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计中计

“外墙涂料想要重新整改也很简单,但是这个罗大生是我的手下,一个非常信任的手下。”

刚才还在楚尧的面前说工厂区里面肯定有放风出去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转到自己的身上了。

“废料建材资源回收,这个可是捞油水的部门。”楚尧说的很直接,这和采购是一个性质的,反正都是中间商赚差价,要是你负责的人稍微有点良心,赚个百分之二十就行,要是屁股黑的,一次性拿个百分之五十都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但是看江舟这个样子,罗大生最近应该是出了什么纰漏被逮住了。

很快地方就到了,江舟和楚尧在车里面等着,很快罗大生就被带过来了。

看着车上的人,脸就白了。

“人呢?”江舟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的耐心了。

“江少,我在上面什么都说了,我真的不知道林小姐在什么地方啊,我知道之前挪用材料是我的不对,但是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怎么可能得罪江少你啊。”

楚尧看着罗大生的表情。

“既然你说你在这件事情里面是无辜的,为什么昨天我去包厢的时候,你和孙启文在见面?”

江舟的表情突然就变了。

罗大生看向楚尧。

这个时候才想起昨天孙启文给自己说的话,他知道昨天闯进来的女人是林灵,他以为林灵是知道他的,所以看见林灵上了出租车之后就默默的跟了上去。

哪里知道和林灵在一起的人就是楚尧,那不就说明?

“说明孙启文已经不值得信任了,而你刚才说的话已经把你钉在柱子上了。”

因为一个之前没有丝毫关联的人就想要用威胁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摆在哪个公司里面都是比较危险的人物之一,不管是现在还是之前的楚尧,都不会把这个人房子啊核心管理的位置上。

“所以,你现在记起来她在什么地方了吗?”江舟平时也是一个把自己的情绪管理得很好的人,楚尧才会觉得他和自己是一类人。

但是现在语气很明显是生气了,要是罗大生真的不说的,应该出不去这个地方了。

“你在孙启文那个地方知道了什么?”似乎还想要垂死挣扎一下。

楚尧的心里面顿时就有底了,昨天孙启文肯定还是有隐藏的,不过,他们共同知道的秘密应该是涉及自己或者涉及到他认识的人身上。

楚尧在这个时候自然不能露馅:“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地方。”

当楚尧把这句话给说出来的时候,罗大生好像失去了反抗的yu望一样。

“人在车库里面。”江舟马上让自己的人过去。

罗大生跪在江舟的面前:“江少,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了,昨天我被孙启文拉出去,他知道我在外面欠了高利贷,说要是我跟他合作的话,就能帮我把外债给还清楚。”

知道自己在江舟的面前没有任何说话的余地了,所以才想要铤而走险,只是林灵的出现打乱了这个计划。

“孙大海因为安县涂料的事情被除名了,想要让之前安插进去的人把原始账本给带出来。”

账本带出来之后,只要在上面填上几步虚假交易,到时候税务来查账的时候就会出问题,要是楚尧没猜错的话,到时候孙大海会把自己名下的设计到有害涂料的公司给转让下去,而这个被安插进去的人就会通过非正常手段把一个全新包装的公司签到晟泰的名下。

到时候查问题的人溯源,原来涂料的事情变成了晟泰自导自演的事情,或许江舟有办法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但是晟泰的元气肯定会大伤。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似乎很明显的就能知道谁在背后操控大局。

只是不知道江舟想到这一点没。

“孙大海知道你把林灵给带走了吗?”

罗大生看着站在一边的楚尧,其实这件事情都是这个人弄出来的,本来罗大生是不想回答的,但是今天这个人和江少径直到这个地方把自己给抓到了,很明显和他是有关系的。

“不知道。”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要是孙大海知道的话,林灵现在的处境绝对更加的糟糕,这个人是他见过的最不择手段的人。

“那你现在给他打电话就说林灵昨天不小心看见你和孙启文见面的事情。”

江舟站在旁边没说话,那肯定是认同楚尧的办法。

把罗大生提溜到了座机的旁边,很快就打通了那边的电话。

楚尧站在江舟的身边:“之前对孙大海忍一手没有直接把他给送进去,我知道你是为了他手上那两个铺面,现在看来,对于这些早就想好怎么对付自己的人,还是要果断一点才行。”

孙大海嘴硬,不代表她的老婆嘴硬。

“铺面算你一个。”

楚尧看着江舟的表情,觉得自己之前的看法的确是没问题的,现在对公账户的问题解决了,三成的钱的就能直接取出来了。

而现在江舟想要怎么对付孙大海,楚尧就不太清楚了。

罗大生在打电话的时候孙启文刚好就在孙大海的身边。

孙大海昨天没得到孙启文的消息,今天自然要他过来自己交代一下。

“昨天你们碰见林灵了?”

楚尧之前警告过孙启文,要是被孙大海发现什么端倪的话,会有更严重的事情等着他,点点头。

“不过我不知道罗大生是怎么处理的,我把老大交代的事情说清楚之后就离开了。”

孙启文的表情还算是镇定。

“林灵在你的手上...”孙大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笑容,刚才自己还在想怎么让江舟这个混蛋在自己的脚下俯首称臣,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人给送过来了。

“你小子胆子倒是挺大的,之前还觉得你对江舟还稍微有点情谊,居然怕林灵知道你们说的内容,就把她给绑了,要是这次的事情成了话,你就跟着我吧,我的手下就是还是缺这样的人才。”孙启文这个时候才从孙大海的嘴巴里面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他和林灵最多就也就见过几次面,要是刚才自己回答稍微错一点的话,那不就...

现在想起来简直是一阵后怕。

罗大生那边赶紧笑着答应,嘴巴上说着多谢孙总赏识什么之类的。

“你去联系咱们在晟泰里的人,我很快就会把涂料公司转手出去,这件事情一点要小心的做,知道吗?”

孙启文点头就离开了。

孙大海这个时候才说:“我今天抽个时间过来。”

罗大生把电话果断,才有些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江少,话都说完了,孙大海说今天抽个时间过来。”

楚尧把刚才想的涂料公司的事情简单的给江舟说了一下。

“清理一下内部的垃圾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谁是泄露秘密的人吗?”

想要两边都讨好,在楚尧这里是不可能的。

江舟在纸上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是他?”楚尧的确是没想到。

这件事情是我收下的人亲眼看见的,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我不会干预。

“不过,我这个只是举手之劳,涂料公司的事情要不是有你提醒我的话,我不会想这么周全,有件事情我是早就想做了,这个,你看看。”

站在旁边的手下就把一个公文包放在了江舟的手上。

从里面好像拿出了一份合约。

“上面罗列了我现在可以提供给你的条件,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对现在的局势把握的这么好,但是和你合作应该是不会亏本的生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