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93.写予牛的最后一封无由之信

【我那休学的同级生和即将毕业的学长:

展信佳。

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本该分为两封的信被我合写在了一封中。

我那休学的同级生啊。

你近来可好?

我与你也有数月未见了,往往空闲之余会有些想念。

学院的秘密,算了,不提也罢。

我不必担心你此行是否会遇到危险,我所担心的事坛主一定已经替你解决了。

你也什么都不必担心。

苍蝇有影响到我写信了!

它在一旁不停的嗡嗡乱叫,它在天花板上盘旋。

倘若它落到我的手边,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一掌拍死。

“好苍蝇,你可算是被我逮着了,整夜整夜的鸣叫可将我吵出了个好歹。”

我会对着苍蝇这么说,然后将它碾成渣沫送进垃圾桶里。

我曾在前几封信中呼吁人们去保护弱小的生物。

但如此看来,这个观点或许是错的。

苍蝇是弱小的。

要保护弱小的人却将弱小的生物消散了?

这简直太荒唐了。

看来我是做不到保护弱小了。

这个世界太大了,不是所有人都生活在美丽的镀金鸟笼内的。

造世神应该想办法改变这个愚蠢的世界了。

这倒与学生会副会长提出的革命有些相似。

我想要创造一个万物平等的世界。

或许你会觉得这很幼稚。

那里所有人生活在一起,世界不会有战争与饥荒,人与人是平等的关系。

那里没有强暴的统治者,那里只有愚人和友善者。

他们都食用着面包和牛奶,他们不用面临恐惧与未知。

这一切都好难实现啊。

我那即将毕业的学长啊。

我与你也是多日未曾相见了,不必相见。

纵是身处迷雾也亦知归宿。

宿舍那一亩三分地是无法与鸟笼外的世界比拟的。

前些日有人赠了我一盒酥,不料却被一同级生打翻,那时甚觉可惜。

现在再想起来却也觉得甚是可惜。

我不是在可惜那盒酥而是在可惜那时我竟然为了一盒酥而与他人饶舌。

啊呀,屋外又有苍蝇在嗡嗡乱叫了。

吵死了吵死了!

世上怎会有此般生物呢。

它们嗡嗡的叫个不停,总是两三只的飞在一起。

啊呀,烦死了烦死了。

我一定要将世界上的所有苍蝇都消散掉。

我要将它们做成标本,我要将它们刻在石壁上。

我要让它们留在博物院中,然后在简介上写下这样的一句话:

此处记载着世界上最烦人的生物的图像。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

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的。

苍蝇居然能够在这个世上流传百万年之久。

叫苍蝇的这种生物能活几万年或至几亿年!

可叫中鹄的呢?

叫中鹄的人居然只能活不到一百年。

人生真是太有趣了。

不要再躲在宿舍中了。

所有人都要经历聚与散。

我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经历散。

你不必忧伤也不必难过。

乱七八糟一大堆,要喝就喝白开水。

润嗓清肺,健脾开胃。

寄者:中鹄。】

今天我们大家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