都知道,药澜是为了给灵胎求丹,这才去冰原采药出了意外!”

“到底是谁在胡言乱语,给我出来,都是一个姓,体内淌着同样的血脉,怎么如此恶毒!”

汇聚在华爷爷身畔的人顿时怒了,全都愤愤出声,也许是为了讨好老爷子,也许是真心不平。

“我可听闻,是一位斗尊长老求药,在药堂挂了任务,也不知道药澜成没成功,这可是一枚帝血丹!”

那道阴恻恻的声音再度响起,原本情绪愤慨激动的人们,瞬间安静下来,整个灵堂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面色,顿时变得十分微妙,有人痛心,有人悲悯,亦有不少人眼中藏着极深的贪婪和不怀好意。

帝血丹,七品丹药,唯一的作用,便是提纯体内斗帝血脉,甚至可以打破血脉品阶的桎梏。

六品血脉以下皆可服用,对于药族中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感受灵堂内的气氛变化,药灵胎顿时缩了缩身子,像是被吓到了,往药华老爷子身边靠了靠。

咚!咚!

药华拄着一根龙头拐杖,突然重重敲击在地上,发出低沉声响,那苍老的身躯中,涌现出一股磅礴惊人的力量,让人心惊。

这位老人原本浑浊的双目,陡然射出两道犀利光芒,缓缓扫过在场所有人,竟然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全都低下头来。

最终,药华盯着一名长相阴鸷的中年人,目光像是两柄利刃刺出,足以剖开人心:

“黑煞,何必呢,都是一个支脉走出来的,三百年前是一家,如今药澜尸骨未寒,你便已不顾往日情分,以这般下作手段,算计一个孩子!”

听着老人那怒气冲冲的声音,药黑煞脸上却没有丝毫愧疚,只是阴冷地笑着:

“华叔,我又说错什么了呢,双亲皆亡,这不是克亲是什么?何况,灵胎不过是三品血脉,那帝血丹给他,实在是可惜了!”

“你……你……”

药华愤怒至极,体内雄厚的斗气咆哮,简直像是江河奔涌,要席卷上苍穹:“黑煞,不过是你祖上有一位斗宗而已,还容不得你只手遮天!”

轰!

两名斗皇巅峰强者的气机在对峙,可怕的能量翻涌碰撞,整个大堂瞬间变得极为压抑,空气都要凝滞。

前来祭奠的人群见状,顿时隐隐分成两波,在互相抗衡着,坚硬的棺椁咔嚓咔嚓响,像是要炸开了。

身处风暴中心,药灵胎好似一叶孤舟起伏,随时会被风浪打翻,本就缺少血色的脸庞瞬间白的吓人。

他看着争锋的双方,目光却平静如同深潭,只是低下头去,借着宽大的缟衣,悄然打出一个手势。

“嗷吼!”

就在众人神色不一之时,一头暴虐的狼啸声,突然自大堂外传来,像是滚滚惊雷乍响。

狼吟悠扬,带着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强势介入两名斗皇的对峙中,打破了僵局。

那竟然是一头数丈庞大的巨狼,雪白的毛发足有数尺长,泛着晶莹光泽,此刻却被血染红了,有一股可怕的煞气扑面而来。

巨狼头顶,长着一根冰蓝色的龙角,晶莹剔透,仿佛藏纳着一方风雪世界,可怕到了极致,一缕气息溢出,便让大地冻结。

“膳房已经做好膳食,各位这么晚来祭奠澜哥,想必都已经饿了,还请用膳吧!”

冰霜龙狼王冷冷注视着众人,虽然受了重伤,但却有一股强横的气息孕育,像是不破不立。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缘,灵胎侄儿倒是福运深厚,药澜留下的这头狼王,怕是要突破六阶了!”

药黑煞微微变色,眼中带着忌惮,魔兽本就比人类强横,战力要强盛一截。

何况冰霜龙狼王血脉不凡,五阶时便有战平斗皇的战绩,若是突破六阶,还真是个威胁。

“我们走,去尝尝热乎饭!”

一挥手,药黑煞便是带着人离开,战意平息,那股神魔般的气势也是完全内敛。

“狼王,照顾好灵胎!”

老者药华拍了拍狼王,度过去一道精纯斗气助它恢复,转身也是带人走出灵堂。

不过片刻而已,原本热闹的灵堂便是冷清下来,只剩下一人一狼相依为命。

“你们人类还真是凶狠,跟同族人厮杀起来,竟然这么不要脸,连我们魔兽都不如!”

