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姬晴的震惊

张鸿光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隐隐觉得林辰不是平凡之辈,

既然敢到这个舞台上来,就不是来挨骂的,肯定有万全准备。

事实证明,林辰果然如他想象一般,扔出了《无赖》这首质量超高的歌曲。

而且比张鸿光自己预料的还要恐怖,

他本来以为林辰最多能拿出一首合格的作品出来,

没想到他直接掏出了王炸。

这谁顶得住?

回过神来,张鸿光面带笑容,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他摆了摆手,对飞扬娱乐代表说道:“各位对我院学生的欣赏,我很是慰藉,至于各位想招揽本院学生,

此事可与学生本人自行协商,我们学院只能做个牵线搭桥的媒人。”

此时坐在领导席中间一言不发的秦若曦,突然蹦出一句话:“张院长,我觉得你们学院的管理有很大的漏洞。

秦若曦看向张鸿光,严肃的道:

“这位上台演唱的同学竟然连报名的歌曲都被调换了,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不觉得有点讽刺吗?”

台下这么多学生,记者在那观看,结果就出现这种荒谬的行为,对于贵院的名声恐怕不是多好。”

说完,秦若曦就快步离开了席位。

杨芸等人迅速跟上,一同离开了典礼现场。

张鸿光也觉得,这个是自己这方理亏,而且现在网络如此发达,

如果任由舆论发酵的话,对于自己学院的名声确实不太好看。

他当下就有一道想法浮现心头。

......

坐在远处观看的关婷婷,看了林辰的这首《无赖》后,

自然也被震惊了,但她更多的是,惊讶于林辰的才华再现,

林辰的天赋,她是知道的,在这届作曲系中,只有他能稍稍威胁到自己。

但她自信自己比林辰更强,况且,林辰一次都没有超越自己。

这次林辰展露出来的实力,让关婷婷收起了轻视之心,

将他当成同等级的对手,而不是一个,输在自己手上,好几次的手下败将。

“林辰,期待你下次,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惊喜!”关婷婷眼中露出期待道。

而当前坐在领导席中,心思最复杂的莫过于姬晴了。

作为林辰的前女友,她自认为是最了解林辰的一个。

而今天的林辰所表现出来的一套,跟她记忆里的林辰有很大差别,

怎么说呢,变得更加自信,这种自信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底气十足的那种自信。

这种气质是装不出来的,是自然散发的,

她在娱乐圈中看到一些作曲界的大佬,他们散发出的气质跟林辰身上的非常相似。

除了变得自信外,他的性格也有所变化,

以前的林辰即使在没有失去才华的时候,他也是一副比较懦弱且不愿意出现在众人面前,

害怕曝光。

而今天的林辰,他在台上,不卑不亢,落落大方,而且还有一种令人羡慕的舞台掌控力。

这种能力就连她自己都欠缺。

而一个从来没有上过舞台的人,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才能。

这种前后的变化太惊人了,让姬晴都差点认不出这是林辰了。

“难道是因为我的缘故吗?”姬晴心底忽然冒出一种想法,

“是因为我跟他说分手,然后变相地激励了他的潜能?”

“这个想法,貌似真有这个可能,不然怎么解释他变化这么大的原因呢?”姬晴心底呢喃道。

“而且最大的变化还不是他性格的变化,而是他的作曲能力,貌似恢复了?”

这首《无赖》比他之前写的任何一首曲子,都要优秀十倍,而且她的心里隐隐的冒出过一个念头,这首《无赖》好像是在有意无意的讽刺着她。

《无赖》这首歌里面的她对对歌的主角,不离不弃,

不曾因为他饮酒,爱犯错,常说谎,交过很多损友,贪新厌旧,不喜欢工作,口碑很差,这样的一个无赖,

而嫌弃他,她依然不变心,还喜欢着歌里的主角。

而现实中的她呢,在林辰落魄的时候选择离他而去。

虽然说人各有志,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约束别人,

但是这样对比,姬晴突然冒出自己好像是个渣女这样的想法。

“......”

此时姬晴的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知啥滋味。

“他真的是在怨恨我的离去吗?”

“我的选择有做错吗?”姬晴在心底问自己。

当初说分手虽然是经纪人李艳出面的,但是她心底是赞同的,

她跟林辰分手的想法不是仓促想出来的,而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她自认为她的野心很大,而林辰只想着随意而安,两者间理想差距非常大,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在之前,她要做的事情,林辰帮不上忙,而且因为那件事情,使得林辰的名声在作曲界中都搞臭了,

这时候她再也无法容忍了,她需要的是志同道合的伙伴,可以和她一路扶持的伴侣。

“就算他今天才华恢复了,那也不代表我过去做错了,我问心无愧,就算让我重来,我还是会做之前的决定,

况且,

就算是银牌作曲家,也还不够分量让我改变心意!”姬晴终于想通了念头,

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

跟张鸿光等人打了个招呼,便起身离开了现场,关婷婷,李艳跟着她后面一同离去。

毕业典礼开始落幕,领导席上众人相继离去,台下学生也在有序的散场。

张鸿光却心情却并不高兴,秦若曦的话,他一直记着,

确实,如果让这样一个具有才华的人遭受冤屈,而不去调查,给出解释,那确实对整个学院的名声会有很大的影响,

而且马上就到了招生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学院的名誉就至关重要,这也跟他的政绩所挂构,

在熬一年,他就可以光荣退休了,在这关键时期,他不想在他的履历上留下一生都无法抹去的污点。

“绝对不能出问题!”张鸿光暗自下决心道。

他掏出手机,拨通教导主任的电话,

“喂,孟河,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

另一方面,秦若曦走出学院,却没有看见那个演唱《无赖》的那个学生。

心里顿时失落,

自从林辰开口唱《无赖》开始,秦若曦就决定,一定要请这个人来为自己写歌。

眼下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人了,无赖这首歌的质量相当高,就算是银牌作曲家也不是都能写出这种高质量的作品。

杨芸从后面追了上来:“若曦,怎么走得这么急,你在找什么?”

秦若曦看着自家的经纪人,道:“芸姐,那个学生有办法联系到吗,我新专辑的歌,要是能请到这个人就有救了。

......

S市某座高级小区内,

唐骏拿起手机,拨打教导主任孟河的电话,

“孟主任,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孟河道:“事情不太妙,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歪打正着,我们故意羞辱他而报的歌名无赖,

没想到这小子真拿出来了一首叫《无赖》的歌,羞辱没羞成,反倒被这小子吸了一波人气,

秦若曦还替他小小的出头了,不说了,院长正到处找我,你最好口风严实点,不然倒霉的首先是你。”

唐骏深吸一口气,直接挂断了电话,

“淦,这小子咋那么命好,这样都打不倒他?秦若曦还给他出头了?”

“我特么招惹他,是不是有点冲动了?”

唐骏点燃一根烟,却任由烟灰掉在地上,神情有点呆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