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80.ruin

有人犯下了令人不解的痛恨的错。

只要熬过今天别人就会忘记你的所做。

影子嘲笑自己的落魄。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他们是过客,只是从你的身边路过。

别哭了,没有人会记得你的所做。

别哭了,没有人会让你落幕。

别哭了,这里没有人找到鸟笼的出口。

鸟笼的出口。

他们用树干组成了这个世界,然后企图说服你去了解这些。

他们改变了一切。

他们毁了一切。

什么也没能发现,什么也没能发现。

他们毁了一切。

演绎的故事没有任何逻辑。

故事很曲折就像棒棒糖一样。

她说爱,她说苹果被眼睛毒害。

她说她不配,她说玻璃碎,那是被虚拟的剑刺中一万颗心。

她说我们可以有未来,她说晴天总会来。

你说来自默世的演员能在旧世的舞台上演出橘色的故事吗?

不可能。

电子做的纸张上画满了眼睛,它们死死地盯着看着它们的人。

通篇的胡话使人们确信了它们的存在墨水浸入她们的心脏。

她们染上了一抹无法忘却的橘色,那颜色时刻警示着她们。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左边,右边,上边,下边,无论看向哪里都是无用的,你永远无法看到最渴望的东西。

一切都是虚无的,金银的鸟笼困住一切外来生物。

他们无时无刻的挣扎着。

“是顾虑还是惧世俗语?”

“阻挡你的始终会允许。”

都说她处事颇为愚昧,遇到的水蜜桃总要咬一口,就像随风飘起的叶。

她后来静静等待那人来临之日。

你们怎么理解聚打呢?

聚的反义词是散,打的反义词是挨。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姜绊绿对聚打的解读。”

“呃,怎么说呢,聚打是最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东西了。”

不用反抗了,黑黑的走廊里没有勇敢的人。

他们只会躲在暗处,他们不会出来的。

“不用担心,创可贴包治百病,下一次我一定要离开那里去帮你。”

“好吧,为创可贴干杯。”

最后杯子掉到了地上,破碎声惊醒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乌鸦。

我们应该去做更伟大的事情。

来吧。

我们应该去国王的花园赏花。

当然也可以照镜子欣赏着什么东西。

来吧。

好的人类是不会拒绝的。

昂贵的眼泪给我收回去!

此情此景该做的才不是流泪。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阳光是不可能透过泥土照进来的,除非那是橘子树。

橘子树上花开花落,橘子树就是不结果。

什么都挺好的,唯独那块玻璃始终没有人来击碎。

击碎以后可以获得什么?

击碎后整个橘子树都是属于我的了。

“谁知我心。”

“无人知晓我心。”

“唯独有你不能不知我心。”

前方的道路似被迷雾挡住,让人看不清,不知是否真切。

雨后的路边总有积水,看不清楚就会不慎踩入水中。

那倘若一直待在水中呢?

鞋会湿。

不过一双鞋穿久了总会沾上灰尘的,到时候再换一双就行了。

时间这东西真令人捉摸不透,再美的橘花到了明天也都落个旧字。

万物皆有新旧之分。

那串尚且无人知晓的秘密,我何时能释怀,还需要等待多久?

“中鹄。”

“怀表的意义你是否知晓?”

关于那口井,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你什么也无需说,你什么也无需问。

待到知晓那日,一切的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你也不用望着自己的影子独自叹悲。

“我当然知晓怀表的意义。”

你看,指针仍然指向橘子的右边。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仍然在继续跟鳗鱼作对。

鳗鱼有什么好看的!

别笑了,你的所做一定有人会发现的。

别笑了,你是无法做出改变的。

别笑了,鸟笼的出口就在你的身前。

鳗鱼缠绕着橘子而橘子则看向苹果。

苹果看向空白。

三个事物始终在旋转但是苹果却停下来了。

我那时看向了她。

她那时又看向了谁?

谁又看向了她。

她可以永远看着那个人,我也永远可以站在她的身旁看着她。

可是,永远究竟有多远。

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亿年吗?

在时间这条漫长的道路上我也只是一块石头吧。

石头始终成为不了陨石,石头始终无法改变这条路。

他们知晓的,你却始终不能知晓。

击碎玻璃吧。

不行!

击碎玻璃吧!

不行。

我击碎了玻璃。

玻璃被打碎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什么也没有发生。

就让我来揭开鸟笼外的世界,鸟笼被圈圈的迷宫包围在内。

消散吧,始终待在鸟笼里吧。

滴答滴答。

今天,倘若我开心却不能影响到其他人的话,那是无用的。

所以,请务必一定要开心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