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演技派

楚尧看着合约上的职位,一个不受任何人管辖,只用和江舟谈论的顾问职位,每个月的工资一万块,还有百分之二的分红。

这个是江舟给楚尧的独家协议,实际上也能从另一个层面说明,现在的江舟对江家有绝对的控制权,不过,楚尧还是把东西还给了江舟,

“虽然把这个合约签好的话,不代表以后我从事的行业不会和晟泰有竞争的关系,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要是我入职的话,会放弃我会面对的大部分的机会,而且从业竞争是对自己的要求。”

楚尧把这个话说的非常的明白,而就是这样让江舟想要招安他的yu望更加的强烈了。

“与其以后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不如早点和谈,这向来是我做事的方式,没想到还在你的面前遇到阻碍了。”

与其中的确是有些遗憾的。

“有了现在的交情,至少以后不会有太难堪的场面,这样也算是达到了江少的要求吧?”这样安慰人的方式江舟的确是第一次碰见。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方了,有件事情我想问一下,刘长青之前没有在昌平发展,怎么这次这么高调的要回归到市政工程的建设了,我听说在招标的时候晟泰遇见了不少的麻烦?”

刘长青对楚尧没有太多的好感,再加上上次当众想要让楚尧丢脸的想法,两个人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合作的机会了,既然已经敲定了一个方向,刘长青又选择回来,那就说明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对家。

江舟这个时候才想起几天前秘书汇报的一件事情。

“市政工程是我们从他的手上抢过来的,他之前一心想要发展外贸就去了沪海,昌平这边没有拿得出手的港口,不过,我看现在回来,多半是在沪海那边混不下去了,所以才回来的,不过,他之前算是包办了这边的工程,再加上实力过硬,现在不少人还是希望他能继续做这个项目的,不过,既然晟泰要外包的项目就不会轻易的退让。”

市政工程往往是打开公共服务项目的重要途径,而且很多能提供业务的公司就是通过这样的形式来做参考指标的,所以江家想要扩展项目,这种办法是最好的。

“那其中的关窍都搞定了吗?”楚尧问的还是比较隐晦的。

“都是些成了精的老狐狸,要是这么直接的就给自己表示,这件事情反而还不好解决了。”那就说明有诈。

“标书是做好了,但是现在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往前走一步。”

楚尧却十分直接的说道:“有一句话叫做兵不厌诈,刘长青之所以觉得自己还有竞争的机会,那是觉得自己的口碑比较好,想要破坏,还不简单吗?”

只是楚尧加了一个前提。

“既然刘长青是个老狐狸,有可能会知道我们的安排,所以要确保晟泰没什么可以影响企业信用的事情,尺度一定要把握好,非常很有可能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这是楚尧衷心的劝告。

就是和楚尧说话的两个小时,江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好像被打开了一样,单纯用人才这个词语已经很难形容楚尧了。

“孙大海应该快过来了。”两个人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等着看好戏,要是孙大海之前没得罪自己的话,楚尧说不定还不能做到这个地步,但是偏偏欺负到他老婆的头上了,这就不是原不原谅的事情了。

楚尧的话音刚落,远处就有一辆车过来了。

知道罗大生住在什么地方,看来是早就有联系了。

林灵肯定是早就被救走了,现在在房间的不知道是江舟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人,现在天色渐渐的黑了,想要看清楚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罗大生知道自己要是今天也表现不好的,以后不是被高利贷砍死就是人间蒸发,江少不会是个过河拆桥的人,所以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罗大生有些紧张的走到门口去开门。

孙大海有些急迫的把门给推开了。

“人呢?”

罗大生指着一个被关着门的卧室,示意孙大海。

只是看着他马上要开门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

“昨天启文给你拿了多少钱,今天我叫他过来忘记问他了。”

罗大生尽量回忆自己昨天晚上和孙启文之间的谈话。

“我在外面欠了二十万,罗大生说要是我配合的话,就能先给我十万,现在钱还在鞋柜里面藏着的。”还好罗大生记得。

孙大海却有些面无表情的看向罗大生。

“我是答应帮你,但除了一个林灵之外你的身上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觉得能值二十万吗?”这是在逼罗大生说更多的关于江家的事情。

他知道孙大海在晟泰里面有人,但现在他已经不是里面的人。

“所以,想要对我表明你的忠诚,进去把林灵的照片拍下来,一定要拍的漂亮,明白吗?”孙大海扔了一个款式非常老旧的相机出来,罗大生的表情顿时就慌了。

“这件事情要是被江少知道的话,我以后根本不可能在昌平继续混下去了。”他心里面非常的清楚。

孙大海却不屑的说道:“你早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从一开始罗大生在外面欠的钱实际上就是孙大海安排好的一场局,他只是没想到江舟的速度这么快,瞬间就让他离开了,反倒是让他有点意料不到。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罗大生非常的明白。

“你不怕江少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找你的麻烦吗?”罗大生似乎还想要继续谈条件。

“即便是他在我的面前看见自己妹妹的照片成这个样子,也会对我妥协的,到时候谁是老大就不一定了。”孙大海的确和之前楚尧说的一样,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而孙大海这个时候却没有从罗大生的表情里面察觉到恐惧,下意识的觉得不对,想要离开的时候,江舟和楚尧就从门外缓缓的走进来了,江舟好像十分激赏的鼓掌,实在是很少能看见这么狠的手段了。

“要不是我亲自听见的话,说不定我还会当成一个故事来听,之前是我小看你了。”做生意怕的不是嚣张的人,反而是面前这种能屈能伸的人。

孙大海看见楚尧的时候就觉得情况不对劲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孙启文给你说了什么?”

孙启文到办公室的时候说了昨天楚尧出现的事情,但是没有说合作的两个人是林灵和楚尧,可是现在楚尧出现的时候,孙大海瞬间就明白孙启文在自己的面前演戏。

“你很聪明,但是可惜,用在了不对的地方,你说是吗?”江舟笑意没有到眼底。

孙大海这个时候就开始打着哈哈:“我刚才是在和江少的手下开玩笑,说什么把江少的妹妹无意中带过来了,我怕他因为和江少之间的恩怨做后悔的事情,所以就赶紧过来劝,之前外墙的事情江少都愿意放我一马,自然也不会和他计较林灵的事情了。”

孙大海都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究竟有多少的可信度,但他还是把瞎话给编出来了。

“你承认还是不承认现在都不重要了,你之前供应链的原始资料我已经拿到手了,很快法yuan的船票就会到你的手上了,还有刚才说的话,都已经录下来了。”在江舟的手上是一个迷你的收音机,也是楚尧临时想到的。

“楚尧,这个是你安排的?”江舟虽然是个有点做生意天赋的人,但是这么奸诈的法子绝对想不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