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75.行走在舞台边缘的梦幻潮牛

行走在舞台边缘的梦幻潮牛是华而不实的牺牲品。

它的存在似乎连垃圾都不如,潮牛和超牛的不同点究竟是什么。

如果它们两个喝了同一杯豆浆那么豆浆是否会变得美味。

他们说我真可怜。

我还有人可怜啊。

他们给我取名叫禾。

他们说我唱歌时就像被微风吹动的禾。

花草会枯萎,尚无人知晓禾是否会枯萎。

冬天会死的花永远看不到晚间飞过的蜜蜂。

我的周围不止埋有雪。

禾将一旁的花瓶摔到了地上。

“中鹄才不会是地下城的人呢!同好会的大家都不是地下城的人!”

禾继续说道:“说到底你们也没有见过来自地下城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吧,你们也只是想随便的找一个人然后所谓的消散掉吧?”

坛主鼓了鼓掌:“你说的很对,其实你们的回答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完全可以把你们全都消散了,但是人可不能失去宝贵的自由啊。”

“自由什么的,明明早就不重要了!”

禾又抄起一个花瓶打向了坛主。

播放一个背景音乐。

呦!呦!呦!

这里是同好会的禾。

不要吵,嘴巴都给我合。

他们在那里跟我嚼口舌。

禾一花瓶打裂他们脑壳。

播放完了。

砰。

“你未免也太疯狂了,头套同学。”

坛主将头边的花瓶挪开:“原谅我记不住你们的名字。”

我要离开这里,我一定要走!

禾把花瓶扔到了一旁。

啪!

禾去开门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禾敲打着门。

没有用的,胆小的孩子是打不开这扇门的。

坛主把禾拉到了椅子旁:“坐下来吧,我们谈点别的。”

现在,来自地下城的人是谁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坛主将头发撩到了后面,他露出了他一直遮住的那只右眼。

那是恐怖的空洞!

“我的右眼现在应该正在深海的某地沉睡哦。”

坛主指着他的眼睛。

不知道禾能不能透过头套看清那只眼。

你会认为这是累赘吗?

禾把头套摘了下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又把头套戴到了头上。

我认为这是累赘。

戴着头套是看不见路的。

禾不用眼睛也能看到路,就和你一样。

禾打开了那扇门。

她离开了这个黑暗的房间。

禾做到了。

禾什么也没做。

禾做错了。

禾什么都做了。

她成为了第一个离开麦田的可悲的伟大的人。

坛主将右眼藏了起来。

跟一个虚假的人物谈心一定很辛苦吧。

我们仍然不知道那天坛主和禾究竟说了什么。

“好了,该下一个了。”

坛主微笑着招呼蔚曼过来。

蔚曼咽了咽唾沫然后走了过去。

咯吱。

啪。

“禾,那个,你选的谁啊?”

“我谁也没有选。”

凡瓜和久都看着禾。

蔚曼不安的坐到了椅子上。

坛主让他放轻松。

蔚曼听后更紧张了,紧张到面部抽筋,在那里笑个不停。

“你认真点。”坛主说。

“好的好的。”蔚曼笑着说。

“后山着火时听说你并没有去教室,当时你在哪?”坛主问。

“哦,我一直在宿舍里待着,直到今天早上才出来。”蔚曼说。

“好的,如果地下城的人就是你那几个朋友里的其中一个,你希望我怎么做?”坛主问。

“啊?你们已经知道地下城的人是谁了?你们好聪明啊。”蔚曼说。

坛主没接说话。

“呃,我在夸你们。”

“算了,我换个问题,如果让你在你们那个“同好会”里选一个最有可能是地下城的人的话,你会选谁?”坛主说。

“那我选了啊,等会儿,如果我选的那个人不是地下城的人你们要怎么办?”蔚曼说。

“你放心,这是个公平的审问。”坛主说。

蔚曼想了想:“我想选恩或者中鹄。”

坛主问:“为什么?”

蔚曼挠了挠脑袋:“因为恩平时老打我。”

坛主又问道:“那中鹄呢?”

蔚曼笑了笑:“我在剩下的五个人里随便选出来的。”

蔚曼被踢了出来。

坛主走了。

坛主打算先去统计之前的数据。

未完。

今天卡卡卡卡卡卡kk嘻嘻嘻嘻嘻嘻嘻嘻x。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