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吴锋的过去

S市景澜小区套房内,

吴锋正在家中练习唱歌技巧。

这个小区,在S市中只能算作是中等偏下,一平方一万五的房价,

吴锋这些年赚的钱,除了全款买一套这样的房子以外,剩下的钱,他全都寄回了在Y省农村老家的父母。

也不是吴锋不愿意接父母到城里来住,他早就提过这个事情,但是父母坚决不同意,任他怎么劝说都没用。

但他明白父母亲的深意,一是不想给他添加更大的负担,吴锋父母知道儿子在外面一直为了音乐拼搏,

本就十分艰难,虽然现在境遇会比以前好多了,但是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依然是前路茫茫,看不到终点。

二是他们也舍不得离开住了几十年的老家,城里面灯红酒绿的繁华世界,跟他们这样,长期生活在,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活格格不入,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发展了,

他们不愿意别人因为吴锋有个农村出身的父母,而对吴锋产生轻视。

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对物质生活并没有太大的需求,

但是对音乐的执着,却是非常强烈的,

甚至他目前都还没有成家的想法,因为他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音乐歌唱中,不必为凡尘俗事而分心。

他又是幸运的,事实上他见过很多跟他一样,对音乐充满了极大的热情之心的音乐爱好者,

甚至有些天赋确实很好,能唱还能自己作曲写词,各种乐器也玩的很6,但是就是一直郁郁不得志,没有遇到能识千里马的伯乐。

而他自己,在那些人当中,天赋只能算作一般,学东西也比较慢,所幸,还算勤奋,

他老家的母亲读过一些书,知道一些做人的道理,他母亲从小就告诉他,

“锋子啊,你笨不要紧,咱们老吴家祖上也没出过什么读书种子,但你千万要勤奋,不勤奋就得饿死,

好吃懒做是没用的,别人做一次能干完的活,咱们一次干不完,那就两次,三次,迟早能把它干完。只要勤奋,没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勤能补拙。”

吴锋母亲告诉他的道理,他一直铭记在心上。

事实上,他也如此的做了,

他只读到高中毕业就没有读了,家里父亲生病,需要用钱,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母亲出去附近工厂里给人打零工。

于是,为了不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高中毕业后他就没有再读大学了,尽管他的分数已经达到二本学校的录取分数了,

高中老师也来过家里劝过几次,但吴锋心里已经打定主意,随后就一直在各大城市中漂泊,打工,除了必要的生活费用,其余的都一并寄回老家。

在打工期间,有次某商演活动,主唱者临时有事,主办方只好临时抓壮丁,当时正在主办方打杂工的吴锋,就这样被临时的安排上去演唱歌曲。

当时活动主持人也没怎么跟他交代,就说了一句,你就唱自己会的歌曲就行,然后就被推上了商演舞台。

吴锋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事实上他当时头脑懵了,完全抓瞎。

不知道该干啥,台下这么多双眼睛望着他,他害怕的颤抖了起来。

后面的主持人见他还不唱,赶紧提示,就唱你最熟的歌。

最熟悉的歌曲?吴锋瞬间想到了那首,从小听到大的民谣,《我的老父亲》。

得到了提示,吴锋也就定下心来,硬着头皮的唱起《我的老父亲》

所幸这首歌在龙国已经算是家喻户晓级别的歌曲了,

台下的观众都能听懂。

就这样一首歌唱完,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甚至有些观众的眼睛明显变得通红和湿润。

第一次唱歌,就受到大家好评,这无疑的增强了吴锋的自信心。

那个商演活动的主持人都在问他是不是有练过?唱得很不错,富有感染力。

并且说下次活动就让你上了,还给了吴锋一些辛苦费,

虽然主办方给的费用,不及原先请商演歌手的三分之一,但毕竟聊胜于无,这些也够吴锋吃好几天了。

就是这样,通过这个阴差阳错的事件,吴锋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他第一次觉得唱歌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他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享受台下的观众为他欢呼,为他鼓掌的情形。

以至于他能在出租屋里,乐此不疲的唱着各种各样的歌,直到附近邻居找上门来,差点要找他干架为止。

后面的他,对于音乐越发的痴迷。

他在打工之余,自行去书店里买些声乐,

和一些讲解演唱的技巧等专业的书籍。

后面,他索性以给人商演活动演唱,酒吧驻唱,街边唱歌,为谋生手段。甚至为红白喜丧之事唱过歌,

虽然条件艰苦,但他不曾放弃过。

当然在这期间也遇到了许多难堪的往事。

当时有一家商演活动叫他去演唱,一天500,包伙食,要唱三天。

吴锋同意了,

结果等他去了才知道,主办方要求他唱的是,主办方自己创作的顺口溜,(内容相当于脑白金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还收脑白金啊!),

主办方看中他的原因只是他嗓门大,中气足,价格低,有过经验,不会怯场,仅此而已。

他当时心底突然冒出一股耻辱感,他拼命的学习音乐知识和演唱技巧,可不是为了唱这些垃圾的!

他干脆的拒绝了,说:“我不唱,你另请高明吧!”

然后便毅然而然的离开了现场,而背后还传来主办方一位负责人的疯狂嘲笑,

“你装个毛啊,就给我装,啊?一个臭吊丝,还真以为是什么歌手啦?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搁我这讲艺术,讲音乐?你配吗?配吗?”随后负责人比起了中指。

直到后面,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

那就是段朗。

段朗在一次下班时候,走在街上,看到了正在人行道进行街演的吴锋,

当时的他,已经没有经济来源大半个月了,

没人请他去商演助唱了,

那次街演是他为了告别音乐这条路而策划的,

毕竟人还是得先活下去,才能再考虑其他的,况且家里还有父母亲需要吴锋抚养,

他已经选择放弃音乐这条路了,

也许那个负责人说得对,他只是个半吊子出身,他配去谈音乐吗?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

段朗走到他面前,认真的告诉他。

“不,你配。”

有时候,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念之间,

吴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哭了,

一辈子都没哭过的人,就因为段朗一句话。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段朗将他正式的带入艺人这个身份,

以前的吴锋,只能算作是,

街头艺人?

流浪歌手?

或者是破卖唱的。

锦上添花者多,

雪中送炭者少。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这是吴锋第一个贵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