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钓鱼

似乎察觉到身边有些危险的视线,想要走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是我的地盘,你长的这么漂亮,要是随便出去的话,还不知道招惹多少的人回来,不如跟了我,这样你也有好日子过。”似乎真的像是在和女人商量一样,但手上用劲,早就把她给拉了回来。

“我?你真的想要我做你的女人?”

好像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要是你真的这么想的话,咱们就换一个地方,怎么样?”

男人一听这个话就更激动了,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就这样,在几个人的注视下,两个人就离开了,在夜店的旁边就有一个酒店。

不过男人倒是被女人拉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上头的男人哪里能分辨得清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直到女人突然挣脱他的手臂,往前面跑去,酒喝得不少,追的时候有些腿软,眼看着要抓到了,却被一个人给捂住了嘴巴。

双手很快就被绑在一起。

楚尧的脸就出现在男人的面前。

扇老师巴掌的女人就是刚才包厢的人。

“孙启文,你还真是孙大海的一条好狗啊,今天下午的事情是不是他安排你做的。”男人被绑在了一个箱子的上面,嘴巴没被捂着,但是看见楚尧出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些慌张。

但想着孙大海说的话。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愣头青一个居然还敢和我们大哥作对,这下场你早就应该想到的。”

似乎还对楚尧今日的做法不是很满意,而楚尧缓缓的站起来,没说话,拿起棍子猛然朝着孙启文的肩上一敲。

明明远处就是最繁华的地方,但是这个幽深的小巷子,只怕是没什么人来。

楚尧似乎不想听事情的真相了,敲得越来越重,坐在巷子上的人实在是扛不住了,哭丧着叫停,似乎有很多的话想要对楚尧说一样。

放下棍子的楚尧重新坐在孙启文的面前。

“说吧。”

孙大海在江舟的面前失了势,融泽花园的交房时间推辞了,安县过来的涂料要全部淘汰,而外墙的工程虽然只是进行到了一半,可是孙大海手里面积压了不少的涂料,原本是想在江舟的面前卖个好,可是手里的钱全部都压在了这个上面,想要赚一个差价,现在赔的是血本无归。

孙大海不知道楚尧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但至少在他的心目中,楚尧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而楚尧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调查过孙大海的背景,当初失去了一切的他并没有选择除掉孙大海,毕竟那个时候乔兮已经改嫁了,他宁愿乔兮未来的日子过得好一点。

但是现在,孙大海已经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现在大哥的手上没钱了,乔家的人还不愿意把之前给的十万给吐出来,本来...本来是想把孩子撞死给你个教训的,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一个老师,这事就没成。”

楚尧看着孙启文哆哆嗦嗦的样子。

“安县的涂料除了孙大海之外,还有谁参与了?”

没想到楚尧居然会问这样的事情,孙启文是更不敢说了,他现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现在不就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吗?

楚尧看着孙启文不说话,一棍子敲到了腿上。

“要是我下一棍敲在你脊椎上的话,以后这辈子应该就站不起来了,一个烂醉如泥倒在这个地方的人突然中风导致偏瘫,这样的解释好像能帮我一把,你愿意吗?”

明晃晃的恐吓让男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要是我让你知道的话,我左右都是一个死,孙大海不是人,要是被他知道告密的人是我的话,我们一家人都保不住。”

这个小地方想要弄死一个人非常的简单,孙启文不想冒险。

“这事也简单,我问你,你点头就是,这个人是不是苏长河?”

孙启文看向楚尧的表情顿时就变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他。”

当初安县涂料的问题是在五年之后爆发的,因为这个东西,有不少原本健康的人后来确诊了白血病,而白血病本身的治疗难度就比较大,再加上医疗系统的保障还没有完善,当时就出现了一个人,明面上说把这些人的房子卖给他,为了能尽快的拿到现金,一般都是半价出售,而这个收购的人就是苏长河,当初楚尧以为这个人只是运气好,所以发了一笔横财,当初还把自己包装了一下,成了昌平的慈善家,但楚尧接触到这个人的时候才知道,原本这件事情就是和孙大海一起合计的,不过,孙大海成了最后背锅的人,两个人合作也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苏长河还想和楚尧合作,把当初的事情情景再现一遍,就是因为这个,楚尧才知道。

既然当初那么多人都死在苏长河的手上,这个人没有付出代价,那现在是他应该承担的时候了。

不过,苏长河当初之所以能全身而退,背后的原因应该也不简单。

孙启文缓缓的点头,当初这些人都被封口了,所以没有切实的证据。

“孙大海接洽的下家是谁?”

这个倒是能说,孙启文也算是个聪明人,一股脑的都交代了。

“这个人和江少没什么交集,所以大哥就选中了他,就是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把他给说服的。”

楚尧看着情况也差不多了。

“要是你想保命的话,最好不要在孙大海的身边帮忙,要是你帮了我的忙,至少以后不用担心我报复,你怎么选?”

楚尧抽出一张钞票,摆在了孙启文的面前。

在道上的人向来用钱解决的,而且孙启文也不是个什么立场坚定的人,虽然还不算孙大海核心圈子里面的人,但已经是二线人物了,所以知道的消息有一定的利用程度。

孙启文知道楚尧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今天还听说在刘长青那位大哥的面前露脸了,早知道的话,这次的事情怎么也不会接的,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大哥给坑了一把。

“要是不选的话,下场可能比现在还要凄惨,你说,要是孙大海知道我和你单独见面的话,会怎么想?”

孙启文顿时就明白楚尧什么意思了。

“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看向楚尧的表情似乎带了一丝埋怨。

“不管跟着谁,最终的目的不过都是为了挣钱而已,何必这么强迫自己呢?”

楚尧就把孙启文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跌跌撞撞的朝着夜店的地方走去,在楚尧从家里面出来的时候,第一想法的确是想要把孙大华给解决掉的,但是要是这么干脆的话,似乎太轻松了,所以,转念就像把孙启文给抓住,今天的事情是孙大海个楚尧的一个警告。

还在想后面怎么让孙大海上钩的事情,被当做鱼饵的女人没走,从墙边缓缓的过来,走到了楚尧的身边,手一点一点的握着楚尧的臂膀。

“现在可以给我说你的名字了吗?”刚才楚尧审问一个人的样子对她实在是太吸引了。

不过楚尧向来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尤其是不清楚门道的女人,他从一开始就告诫自己,不要轻易招惹。

“今天多谢你帮忙了,想要问点实话出来就是这么麻烦,我的名字不重要,只是你根本不是属于这个地方的人,所以即便有了交际,也没有意义,走吧,我送你上车。”

这个地方要是被什么人给看见的话,还不知道出多大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