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手机

索清秋一脸震惊地看着手中的手机,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兄弟说的给自己的安慰。

索清秋今天下班的路上丢了手机。

说是丢也不算准确,他是被人把手机骗走了。

事情的经过十分简单,他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处偏僻的小巷里,看到了一个衣着十分清凉外貌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姑娘。

姑娘看到索清秋后十分激动,双腿颤抖,面颊潮红地请求索清秋帮她一个忙。

她说她是一个大陆北方网友,来盛京见网友。

对盛京冬天的寒冷毫无准备的她还意外地丢了手机,此刻她既找不到自己的网友,也没钱去宾馆开个房间过夜。

索清秋本以为这妹子要开口借钱,正在想该以什么理由拒绝她,并帮她报警寻求帮助的时候。妹子提出了一个简单的请求。

“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我给我网友打个电话?”

听到妹子软糯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索清秋快速清理了手机后台运行的蓝鸟和纸飞机,将手机递给了她。

妹子拿过手机害羞地转到了墙角里打起了电话,声音很小,索清秋只能隐约听到“老公”、“好人”、“爱你”、“讨厌”、“今晚”、“榨汁”等字样。

索清秋站在原地感慨着年轻人真会玩,可半晌过后,索清秋发现了事情不对。

墙的旁边怎么没有了声音?

意识到不对的索清秋快步转过墙边,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张被石头压在雪地中的纸条。

索清秋硬着头皮捡起纸条,只见上面秀气的字体写道:“谢谢你,好心人,可惜我骗了你。一切不过是主人的任务罢了。”

“哈哈哈哈哈,你是猪吗!”看到索清秋在企鹅软件上的陈述,他的“好兄弟”张殿司直接发过视频来对他进行了无情地嘲笑。

之所以好兄弟要加上引号,张殿司对索清秋的影响虽然不能说是大有裨益吧,至少也算得上是祸患无穷了。

幼儿园时张殿司被其他孩子欺负,索清秋帮他报仇的时候他带来了老师。

小学时索清秋在孩子里称王称霸的时候,张殿司一篇《我的校霸发小》被老师送给了索清秋的父母。

初中时候张殿司更是有效地遏制住了索清秋的早恋势头,不光让女同学用奇特的眼光看待二人,更是让男同学不敢靠近他俩身边。

躁动的高中时期张殿司更是索清秋躲不过的魔咒。

高中三年,张殿司有效制止了索清秋网恋、逃课、玩模型、玩网游。

唯一让索清秋留下的爱好也就是玩玩单机游戏了,毕竟单机游戏不用跟张殿司联网。

二人经过从出生到高三的相互磨合,或者说单方面的折磨,索清秋觉得自己已经想开了。

只要自己高考完报志愿的时候,小小地操作一下,一定会让这大聪明远离自己。

没想到张殿司用了这辈子全部的聪明才智,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向索清秋的父母咨询了他的志愿。

大学开学的那天,索清秋看着跟自己走进了同一寝室的张殿司,心态崩了。

从那一刻起,索清秋坚信,一定是自己此前的人生作恶太多,所以上天才会派张殿司来折磨自己。

为了自己的美好人生,索清秋全心向善,成为了一个老师眼里的优等生,家长们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

之后的日子里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就一个:“索清秋啊?是一个好人。”

索清秋大学四年坚持日行一善,并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娶了那个叫“邢一善”的姑娘。

可惜大学毕业至今已有快三年的时间,索清秋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社畜。可不知道是不是缘分未到,他还是没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他的“邢一善”姑娘。

当然,他也没能甩掉张殿司。

不过常做好事保持热心人设的好习惯索清秋倒是保持了下来。

如果说坚持常年做好事给索清秋带来了哪些收获,除了众多的道谢,那就是让他再次感受到了世界的美好。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张殿司这种祸害,就只有一个。

可看着视频里笑成了一只鹅的张殿司,索清秋感觉自己多年感悟的美好世界又开始一点点地崩塌了。

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会让老天派这么个奇葩来折磨自己!

索清秋坚信,如果张殿司是一根铅笔,那他写出来的笔迹一定比 HB 的铅笔重。

视频里的张殿司或许是看出索清秋即将暴走,连忙止住了自己的鹅叫宽慰道:“不就是一个手机么,丢了就丢了,我再送你一个新的。”

回忆完事情的经过,索清秋又茫然地看着自己手上刚刚同城闪送送来的手机。

仔细看了看闪送的信息单,没错啊,就是张殿司送来的手机啊。

索清秋重新坐回了电脑前,在对话框里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接着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睁开双眼,十指在键盘上飞舞了起来。

“这就是你送我的手机?”

“1202 年了大哥!你送我个功能机?”

“张殿司,我跟你说,我忍你很久了!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那点破事我今天就全告诉我干妈。”

“我一定会从你那次找不到厕所,然后祸害了干妈的那一大杯红茶开始说!”

“我说到做到!”

随着对话框上方一句对方正在输入......

张殿司的回复出现在了屏幕上。

“秋哥,天蝎座的也不能这么过分!幼儿园的事你都记着?!”

“你说你又不用绿色聊天软件。联系人除了咱爸妈就只有我了。你用那么多功能的手机有什么用。”

“企鹅的话,我给你的手机上带着呢。还带了几款小游戏和一个有趣的论坛。”

“这手机还有超强待机时长,反正我拿到手这半年没充过电。”

“这手机真的很好用,最重要的是它很有趣。”

“其他的我在企鹅里跟你也说不明白,你自己用一下就知道了。”

“记得先去论坛注册一个账号,手机里除了打电话,其他的功能都需要论坛号的。”

“论坛昵称千万别乱取,哥,你一定要信我!”

说完不等索清秋再回复消息,张殿司瞬间变成了灰色头像。

索清秋盯着对话框愣了片刻后,试探着在对话框里敲下:“手机的事先不说,你现在来我家。我请你吃板面,咱俩来个拌花菜再整个鸡架。”

张殿司的头像瞬间变成了彩色:“明天,哥,明天。今晚有大佬带我过剧情,明晚六点我准时到你家。”

说完张殿司的头像又灰了下去。

“......”

清秋深吸了一口气,不生气,我不生气。不生气个屁啊!这都不是一般的隐身状态,这是回完消息就手动点了一下在线对其隐身啊!

索清秋平复了一会心情后,将摆在自己电脑桌上写着“与人为善”的摆台默默地丢进了抽屉里。决定了,明天一定要揍张殿司一顿。

闲来无事的索清秋终于开始尝试地摆弄起刚到手的手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