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求上门

楚尧整整三天都没有着家,一直联系出货的事宜。

看着最后一批货驶出港口他才松了口气。

金焕英低声问道:“兄弟,尾款什么时候能打过来啊?”

楚尧低头看看手表,“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我们一会儿去银行查下账!”

这个时候就是非常不不方便。

网络是只属于小众人的游戏。

连智能手机都只是刚刚有了发展的势头,还是BB机大行其道。

大额的交易只能靠两条腿跑了。

金焕英舔舔干涩的唇。

她现在紧张的仿佛站在产房外面的老父亲。

厂子,和她上百号员工的生死存亡就看现在了!

楚尧想要笑话她没出息。

可是滑到嘴边才发现他也是紧张的不行。

两人相携前往银行。

“你好,我们想要查一下这个账户的余额。”

柜员爱答不理的结果户头信息查了一下,瞬间瞪大眼睛。

态度都变得恭敬起来。

“您二位先到贵宾室等待一下,小王,拿点茶水点心过来!”

看到柜员这态度。

金焕英和楚尧心里问了一半。

不多时,柜员就拿着长长的单子过来。

金焕英看见上面长长一串零,扭身抱住了楚尧!

“这么多钱!姐的厂子活了!”

楚尧笑着拍拍金焕英的背。

前后忙活了差不多半个月。

十万翻了十倍!

在这个时候,这个速度,只有炒股能与之抗衡了。

最关键的是,风险比炒股低得多的多。

楚尧哼着不成曲的调子买了一大兜子菜提回去。

乔兮正噼里啪啦的做饭。

看见楚尧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儿不打一处来。

她接过袋子没好气道:“你是不是不过了?好不容易有点儿家底儿不知道怎么嘚瑟了是吧!”

楚尧摸摸头。

显而易见。

整整三天没有见到自家男人的乔兮非常暴躁!

楚谨川在一旁奶声奶气道:“爸爸你还不快哄哄妈妈?妈妈可想你了!”

乔兮眼睛一瞪,“你作业写完了吗?写完赶紧看电视去!”

她才没有好吗?!

她只是不想看到楚尧一直吊儿郎当的!

楚尧很听话的亲了乔兮一口。

“听儿子的,不要生气了,这几天是去办正事了!”

乔兮被楚尧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她脸色通红,顺手抄起一把芹菜抽向楚尧。

“当着孩子的面儿你干什么呢!”

楚尧忍俊不禁,配合的将楚谨川哄回房间。

反正老婆是最主要的,儿子只是随赠品。

他一边帮乔兮打下手,一边仿佛不经意道:“你觉不觉得咱们家有点小啊,我看昌平区那边,有新楼盘出售。”

除了必要的本金之外。

其余的盈利部分楚尧打算全部换成房子!

只有他知道以后的房价会飙到一个多么恐怖的地方。

乔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将炒熟的菜盛到盘子里。

“你是有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融泽花园的房子咱们买得起啊!”

乔兮比较谨慎。

反正现在还有房子住,还不如拿这些钱做点小买卖什么的。

她听她们单位的那个刘姐说。

刘姐的一个弟弟,借了钱开早点摊子,现在都发死了。

乔兮搞不懂什么政策。

但是有买有卖,这不就是搞活市场经济吗?

一家人坐下吃饭。

楚尧琢磨着乔兮的话,突然问道:“你是想开个店吗?”

他试着提议道:“反正你的那个场子也开不了多少钱,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小生意怎么样?”

楚尧只希望这辈子乔兮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乔兮叹息一声。

“我的意思是你啊,你去做,我这个工作好歹稳定,你要是赔了,还有我的工资呢。”

楚尧忍不住开始笑。

他感动于乔兮的退让。

他很清楚,乔兮是在告诉他,即使赔了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养活你。

乔兮抬眼,就看见楚尧对着她傻呵呵的乐,忍不住叹口气。

真要楚尧去做生意一定会赔的没错吧?

她突然想起楚尧舅舅的话,试探着问道:“今天我碰见咱舅舅了。”

“……他说,他们场子现在还缺一个水电工,你要不去试试?一个月也小一百块钱呢!”

多少是个收入不是?

楚尧摇摇头。

“你别替我打听这些了,我要做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

“我前几天联系了一笔外贸生意,三个星期,你男人赚了这个数!”

楚尧沾了点水,在桌子上写下一百万。

乔兮翻翻眼睛,明显不信。

她将碗筷收拾到一起,凉凉道:“行了吧你,这么多钱你做梦赚的啊?”

不得不说乔兮和楚尧真的是亲两口子。

在气人上都有一套。

看着乔兮打发孩子去睡觉。

楚尧有些无奈,想着直接将存折拍到乔兮面前。

就在这时,院门被拍响了。

乔兮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紧张地看向楚尧。

“谁啊?”

…………

今天金焕英的场子可以说是在工业区出了好大一场风头。

几乎所有人的厂子都在压货,凭什么只有金焕英一个人的厂子在出货?

而且还不是零零散散的卖出去。

一出就是全部的库存!

剩下的人看的眼睛都蓝了!

纷纷赶去了金焕英的厂子。

还是那个打扮的油头粉面的男人最先开口。

“我说妹子啊,你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

众人跟着符附和。

“就是有钱不能你一个人挣吧?”

“我们好歹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就忍心看着我们被逼的跳楼?”

他们一唱一和,无外乎就是想金焕英介绍门路给他们。

金焕英冷笑一声。

“我有什么门路?还不是你们看不上的那个?”

她把楚尧的事情一说,所有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他们是拉不下脸来。

但是钱和脸比起来,还是前者更重要一点。

众人推推搡搡的求金焕英带他们去楚尧家里。

金焕英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但是也知道,接下来的货源自己恐怕是供不上。

还是带着他们找上了门。

乔兮不明所以,看着这么多人下意识紧张起来。

她狐疑望向楚尧,低声道:“你是不是又在外面给我惹事儿了?”

之前还对着楚尧冷嘲热讽的那个男人马上点头哈腰道:

“弟妹,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们可不敢得罪楚先生!我们今天上门,是有事儿相求的!”

另一个人也接口道:“前几天的事情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楚先生千万别放在心上!”

他们一个一个奴颜婢膝。

如果不是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楚尧还只当是换了一拨人。

乔兮迷茫地看着楚尧。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悄然之间全部改变了。

这群人每个都西装革履,打扮的人模狗样的。

能求她老公什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