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凶宅改造
  • 我真的是天机师
  • 吴半仙
  • 2520字
  • 2021-12-25 10:18:11

我叫陈平安,陈是推陈出新的陈,名字是岁岁平安的平安。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跟着我二叔在社会上闯荡了三四年。

不吹不黑,我们老陈家有祖传的手艺,无论修桥建房,还是上梁架柱,都是远近闻名。

但我二叔却有个怪规矩:专门接别人不愿接,甚至不敢接的活。

据说,古时候有专治疑难杂症的名医,寻常病症一律不治。

我们也是一样,若是普通的活,脾气古怪的二叔连理都不会理。

这一天,我们接了个凶宅改造的活。

房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微胖,半秃。

他告诉我们,这房子是他前几个月低价买来的,但搬过来住了几天后就发现:

这房子有点邪门!

白天的时候还好,只是觉得屋子里有点阳气不足,阴森森的。可一到晚上,睡觉就一定会做噩梦。

在梦里,总是有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在头顶死死地盯着他。

连续几天下来,他开始有些精神恍惚。

上周在夜里惊醒时,就看到床边的梳妆台前坐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背对着他梳理头发。

后来更是变本加厉,只要他一回到房间,就能看到那个女人躺在他的床上。

走到客厅,那女人就坐在沙发上。

上厕所的时候,那女人就趴在天花板上面。

总之,不管他走到哪里,那女人都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时间一长,他终于崩溃了,就打算找人把房子翻修了卖掉,但别人得知他家闹鬼后,根本没人敢接这个活。

房主经人介绍,辗转几次找到了我们,并且开出了一个大价钱,并承诺房子修好后,还有一笔酬劳。

见面后,二叔让我先去“定宅”。

定宅是我们这行的术语,每到一个雇主家里,都要先定一下这里的阴阳宅向,九宫游星,以此来寻找问题的所在。

黄昏时分,我抵达目的地,拿出了家里祖传的木罗经,将这宅子按八门风水测定了一下。

按照风水术语来说,这宅子是丑山未向,五运造,向上有破屋井水,开巽门,前有三叉水口,兑方有水,至巽方门前聚消。

从这一点来看,这宅子明明是有利于主人的,兑方有水是纳财兴运,巽门大开乃人丁兴旺。

所以,这房子的风水并没有什么问题,住在这里的人应该运气很好才对,不应该发生命案呀。

但当我来到卧室的时候,奇怪的感觉出现了。

在我周围,似乎有一双带着强烈恶意的眼睛正盯着我。

我没管那么多,直接拿出一盏七星灯放在地上。

天很快就黑了,屋子里静悄悄的,黑暗中只有那盏七星灯发出昏黄的光。

这七星灯不是一般的灯,里面用的是熬炼过的朱砂,辅以硫磺,融在动物油脂里,加一次油能燃烧很久,而且还能聚阳辟邪。

在七星灯旁边盘膝坐地,过了一会,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渐觉无聊,正要拿出手机玩会游戏。

就在此时,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紧接着起了一阵阴风。

七星灯忽闪一下,暗淡了下去,这表示房间里有极强的阴煞之气。

我放下手机,就看见屋子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低垂着头,长长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面部。

胸前一片血肉模糊!

我立即从身上抓出一张黄符,迎风一晃,黄符嘭的一声,便自行燃烧了起来。

与此同时,身旁的七星灯光焰大作,刺破黑暗,那个白衣女鬼面露惊惧,悲呼一声,就消失不见。

随之,就连周围的阴风也消失了。

我揉了揉鼻子,心想原来就这两下子,连我一张镇邪符都挡不住,也敢出来作怪?

七星灯光照四方,一切邪祟无处遁形,我很快发现,不远处一面墙壁处隐隐有阴气的痕迹。

我敲了敲这面墙壁。

夹板墙,里面是空的。

微一思忖,便从工具包里拿出角尺,看了一下阴阳四时,便从墙角的某处开始,向上量去。

量到五尺七寸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木工用的角尺是可以辨别阴阳的,尤其我这把角尺更是特制的,名叫天机尺,乃是用奇门八卦的方法制成,妙用非凡,但使用起来颇为复杂,需要和阴阳四时配合,还有空间方位角度,说法很多。

此时,天机尺的刻度上显示了一个字:凶。

这墙,有问题。

我退后两步,正要再仔细检查一下,背后却忽然撞到了一个软绵的东西。

我心中顿时一惊,回头一看,在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啊!”

不等我有所反应,这人先吓了一跳,大声叫了起来。

我再定睛细看,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房主么?!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也不出个声?”我没好气地说。

“我刚进来,看你在那量尺子,就没敢出声。”

房主脸都吓白了,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才对我说:“小师傅,你没什么事吧,我这房子到底有什么问题啊?”

灯一打开,白光刺眼,我适应了一下才对他说:“原来的房主没跟你说过,这房子闹鬼吗?”

他顿时一拍大腿,说:“他要是告诉我了,我还能买么?”

“嗯,这倒是……现在主要问题已经找到了,你家的这面墙肯定有情况。”我指了指墙壁说。

“这里面不会砌了一具尸体吧?”房主战战兢兢地说,看样子已经是吓坏了。

“不好说,但我建议你马上调查一下,这房子以前是否出过命案。另外……”

我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发现他手腕上戴着一个木质手镯,这东西看起来古色古香,像是某种藤条编制而成,色呈黑紫,一看就价值不菲。

我不由眼前一亮,心说刚才受的惊吓,就从你这找回来吧。

“你手上戴的这个镯子,是从坟里扒出来的吧?”

“我这个叫乌金藤,在古玩市场掏来的,还挺值钱,至于是不是坟里的,我不知道。”他一脸疑惑。

我微微一笑:“是乌金藤不假,但这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素烟罗,取的是‘死阎罗’的谐音,古时候是一种民间法教使用的魂器,对鬼魂天生就有吸引力,是招鬼的东西,而且还能封住人的魂魄不散。所以,你最好别戴了。”

他闻言脸色都变了,赶忙对我说:“小师傅,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我也不知道这东西不吉利呀,你看看,这得怎么解决?”

“这东西何止是不吉利,简直就是大凶之物。这样吧,你把它交给我,我拿回去化解,等化解掉了之后再还给你。”

听我这么一说,房东立刻摇头,说:“不不不,只要你能帮我化解掉,这东西随便你处置,我不要了。”

“那不行,就算你不要了,我也得给你钱,干我们这行,只有花钱买过来的,才能算是易主。”

“啊?这样的话,那你就给我二百块钱得了。”房东说着就脱下手镯,直接塞进了我的手里。

“那,好吧,这是二百块钱,你收着。”

接过钱,他对我是千恩万谢,心也完全放了下来,于是和我约定,第二天一早就开工。

临走前,我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金色圆球,对着球面轻轻一弹指,金色圆球‘卡嚓’几声轻响,就变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三足金蟾。

房主看的目瞪口呆,我随手把三足金蟾丢在他怀里,淡淡说道:“这是我们陈氏天机门的招牌,只要你收下,就表示你家的事,我们管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