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场面宏大

“二话不说就把房子给修过去了,还是乔东出头这么做的,现在政策马上就出来了,要是有这种行为的人,判刑至少七年,等你那个时候出来了,我和乔兮早就不在这个地方了,你想怎么选?”

楚尧手上的把柄非常多,即便是换做之前的他也知道该怎么对付乔东这样恶胆向边生的人。

“所以,现在给我一个答复,要是我满意的话,你们两个就能走,但要是我不满意的话,今天晚上电话就会打到那边去。”

楚尧要是没记错的话,后来乔东就娶了一个脾气泼辣的女人,不管是他还是赵佳梅,在这个人的面前都像是泄了气的脾气,有这么好的帮手出现,楚尧怎么样都是要成全乔东的。

赵佳梅被楚尧的话气红了眼,之前怎么没觉得楚尧有这样的城府,气得她火冒三丈。

“还有,要是以后你们私自找乔兮提要求让她为难的话,我会做出来的事情,比你们想象中还要恐怖,我先把话放在这个地方。”

楚尧回家的时候其实就看见乔兮有些心神不定了,作为这件事情里面最难受的中间人,楚尧会保护好自己的老婆。

“说话。”楚尧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即便是乔东看见他的眼神也忍不住开始往后退。

“你!”看乔东的样子好像还是不服气,楚尧自然又把自己的拳头给举起来了。

乔东想要躲开,却觉得自己这个东西好像太猥琐了,又勉强打气站在楚尧的面前。

“要是被我知道你给她打电话的话,你吃不了兜着走。”嘴巴上说着狠话,却把赵佳梅给拉走了。

“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在家里面不是嚣张得很吗?在楚尧的面前怎么就这个混样子,今天还是你把老娘给叫过来的,白白受这些侮辱,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赵佳梅下手极重,一路上都能听见乔东的惨叫。

楚尧看向乔兮,他的人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之前答应过你,不过碰见什么样的麻烦我都能解决。”

谨川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一家人的关系似乎更亲密了一些。

翌日,乔兮早早的就起来打扮了,现在学校似乎安排了专门的校车,听幼儿园那边的人说,好像有什么人最近想要在这边修实验高中,就是还不知道地方选在哪里?

楚尧原本还在休息,听见这个话的时候就从床上起来了。

“实验学校?这么快吗?”

他也只能记得一个模糊的时间。

“是啊,不过我听其余的人说,这边不给审批的地,这学校真的想要落在这里的话,不是简单的事情。”其中还有不少复杂的关系需要去维护。

乔兮在镜子前面仔细的描绘眉毛。

“今天中午谨川就不过去吧?我等会给幼儿园那边打个电话。”

楚尧却没点头:“既然是咱们答应孩子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做到,平时谨川最信任的就是你,要是这次没去接他的话,说不定这错又是我来承担,好不容易和儿子的关系缓和一点,看来是有人嫉妒我们爷俩之间的和谐了。”

乔兮笑得合不拢嘴,这话也只有楚尧说得出去了。

只是毕竟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乔兮还是有点紧张的。

“要不,我带着谨川吧?我总觉得我去不太合适,那边我一次都没去过。”

乔兮的脸上带着一些小心翼翼,楚尧却非常耐心的在她的身边说。

“你是我的老婆,把你带给我的朋友认识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也正好趁着今天过去的机会,咱们好好的逛逛,要是看见什么喜欢的东西就买,跟在我身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现在有钱了,不要太节约。”乔兮的小心翼翼在楚尧看来,就是因为自己给她的安全感还不够多。

乔兮还是被楚尧的话给说服了,接了谨川在学校门口的时候,乔兮还想着速度快点到汽车站,没想到在面前居然停了一辆汽车。

“楚先生,你好。”

这车一看就非常的贵,而在这个小地方能拿出这个车的人,只有江少。

“上车吧。”

谨川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车,欢呼着上去,而乔兮看着楚尧脸上却有点担心。

“没关系,上车吧。”楚尧安抚的说道。

这么豪华的小汽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乔兮环顾四周,心里面有些颤抖。

而坐在前面的司机,似乎在观察他们各自的表情,楚尧脸上的淡定,乔兮脸上的紧张,小孩子的激动,居然非常的真实。

但是楚尧的淡定似乎不是勉强装出来的,而是见过世面的淡然。

“之前咱们买房子的时候,路上碰见的那个人,是他今天借给我的,你放心。”

乔兮这个时候才勉强放心了,现在她除了知道楚尧一直在工厂那边忙事情之外,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但只要这车不是来路不明的东西就好。

到天宝酒楼的时候,门口的服务员好像认出楚尧是昨天订了桌席的客人。

“先生,女士,这边请。”

钟胜看见楚尧,赶紧走了过来。

“好啊!你家伙现在是混出名堂来了,刚才那车我也只在省城看见过,这个肯定就是弟妹吧,你好,我是钟胜,是楚尧之前一个地方的战友。”

乔兮赶紧和钟胜握手,说了几句恭喜的话。

“走吧,咱们进去吧。”

这次的乔迁宴似乎办的异常的盛大,楚尧还在里面看见了几个之前熟悉的面孔。

不过都是年轻的时候。

直到看见坐在主桌中心位上的人,之前看见钟胜的疑惑全部都解开了。

之前不知道钟胜家里面是做什么的,但是看主位的人好像是省城商会的副主席,虽然是民间人士,但是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去,肯定多方都是认识的。

而乔迁宴的本身或许就是在进行生意上的谈判。

按照现在的时间线来想,半年之后,钟胜投资的BB机公司就倒台了,加入世贸之后,国内对于网络的发展更迫切,BB机注定是一个淘汰的产品,而在这个时候让这么多人出席宴会,显然是资金不够,钟胜应该不知道这里面的关键,楚尧心中有些担心,只是刚才那中年人和钟胜是什么关系现在还不知道。

二十分钟之后,外面便响起了鞭炮的声音,钟胜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站在了台上,胸前还有一朵花,看着像是新郎官一样。

“诸位,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乔迁宴,下面请我的岳父,省城商会的刘主席上台讲话。”这副主席的称谓自动就掠过了,居然和钟胜是这样的关系。

楚尧看着那人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走到了台上。

看上去好像是钟胜在庆祝,但实际上却好像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平台。

下面说的话楚尧是想到了,先说了BB机的广阔前景,的确是来拉投资的,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感觉有错误,总觉得站在台上的人似乎在看着他这一桌。

就在楚尧还在怀疑自己的时候。

上面的刘长青就说话了:“我也从我女婿那里听说了,在现场有一个晚辈的生意做得十分的红火,既然大家都相聚在这个地方了,不如请他上来给我们讲两句。”

“楚尧,上来啊!”

钟胜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岳父今天为什么会问楚尧的事情。

但是刚才看见那车的时候他算是明白了,只是这个场面在楚尧的心里,倒像是一场鸿门宴了。

楚尧缓缓的站起来,所有人都在想,这个能上台讲话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