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先礼后兵

楚尧听见外面的动静,把乔兮搂在自己怀里。

“以后这生意,我还是和金姐做,之前谁和她关系好就进来谈谈,要是不好,那就免谈。”

乔兮看着家里面好不容易来这么多客人,想着还去准备点水果。

楚尧靠在她的耳边。

“好,我知道了。”

转身便进房间了。

而外面现在已经闹成一团了。

“妹妹,之前我可是专门和你合作了一段时间!”

“你现在那工厂的车间组长还是我家的姐夫!”

“金姐,我妹妹可在你手底下当班啊!”

工业区的人比较集中,能在里面做事的人基本上都是能沾上边的亲戚。

金焕英哪里不知道楚尧的意思,这是要灭灭他们的威风。

“那就一起进去吧,只是王大哥,你...”

之前楚尧就是在这王志强的面前受了气,当初站在人堆里面都是看清楚了的。

金焕英现在也要靠着楚尧吃饭,谁能进去还是要记清楚的。

“你就别进去了。”

原本还被人簇拥着的王志强顿时就像泄气的皮球。

窄小的客厅,每个人看着楚尧的眼神中都带着满满的期待。

只是这王志强不算个脾气好的人,只怕这个时候已经把楚尧给记恨上了。

“现在要五百万的货,不过,质量不好我不收,都比照金姐工厂里面的货,要是被我发现谁家的货卖给我把我当蠢货的话,以后这生意就别想做了。”

楚尧自然知道要是想把这生意长久的做下去,这样的合作关系并不能维持太长的时间。

他现在占着红利,要赶紧开自己的工厂才行。

一百万能买的东西不好,等这单生意做了,就该选地方了。

“明天我到工厂里面来签单子,都会去吧。”

即便楚尧现在的脸色再难看,这些人都是笑眯眯走出去的。

乔兮听见外面的动静。

“那王志强的姐夫可是在工shang局里面做事的,你这...”

刚才在乔兮的耳边说的就是针对王志强的事情,工shang局毕竟权利大,要是把工厂的生产给卡住的话,谁都没好日子过。

而楚尧就是知道这大队长是谁才给王志强甩脸子,要是不把这个人给自己找过来的话,还费他一番心思。

“谨川睡着了吗?”

乔兮点头。

之前楚尧总是沉浸在自己的病痛中,孩子单纯,不知道爸爸生病了,刚才还在乔兮的耳边说,爸爸好像变了一个人。

“老婆,你不知道我有多珍惜现在的生活,融泽花园的房子咱们能买,明天晚上咱们就去看。”

乔兮却打了楚尧一拳:“昌平那边的房子怎么说也要四五十万,谁能拿得出手,只有咱们县上最富的人才有办法。”

楚尧这次却没有执着的解释,到时候房产证拿在手里的时候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翌日清早,楚尧出门买早餐的时候还碰见乔家的远房亲戚。

嘴巴里面还在念叨什么,想着乔兮喜欢吃这家的汤包,等她醒过来肯定高兴。

“孙大海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乔家的,楚尧这个病秧子,当初有了乔兮这个老婆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居然还死缠着不放手了。”

楚尧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倒是把那孙大海给放在心上了。

要是县上能把四五十万给拿出来的人,还真是这孙大海。

做矿产起家的,至少在这小县城里面是黑白通吃,不过,敢觊觎他的人,这孙家也没多少日子了。

乔兮早上起来看见楚尧没在身边还以为去忙昨天的事情了。

打开卧室门就闻见汤包的香味了。

楚谨川迷糊的往楚尧的怀里钻。

“眼看着谨川就要上小学了,我听说县上开了个私立学校,要是谨川能去的话,孩子也能有个好前途。”

楚尧吃着碗里的粥,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把这句话给记在心里面了。

“晚上咱们在外面吃,到时候我回来接你们娘俩。”

到工业区的时候,不少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

“咱们就来看看料子。”

之前在金姐那里一单的成本是五十,走外贸的渠道基本上一件能卖三百左右,不过楚尧这次对上次交易的美国佬不是很信任。

这第一单生意能做成,是他知道行情。

但是第二单听说有印度人在里面,要是几个人合伙的话,被骗的几率自然是稳步提高的。

不过楚尧现在还在和那美国佬谈判。

之前的两成定金因为上次的顺利交易提高到了四成。

而这一次楚尧要的不是支票,而是黄金。

外贸的本质是炒高商品的价值。

而外汇涵盖的东西更多,黄金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硬通货,这就是楚尧要走的第二步。

虽然按照以后的发展轨迹最赚钱的肯定是房地产。

但是楚尧现在一没权二没钱,站在那些大佬的面前连肉香都闻不见怎么谈分一杯羹。

所以现在用外汇来交易,楚尧就能继续在短时间之内实现资产增值。

因为再过两个月,世贸就要宣布华国加入的消息了。

只要等到那个时候,黄金的价格就会从两位数攀升到三位数。

楚尧再进行套现,现在的一百万就能变成五百万了。

想到这里,即便是他也有些激动了。

工厂区除了王志强的料子都在楚尧的手里面,美国佬转过来的支票全部让楚尧给出去了。

而他知道,这笔生意不会这么顺利。

“干什么呢!围在这里做什么!”

一群带着袖章的人就过来了,看样子应该是城guan的。

之前有王志强在这个地方,就算有时候做服装排点废水废渣什么的,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来是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了,要让楚尧把衣服都砸在手上。

“这三个月都不准出货,例行检查!”

怎么可能三个月都在检查,这摆明了是想找茬。

金焕英在后面有些着急的看着楚尧。

却不想这年轻人一点都不着急。

“好好好,那就把手里面的活都给停下。”

楚尧居然还笑眯眯的。

转眼出了厂区,楚尧就直奔招商局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