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假的

乔兮真的很爱楚尧。

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男人。

冬天怕她冷,夏天怕她热。

她怀孕的时候,家里的钱都给了赵桂梅当做彩礼。

全凭楚尧卖苦力,一口一口省给她吃的!

楚尧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可能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看着楚尧去死呢?

孙大海看着到手的老婆眼看着就要飞走了,着急的不行。

“不是赵大妈,你都已经和我说好了的!怎么说变就变啊!”

赵桂梅恨得只想拿扫把将楚尧赶出去。

可是他人高马大的杵在这儿,竟然连一个敢动的都没有。

楚尧将孙大海当做空气一般。

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乔兮。

“我知道你想让我看病,可是你如果离开我,就算我治好了又怎么样?”

他不是很会说话。

按照后几十年的话来说就是一个钢铁直男。

但是楚尧知道他真的喜欢乔兮。

如果上天让他重来一次就是想要他改变他和乔兮悲哀的结局。

那么他就算是死也要将这个机会牢牢攥住!

“……我的病我有办法,你不要拿你自己去换钱好吗?”

“就当是我求你了,和我回家吧,谨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

乔兮终于忍不住哭倒在楚尧怀中。

她抽噎道:“我,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你,你要是死了,我就和你一起去死!”

乔兮哭得哀哀切切,简直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可是孙大海和赵桂梅完全不这么想。

孙大海急的直拽赵桂梅的袖子。

赵桂梅怒声道:“家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了?我让你和楚尧离婚你就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一个杯子“啪”的砸在了赵桂梅眼前。

乔建国赤着双眼吼道:“不够丢人败兴哩!你是要让全镇子的人都戳我们老乔家脊梁骨吗?”

老实一辈子的人乍然发怒是很可怕的。

赵桂梅一时之间竟然生生被镇住。

乔建国颓唐的指指门口,“小楚,领着你老婆走!”

楚尧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领着乔兮直接离开了乔家。

他是不会感激乔建国的。

这个男人要是真的觉得不对,就不会放任赵桂梅卖女儿了。

还不是现在事情兜不住了,要丢他们老乔家的脸了!

一路上,乔兮都显得非常沉默。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怕被楚谨川看出不对,她就着旁边的溪水洗了把脸。

楚尧就在她旁边默默守着她。

半晌之后,乔兮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你到底咋想的?”

她眼中满是忧虑。

“我可去打听过了,县医院做不了你的手术,你起码要去省城!”

手术费加上路费,十万都不一定够呢!

乔兮愁眉苦脸的说完,却发现楚尧脸上一点发愁的样子都没有。

不仅如此,还含笑看着她。

她忍不住打了楚尧的胳膊一下。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楚尧见把人惹急了,急忙收起脸上的笑意。

“你被担心,我已经联系好医生了,是这方面的权威,我肯定会没事儿的!”

医生是哄乔兮的。

但是楚尧确实打算重新去看一下。

上一世,乔兮拿回来十万之后,他以为乔兮是嫌贫爱富。

堵着一口气硬是没有拿着笔钱看病。

而是转身去做了生意。

那个时候离华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还有一年。

外贸是一个刚刚兴起的行业。

他凭着第一个吃螃蟹,赚的盆满钵满。

等他腾出时间准备去看下病的时候却发现,身体什么毛病都没有……

这就奇了。

世界上还没有听说脑癌能自愈的呢!

可是时过境迁。

他转身去找那家诊断他有癌症的医院时,早就找不到人了。

安抚好乔兮之后他去做了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果然什么毛病没有。

那天的事情满满浮出脑海。

楚尧靠在医院的墙上沉思。

那天晚上,他先是碰到了几个以前一起玩儿的人。

接着,就被他们一起拉着去喝酒。

他酒量很好,那天只不过是一杯啤酒下肚,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

话题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癌症上。

一个哥们儿说他知道有家医院可以免费体检。

楚尧被拉着过去,一下就诊断出患上了脑癌。

他冷笑数声。

是了!

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家雀啄了眼睛。

楚尧拿着体检单子气势汹汹找去了那家莆田医院。

也是后来他看新闻才发现,这段时间经常有这种骗局。

先是造成你不舒服的假象,然后就带着你去同伙开的黑医院花钱化疗。

没病搞得一身并不说,还要骗的你倾家荡产!

楚尧拿着那天喝剩下的酒去了哪家黑心医院。

正好瞧见了那天和他一起喝酒的所谓哥们儿。

钱四看见楚尧就意识到不好。

他讪笑两声,“今儿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楚尧笑了几声,“我这不是给你送好东西来了?”

他将酒瓶子不轻不重的搁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家新酿的,怎么,你不尝尝?”

钱四下意识后退几步。

脸色也难看起来。

“兄弟,我们好歹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没必要……”

楚尧不耐烦的打断他。

“什么叫没必要?我是给你送好东西!你不尝尝算什么兄弟?”

他一把勒住钱四的脖子,将酒直接灌了进去。

钱四被呛得不停咳嗽,楚尧凉凉道:“你替我尝尝味儿正不正?”

钱四捂着头不住惨嚎起来。

楚尧道:“你这个反应,怎么和当初我的一样啊?别是也得脑癌了,不如我们一起去检查一下吧?”

钱四喘着粗气,旁边站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所谓医护人员。

看着楚尧凶神恶煞的样子,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你今天来是来找茬的吧!”

钱四怒声说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四爷是什么人?”

楚尧冷笑,他管钱四是什么人?

在他面前,是龙也得盘着!

“怎么了?我只是想让你一起检查一下而已,说不定也得了脑癌,早治早好!”

楚尧顺手拽过一个纸箱子倒在桌子上。

上面是和他那张检查单一模一样的单子。

唯一的不同只是上面没有人名儿罢了。

说来也好笑的很。

每天来来往往几十个人。

得的全是一样的病。

钱四知道之前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他只想骗钱,不想多生枝节。

直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给个痛快话吧!”

“十万。”

楚尧也不客气。

他知道这个钱钱四是拿的出来的。

钱四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十万?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不就是吓唬你得了脑癌吗?你至于吗?”

他随手甩出两千块钱。

“就这些,爱要不要!”

楚尧失笑。

有些人,就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

他拿出一个笔状物,按下按钮,钱四嚣张的话顿时从录音笔里传出来。

这是他在对外商店汰换到的好玩意儿。

本来打算存歌儿的,没想到在这个地方派上用场了。

钱四脸一白。

看向楚尧的眼看变得阴狠。

楚尧老神在在道:“我今天来找你,告诉了我认识的所有人,我今天要是出不去这个门儿,我看你能不能活着逃出尚城!”

钱四咬紧牙关。

千万不能报让110知道这件事情。

离严打过去还没几年呢。

抓进去谁知道会不会被枪毙?

他一咬牙一跺脚,“十万就十万!但是你要把录音笔给我!”

楚尧漫不经心的点头。

“可以。”

钱四深深看了一眼楚尧。

转身从保险柜拿出十万块钱。

“给你!”

楚尧拿起钱,头也不回的离开这家黑心医院。

走到两条街外的公用电话亭之后。

他才打给110。

“你好,110吗?我要举报……”

偷录的情况下,录音根本就算不得证据。

而真正的证据被钱四摆的满桌子都是。

想抓他还不同容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