狼王趴在药灵胎身畔,腹下伤口突然崩开道小口子,鲜血滴落,疼得它龇牙咧嘴。

看着空荡荡,只有一角血衣的棺椁,狼王的情绪也是低落下来,眼睛泛红,带着自责之情:

“灵胎,是雪叔我没用,没能救下澜哥,就算拼命也只带回了这血衣……”

“雪叔,不怪你,那毕竟是七阶魔兽,还是龙种,实力太强了,根本不是父亲能对付的。”

在真正的亲人面前,药灵胎顿时有些绷不住了,豆大的眼泪落下,瓷娃娃般的小脸满是悲伤,被泪水浸满。

即便他是重生者,相伴十年,和父亲间的感情不是假的。

药灵胎依靠着狼王,泪水无声无息流了许久,跪着的蒲团都被打湿了。

虽然没有哭出声,但任谁都能感受到那股极致的哀意,悲伤汹涌澎湃,几乎要把人淹没吞噬。

最终,泪都流光了,少年敛去所有悲伤脆弱,脸上的神情重又变得平静坚毅。

却是已然将所有悲伤藏在心底,生活总要继续。

“我会为父亲报仇的,放心吧,雪叔。”

药灵胎轻轻抚摸着脖子上的挂坠,轻声低语,发出自己的誓言,少年的誓言。

真是可笑啊,穿越十年时间,刚刚获得金手指,以为自己要崛起,父亲却是永远离开了自己。

狼王不言,只是轻轻蹭着灵胎,当是孩童无知的话语。

三品血脉,天资实在是太低了,虽说日后随着修为提高,血脉可以继续提升。

但天赋不够,又如何破境,修炼到更高境界?

药澜正是因此,才一心想要求取帝血丹,最后终是断送了自己。

“雪叔,你的伤怎么样?父亲当初离家寻药,专门将纳戒留了下来,你去看看里面有没有疗伤丹药。”

药灵胎轻轻搭理着狼王的毛发,眼中流露出实质般的关切,这是他最后的亲人了。

“放心吧,那头寒螭确实厉害,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澜哥最后拦住对方,让我逃了出来,半路上吃了一头寒螭幼崽,也算是报仇了!”

冰霜龙狼王露出雪白长牙,有一股血煞气息扑面,血气翻涌,几乎贯穿腹部的伤口竟然好了大半。

碧血寒螭,正是药灵胎父亲要对付的魔兽,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龙种,血脉高贵,突破八阶都有可能。

雪叔身负龙族血脉,吞吃一头寒螭幼崽后,对它好处太大了,血脉晋升,这才得以拥有破阶的希望。

“那就好,那就好!”

药灵胎松了口气,雪叔已经是他最后的靠山了,虽然他熟知剧情,但如今远在药族,要一个人前去西北大陆显然不太现实。

而且他一直在担忧,害怕如今剧情已经来到后期,药族即将被灭族,那他这个穿越者可真成笑话了。

看着自家侄儿发呆的模样,狼王当他是在担忧未来,轻轻叹息,头顶独角突然光芒大盛。

风雪呼啸,蓝芒四射,一株奇异的蓝白色灵药飞了出来,好似一头螭龙飞舞,晶莹点点,还有一股异香弥漫而出。

“这是……斗尊长老求的那株寒螭藤!”

药灵胎微微睁大眼,吃惊地看着这株无比神异的老藤,像是一头真正的螭龙化作灵药。

寒螭藤,八品灵药,足以作为炼制八品丹药的主材,珍贵至极,唯有寒螭一族的巢穴才有生长。

那名药族长老,愿意出一枚七品帝血丹求药,可见此药的稀少珍贵。

“灵胎,去拿这株寒螭藤,投奔药华老头吧!药黑煞来者不善,而且祖上还有斗宗在世,你们这一分支,也唯有药华老头家有能力抗衡了。”

狼王一双前爪抚摸着寒螭藤,眼中神情无比复杂,正是这样一株灵药,断送了澜哥的性命。

“华爷爷虽然是真心,但他那些后人,却也不比药黑煞好多少啊!”

药灵胎苦笑连连,药华老爷子那群后人,临走前看他的眼神,简直比饿狼还要凶狠。

“那我们怎么办,我还没有突破六阶,这里终究是药族,我身为魔兽,根本帮不了你太多。”

雪叔话语无比无奈,药灵胎却是无言,最终只是轻轻摇头:“等。”

“等?”

药灵胎摩挲着寒螭藤,眼中神色莫名,有了这株灵药,他的把握更大了。

“呵呵,贤侄莫非是在等你煞叔我?”

阴恻恻的笑声在灵堂响起,一团黑色的阴影蔓延,自夜色中而来,悄然间将整个灵堂笼罩。

一道阴冷的身影若隐若现,面容阴鸷,藏在阴影之中,一步一步踏入灵堂,双目中杀机弥漫,锁定了一人一狼。

“真是好东西啊,不愧是能换帝血丹的八品灵药,贤侄,这么宝贵的东西,不如交给叔叔保管吧!”

感受到药黑煞那无比贪婪地目光,药灵胎心中沉了下去,脸上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恐:

“黑煞叔,你怎么在这里,你是要杀灵胎吗?灵胎好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