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89.写给痴牛的第一封信

【我的挚友:

展信佳。

你知道幼鸟是无法飞出鸟笼翱翔天空的吗?

它们过于弱小,过于软弱。

它们只能够在成鸟的保护下生长,一旦成鸟离开了幼鸟,那么幼鸟便会必死无疑。

它们身边一直潜伏着恐怖的侵袭者,有大雁,人类等等。

幼鸟飞不起来所以只能待在鸟巢里,但幼鸟的鸟巢却并不是安全的。

鸟巢也会遇到许多危险,比如说暴雨,人类侵袭等等。

但这些灾难不会发生在所有幼鸟身上,无知的幼鸟却要时时刻刻的警惕着一切。

幼鸟是可悲的。

它们也需要经历历练,但往往都是没用的,因为它们面对的是比它们体型大数十倍的人类等等生物。

幼鸟是危险的,但是它们为了生存又必须去面对这些巨大的生物。

在它们生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成鸟前,它们的生命都岌岌可危。

世界不能阻止幼鸟的诞生,却又偏偏要给幼鸟的生存不断的加强难度。

可怜的幼鸟,冷漠的鸟巢。

只不过,幼鸟的心是连在一块的。

只要唤醒幼鸟的力量,去唤醒那些无知的幼鸟,我想最起码鸟巢就会变的热情。

成鸟伤心的看着幼鸟从树上掉了下去。

“叽叽喳喳!”

成鸟绝望的看着鸟蛋被人类略去。

“叽叽喳喳!”

黑鸟狡猾的将成鸟的鸟蛋换成自己的鸟蛋。

成鸟也无助的哭泣。

可是成鸟和幼鸟不论怎样努力,世界对于它们来说还是太危险了。

谁来拯救成鸟,谁来拯救幼鸟?

世界上的所有生物都有能够存在的道理,它们不会因为这些危险而退缩的。

成鸟会拯救幼鸟,幼鸟在茁壮成长。

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二分。

你睡的着吗?

我睡不着。

最近学院好像在流行写信,我便也写了一封给你。

我有许多想写予你的话,可落笔时却又不知从何来说。

立于墙边美洁姜,纵是君王也闻香。

咬了一口味道差,何来他日美名扬。

火车过隧道迷路,路摊买串金鱼枪。

唉。

笔停至此,不免令人又忆那日之事。

那事让我知晓我对你之情浅就同将断的丝弦一般。

泣我少胆惧事而酿以此祸,弃我则无非属正举。

我写下此番拙劣造就之语无非劝你勿原谅,勿勉强。

笔落至此。

可惜直到现在我仍不知晓你所说的白莲与橘莲的区别,在我看来它们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莲花。

我想去见你,可貌似还不到时候,但我想应该快到了。

仍有些话未言,我欲留在下次见面时再说。

又记:

昨夜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写一段予你。

你知道面包是怎么形成的吗?

通常他们都会在便利店里边买些新鲜的面包,那些面包都是经过别人的加工才来到这里的。

也就是说那些面包都会被装进一个塑料袋里。

普通的面包和夹心面包的本质区别就是一个难吃一个好吃。

我并没有在特意的贬低那种,但是我始终认为普通的面包要比夹心面包更美味。

你怎么认为?

目前学生会正在以“AXa”的名义革命。

他们的目标只是想从坛主那里购买一台最初的台装组合机。

台装组合机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吧?

合装组合机就是一个可以一次性容纳五十个人的机器舱。

它还可以容纳很多面包。

它们警示着我们必须更加小心的苟活,因为我们随时会面临着井底之灾。

小心。小心。

信中净是荒唐言。

寄者:中鹄。】

啪嗒。

圆珠笔滚落到了地上。

两封信被写信者放入邮筒漩涡中。

它们被撕毁。

完。

今天,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