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断剑重铸,王者归来!

此次S市音乐学院的毕业典礼上,

出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骚乱。

也是音乐学院第一次出现学生对台上歌唱者的不满。

领导台上的众人也是在互相谈话中,在窃窃私语,对台上那人指指点点。

“原来那个人就是坑了峰芒娱乐那个歌手的作曲人,是个巨坑啊,已经拉黑。”

“看外表,他的外形条件非常好啊,真是老天爷赏饭吃,可惜了,去当作曲家。”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非要靠才艺,看吧,扑街了吧,我回去就把他当作反面教材,告诫我旗下的艺人。”

张鸿光急得满脸通红,

这些动作都好像在狠狠地打着他的脸面,扎他的心窝。

而坐在领导席中间位置的姬晴,

神情终于有了波动,不再是之前冰冷刺骨,生人勿近的表情。

她眼神充满着复杂之色,

那在台上如小丑般,被学生谩骂着的,被院长摈弃的那人,是她的前男友。

前男友被人那么骂着,让她很不是滋味。

因为毕竟是她前男友,

如果前男友很垃圾,那代表当初她的眼光不太行。

这会成为她的黑历史,甚至被竞争对手抓住这个来黑她。

她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甚至开始怨恨起林辰。

你如果是过街老鼠,那你就好好躲着,不要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现在出来,像个小丑般,被人唾骂,

这不是犯贱吗?

另外一边的秦若曦,倒是依然淡定从容,

仿佛什么事情都与她无关,不食人间烟火,飘然世外。

林辰在场上虽然一时之间有点懵,但是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

他看到了,全场的人在骂他。

他心里一个计划浮现。

林辰走进麦克风,

对着全场观众,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意思是请听我说。

“首先很惊讶,本来我想唱的歌是另外一首”

没想到,学院却凑巧的把我之前的歌换成无赖,

更凑巧的是,学院竟然知道我有一首叫作无赖的歌曲。

本来这首歌曲是没打算在今天演唱的,

但是既然学院碰巧报错,那我也就只好将错就错,

一首Y语歌《无赖》送给你们,希望你们会喜欢。”

“给我这一首歌的时间,唱完之后,是骂是黑,都由你们。”

林辰没去计较报错后面的深意,但是众人都不是傻瓜,这个碰巧很大可能是人为地。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为是学院官方行为还是某个人私下里的报复行动,但无疑,林辰这样的做法是高情商的,

为学院留了一个台阶下,不至于太过尴尬。

毕竟学院是他的母校,原主在这生活了四年。

再加上,林辰不觉得这些小动作能阻拦自己,

只不过在做无用功而已。

林辰走到舞台边上从乐手身边借来了一架电子琴。

他要亲自边演奏边唱这首歌!

Y语歌?

台下众人本来稍稍压下去的声音,又沸腾了。

大家都没有再去关注,为什么林辰是作曲系的却会唱歌这个问题了。

全都被Y语歌这三个字吸引了视线。

林辰是Y省人,这个不是什么秘密。

会唱Y语歌,非常正常。

让台下众人惊奇的是,

Y语歌都凉了多久了?

现在还有人想唱Y语歌?

Y语歌都是什么时候的老古董啦?

现在都是听华语流行歌曲的多。

“Y语歌,不会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会不会唱?不会唱就滚下来!”

“唱Y语歌就给我滚下去,这里不欢迎唱Y语歌的!”

“唱Y语歌的注定扑街,没有一个唱出天王和天后,甚至连一线歌手都没有唱出头的。”

“Y语歌好难听啊,用方言唱歌,这歌能好听到哪?呕,我要吐了。”

林辰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便专注于演奏,

此时领导席上,张鸿光又打了一道电话,拨通了孟河的电话。

“孟主任,先别赶他下去,让他唱完再说。”张鸿光终究还是对林辰保留了一分期待,

想看看这名曾经的天才作曲家会带给众人什么样的惊喜,

抑或惊吓。

姬晴眼神里除了复杂之外,又多出了一丝疑惑和震惊。

林辰还有在继续写歌?

他不是江郎才尽了吗?

写的歌如臭婆娘的裹脚布般—又臭又长。

难道他的天赋又回来了?

带着深深的疑问,她选择静静地听下去。

看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而秦若曦这里,依然云淡风清,

一个不知等级的作曲人还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

最多将今天这件事当个风波趣闻看待。

领导席上其他娱乐公司代表,则带着很明显的唱衰的语气。

“Y语歌曲已经在华语乐坛没有了市场,这种坚持只是可笑。”飞扬娱乐代表冷笑道。

“Y语歌曲已经被扫入了垃圾堆,任何试图振兴它的都失败了,

再唱Y语歌已经没有意义了,听众不会接受。”花海文化代表点评道。

“这人选择Y语歌,先不说其他,光是勇气,就值得我佩服,”天和娱乐代表感叹道。

林辰手指搭在电子琴上,

系统带来的专业级钢琴天赋,现在终于派上用场。

边谈边唱,

一种颓废,低沉的声音响遍全场。

我间中饮醉酒,很喜欢自由。

常犯错爱说谎,但总会内疚,

遇过很多的损友,学到贪新厌旧。

亦欠过很多女人。

......

为何还喜欢我,我这种无赖。

是话你蠢,还是很伟大。

在座每位都将我踩,口碑有多坏。

但你亦永远不见怪。

......

没有根的野草,飘忽的命途。

谁像你当我宝,什么也做到。

旧爱数足一匹布,在这刻写句号。

只想跟你终老,

在世界唯独你,爱我这废人。

出错你都肯去忍,然而谁亦早知。

不会合衬,偏偏你愿意等。

......

何必跟我,我这种无赖。

活大半生,还是很失败。

但是你死都不变心,跟我笑着捱。

就算坏,我也不忍心。

......

何必跟我,我这种无赖。

活大半生,还是很失败。

但是你死都不变心,跟我拼命捱。

换转别个,也不忍心,偷偷作怪。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最后一个字吐出。

这首《无赖》终于结束。

全场寂静无声,不复之前一片嘈杂的模样。

林辰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台下鞠了一躬后,

就没有再去看台下观众的表情,

自顾自地从舞台后门走出,离开了这片区域。

迅速的来到了学院门口,搭乘的士离开了。

他没有去管台下观众是如何反应。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他来参加毕业典礼只是为了完成原主的一个心愿,

向众人宣布,林辰,

那个作曲天才,

他又回来了!

也是跟过去的他做一个告别。

《无赖》说的就像是过去的他,

而从今往后的他已经新生了。

断剑重铸,王者归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