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79.牛要为冬季的最后一只蝉解惑

自己把自己关到了生锈的笼子里。

这样做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希望别人能将笼子打开。

科幻机器都喜欢做这种梦。

呆瓜机器。

恩刚回到家,他感到很快乐。

屋子里什么都有,最不缺的就是口香糖。

恩嚼了几口那块糖然后将它吐到了垃圾桶里。

“噢,无聊的假期。”

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无法让时间变得快起来啊!

“你为什么不尝试去练琴呢,你已经五个小时没有练琴了。”恩的母亲说。

“我现在就去练。”

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真希望老天能看到我所付出的一切。

我可是每天都在等着猫头鹰来给我送信。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恩前去开门,打开门后看到蔚曼笑盈盈的站在外面。

不等蔚曼开口说话,恩邦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这天真热啊,都热出幻觉来了。”恩当做无事发生。

“哎,哎?开门啊!”蔚曼又拍了拍门。

蔚曼在门外嚷了半天终于被恩放了进来。

“你家真凉快啊,要不这个暑假我就搬你这儿住吧。”

“把你丢冰窖里。”

“我跟你开个玩笑,哈哈。”

蔚曼望着桌上的各种零食流口水:“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

恩把蔚曼推到一边:“都是给我准备的。”

蔚曼绕过他站到桌边然后拿出袋子就开始往里边装零食。

恩问:“你怎么还偷人家东西?”

蔚曼说:“我带回去晚上当夜宵吃,你放心,我不白拿。”

恩说:“你会付我钱?”

蔚曼摇了摇头:“我没钱,不过我吃饱了就有力气练琴。”

恩把装着零食的袋子抢了过来:“没素质,你来这儿到底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我来找你学习啊,咱们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只剩365天的时间了,我压力好大啊。”

蔚曼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恩追了上去:“你给我滚出去!”

炎热的天气似乎要融化所有的蝉。

蝉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蔚曼坐在一边发呆。

不吵不闹的风格实在不符合他。

恩现在感觉蔚曼有些陌生。

瓜哥去旅游了,久现在待在华通南达不出来,姜绊绿和中鹄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城市,禾也不知道在哪。

蔚曼问:“你说我们都毕业了以后,同好会还算存在吗?”

只剩365天了。

恩说:“怎么不算存在了,它会一直存在的。”

蔚曼说:“同好会的所有成员都毕业以后,还有谁会记得华通南达有个“中鹄”同好会呢?”

恩说:“距离毕业还有一年的时间,目标是登上祁步馆!”

.......

晚上,恩在本子上写到:七个人要一起到祁步馆开演唱会。

目标是祁步馆,一定要在那里演出。

那里可以容纳两万多的人,一定要去那里开演唱会。

要开好多场,这样在台上就可以看到好多好多人。

齿轮总是相连的,它们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恩》:

这个世界太普通。

陷入就会变得无影踪。

显而易见透露出平庸。

这样下去如何破苍穹。

这个世界太普通。

不好吧活的如此轻松。

明明什么道理也不懂。

只是想一个人触惊鸿。

这个世界太普通。

仿佛除了自己全是虫。

自己肯定不属于之中。

自己的理想是穷天空。

这个世界太普通。

世间过也时好像匆匆。

不做鸡鸭要当九天凤。

好像可以理解些事了。

这个世界不普通。

世间也不是愚昧众。

钟表显示前方没有高颠险峰。

好像前方就可以到达那天空。

明天是不是可以成为九天凤。

这个世界不普通。

我也在这人群众。

前方没有高颠险峰。

我也到达不了天空。

普通or不普通。

今天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