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愿望

随后就有不少人符合,虽然金焕英之前说能理解,但是看着这些墙头草,还是觉得可恶,剩下的就只有她和白叔了。

“白叔你…白婶生病不是需要钱吗?”

金焕英多少有点不忍心。

白叔却说:“和王志强这样的人打交道,实在是太危险,货在我的手上,楚尧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总觉得,他能度过这个难关。”

王志强非常享受众人的恭维,看见金焕英还是执着的没懂,表情有些犯贱的走了过去。

“金妹妹,我这里还有个两百万的订单,要是以后你和我合作的话,这个单子我就交给你,如何?”

金焕英不仅做生意厉害,还是个寡妇,这里不少没结婚的壮汉都把她当成细节的女神。

“像楚尧那样的小白脸知道什么,还是跟着哥哥好,我才知道怎么心疼你。”说着还想去牵金焕英的手。

还没拉上就被她狠狠地踩了一脚。

“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成天都在做梦。”

转身想走却被王志强给拉住了。

“你这个臭娘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脸面都给你放下了,是不是为了楚尧那个畜生真的要和我作对啊?”之前彼此之间的关系算是能过得去,但是现在因为一个楚尧的出现,把他这么久掌控好的局面,给破坏了?

金焕英看着王志强:“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长相,要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你以为真的有人会看上你?”

显然两个人现在都骂红眼了,王志强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上手就想给个教训,却被一个人死死摁住了。

“楚尧?”这人还真是神出鬼没的。

王志强的手被握得吃痛,不过楚尧想给这个人一点教训,愣是没放手。

而王志强刚想把威胁的话给说出来,不想看见了跟在楚尧身后的人。

“你们是?”

楚尧给了金焕英一个安心的眼神。

刚才他去招商局的原因非常的简单,就是因为县上今年的指标还没完成,而孙大海后来知道这个事情,用自己招商的对象再和这边的政府合作,完成了政绩不说,还提前打通关系,在县上修的第一个电梯公寓楼盘让孙大海名声大噪。

不过既然梁子都结下了,楚尧自然不会让孙大海的日子过得舒坦。

之前有个前妻,现在婚还没离就急着找下家了,要是城里面的老婆知道了,还不得气得三丈高吗?不过现在楚尧要解决的,是王志强。

运用同样的办法,楚尧把管事的人给说服了,这次过来,肯定是把之前的场子给找回来。

“那就检查检查卫生吧,我之前看这地方的污水都是直接排到河道里面的,这不是把南门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放在眼里吗?”

楚尧说得义愤填膺。

而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就开始到处寻找,很快就找到了消防漏洞,王志强看着人把手上的封条给拿了出来。

“现在要把衣服送到质检部门去,你是负责人,跟着一起去。”

王志强现在楚尧的面前。

“你把我给困住对你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难道的工厂可以出货吗?”

王志强的一句话好像让不骗人清醒了。

而楚尧却缓缓的开口,我们的机器被封了,你这里有,为什么我不高兴?

金焕英有心震惊的看着楚尧,他的意思难道是?

“还是要多谢你本来新出的两百万的订单我怕生产质量不够,现在有最先进的能用了,的确是我运气好啊。”

杀人诛心,说得就是楚尧这样的人。

看着他的表情变得涨红。

“难道你忘记了之前为了到这个工业区来,加入了镇上的合作社,机器设备要是在紧急的时候都是能用的,所以我们是沾了你的光,到时候你从里面出来了,我们一定好好给你庆祝。”

最近在严打,像王志强这样的人肯定是会被当成典型的。

“楚尧,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尼玛的,你陷害老子!”

楚尧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只是刚才现在王志强面前求单子的人一时间觉得有点进退为难。

看着金焕英的表情顿时就明白了。

“这是有新的打算了?”

原本没有任何解决办法的事情,却被楚尧的雷厉风行给摆平了,只是现在的同盟,还是要信得过的人才行。

“楚尧,这个是白叔。”

进来的时候其实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人,虽然穿着十分的朴素,但周身的气质不太像是从这个地方出去的人。

能在这个时候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白叔,久仰大名。”

这句话不是说给现在的白坤,而是五年后的他,能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全身而退,从服装转向房地产行业,这样的眼光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结交这样的朋友,对于楚尧来说没什么坏处。

小伙子行为举止自成一派,让人觉得相处起来非常的舒服。

“小伙子,好好干,我相信你未来会前途无量的。”

现在楚尧能把这两家工厂的东西给收了,只是剩下的人还会不会有之前的待遇,那就不得而知了。

“各位,看来之前签下的合约得改改了。”

站在楚尧面前的人只能苦笑,站错了边,最后只能自讨苦吃,楚尧还愿意把手上的货给收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金焕英看楚尧把签的合约都放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么信得过我?”

楚尧却非常老实的说道:“这么大的单子,要是我一个人吃得下,怎么会轻易的让出来,与其脱手给别人,还不如把现在的单量稳定下来,大家都发财。”

陌生人之间有交集大部分是因为利益,而楚尧想要腾出手干自己想做的就必须培养自己的人。

金焕英难得看见年轻人有这么通透的想法。

“时间不早了,金姐我还有点事情处理,先走一步。”

金焕英看着楚尧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感慨。

刚回家就闻见饭菜的香味,早早叮嘱了乔兮不要做到,这个傻姑娘。

“爸爸!”小孩子的心思非常的敏感,很明显就能感觉家庭环境的变化,至少谨川现在愿意亲近这个原本有些不近人情的爸爸。

楚尧把谨川抱在怀里,乔兮才从厨房把汤给端出来。

看见楚尧的手上捏着一张卡。

“这个是?”乔兮有些紧张的在围裙上擦擦手。

楚尧把谨川放在地上:“我答应你今天晚上去买融泽花园的房子,咱们家的钱,以后交给你来管。”

乔兮的眼圈就红了,之前楚尧自暴自弃的时候她都没哭过,现在日子好起来了,心情却变得更激动了。

“吃饭吧。”楚尧赶紧把乔兮脸上的泪珠给擦干净,都是他爱吃的菜。

以后要去跑业务还是得买个代步车才行。

只是当楚尧和乔兮走到售楼部的时候,却碰见了孙大海。

之前在乔家面前当二大爷,现在却像个舔狗一样跟在一个男人的后面。

“江总,这次过来是我招待不周,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意见。”点头哈腰的样子的确是少见。

不过在楚尧的记忆里面并没有这号人。

孙大海看见面前的两个人,脸上谄媚的笑容顿时就收敛了。

“这地方是你应该来的吗?”孙大海之前在乔家被楚尧的气势给镇住了,可是今天,他一定要在江舟的面前展示,自己在县城的绝对地位。

“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孙大海的两个打手赶紧走到了楚尧的身边,赶紧把人给抓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