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85.牛对过往无所畏惧之歌唱在再见时

我们要用机器人去推翻爱与梦想。

他们要用机器人去推翻爱与梦想。

爱与梦想是造就理想国度的基本。

开始吧。

“你所谓的革命是虚假的火焰,它是随时会消失在世间的尘埃,都是假的。”上面的六诡神说。

“我所向往的是你们这些人不可能理解的世界。”新任副会长说。

“你的名字是什么?”右侧方的六诡神问。

“我的名字没有被这个世界设计出来,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叫我卡尔缪。”新任副会长说。

“太难听了。”左侧方的六诡神说。

“你们怎么老是喜欢去否定别人的东西啊,我还没说你长得怪呢。”新任副会长说。

胶水提议你去导演一部戏。

播出时为了避免与其他国度的声音相仿所以顺便改成了无声的。

新任副会长已经霸占了整个学生会,他在那里肆意的宣扬着他的革命理念。

就在各种部长欢呼之时,新任会长却闯了进来。

“噢!希望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副会长。”新任会长说,“你要知道谁才是学生会的老大。”

“我是说,你已经休假半年了,这个会长的位子就应该顺让给我。”副会长说。

两个会长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来,完全忽视掉了其他部长。

“我说啊。”音乐部长说,“两位会长请不要忘记我们最初的约定。”

“就是就是,”田径部长也跟着说道,“我可是花了好多钱才请来了猎牛队。”

“喂喂喂!”新任会长指着田径部长说,“原来是你害的我从台上掉下来摔得头破血流的!”

田径部长摆摆手:“我不是我没有。”

停停停!

“各位部长请回到原位坐好,我宣布个对学生会很重要的事!”新任会长说。

椅子在圈圈的轮回中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他们议论着学院不可言说的秘密。

起初的学生会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现在也只是机器人吧。

学生会和四守卫分为了两派:机器人派和深海派。

他们都密谋着。

“我们要用机器人去推翻爱与梦想!”

“他们要用机器人去推翻爱与梦想!”

“爱与梦想是造就理想国度的基本!”

学生会宣唱着他们的革命理论。

邦邦邦。

恩用石头砸向了鸟笼外的围墙,但围墙坚不可摧。

“我一定要去音乐城!”

恩拾起斧子将围墙劈开,劈开后,他发现围墙外依旧是围墙。

《禾》:

“白羽岂能将万斤铁块压倒,都说疯子无需做告祷。

他的名字叫做恩,

他们却将黑白分。

棋盘落子谁认真,

黑帽将失者默认。

路上难免遇坎坷,

心中难免不忐忑。

禾边总能遇仙鹤,

禾边水总是清澈。

三分危险不言乐,

不惧他人嚼口舌。

执手身赴选择干涉,他们虽不闻不问我亦放声歌。”

邦邦邦邦。

蔚曼邦了一拳后感觉不过瘾,遂又邦了恩一拳。

“你不是说要一起去祁步馆的吗!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恶心人啊!你搞我心态是吧?你要这么说的话当初就不要让我参加这个同好会啊!”蔚曼边打边说。

“闭嘴!”恩说道。

“你让我闭嘴,你也配让我闭嘴?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反复无常的人!你就不配在这个同好会待着。”蔚曼说。

恩将蔚曼的手从自己身上挪开:“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就不懂我所追求的东西!”

蔚曼将握紧的拳头松开:“对!我什么都不懂,你去追求你那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去吧!走啊!”

恩那边吵的不可开交,禾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姜绊绿问禾为什么突然要转学,禾答不上来。

姜绊绿又问禾是不是抛弃了同好会,禾也答不上来。

中鹄问禾音乐城在哪里,禾也说不上个具体位置。

“禾子,你是不是唱歌把脑袋唱坏了啊,新学院在哪都不知道就要转学?”姜绊绿疑惑的说。

禾不言。

“谁也别想走。”久站在同好会的门前说道。

恩现在也懒得理久了,他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的走了。

“再见。”禾抱了抱姜绊绿然后也急忙的出了门。

“我感觉恩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中鹄说。

“我感觉我现在的精神也不好。”久坐在一边,“瓜哥才毕业多少天啊,这同好会就又走俩。”

“同好会原地解散吧。”蔚曼小声说道。

“我同意。”中鹄附和。

“我不同意!”久将这个提议否掉。

“现在不解散,以后等我们毕业了以后还是要散的。”姜绊绿说。

未完。

有点崩,我先歇几天吧。

今天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