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73.畅言唱牛离别客,如是说来皆奇特

“哇塞,同好会居然全员到场一个都没有少。”姜绊绿说。

“哈哈哈,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我就知道这个学院不靠谱,前两天才整理好的行李箱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蔚曼说。

“对,这个学院太诡异了,我也要走。”中鹄说。

久拦住了中鹄和蔚曼。

“在我叔叔找到地下城的人之前,你们一个也别想走。”久说。

地下城?中鹄不就是来自地下城的人嘛,话说,坛主要找地下城的人,那去过地下城的人算不算地下城的人啊?

中鹄那天是不是故意带我去到地下城的啊。

坏了,我也成嫌疑人了!

姜绊绿突然发现中鹄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正当姜绊绿思索之际,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是第一次来这间同好会呢。”

坛主带着他的四个守卫来到了“中鹄同好会”。

“院长晚上好啊。”

蔚曼把行李箱往后边踢了一脚。

“我要对你们进行一个简单的审问,需要你们好好配合。”坛主说。

“只要你们照常回答就行了,我相信你们绝对不是地下城的人。”

久对同好会的成员们说。

“走吧。”坛主说。

四守卫将他们又抓到了那间黑暗的房间。

凡瓜是第二次来这儿了。

先审谁呢?

坛主依次排好了顺序:久,凡瓜,禾,蔚曼,中鹄,姜绊绿,恩。

除了久以外的其他人又都被四守卫带出了房间。

第一章:叔侄の回合

久,我很信任你,但你的身份很特殊,你知道吧?

久:“嗯。”

你一定知晓监管者的存在且痛恨监管者吗?

久:“我只知晓一个监管者也仅仅只痛恨一个监管者。”

你是否知道地下城的通道是什么?

久:“不知道。”

我认为我很了解你,你怎么认为?

久:“关于我的事您无所不知。”

上一个回答太过绝对了。听说你在后山着火时并没有在教室里上课,你那时去哪儿了?

久:“我那时在帮蛇妈照看正在蜕皮的白蛇。”

在那之后你又去了哪儿?

久:“帮您疏散人群。”

那时你是否看到了什么可疑的人吗?

久:“抱歉,没有。”

之后你又去了哪?

久:“在和您说完话后我去了同好会。”

那时都有谁在同好会里。

久:“我和禾,禾就是刚才那个带着头套的女生,再之后我就回宿舍休息了。”

那时你和她说过话吗?

久:“我问她是否要回家,她说如果有人接她回去的话,她就回去。”

如果地下城的人就是你那几个朋友里的其中一个,你会希望我怎么做?

久沉默了一会,然后继续说道:“他们绝不会是地下城的人。”

那我换一个问题,如果让你在“同好会”里选一个最有可能是地下城的人的话,你会选谁?

久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不可能是地下城的人。”

我是说如果。

久低声说道:“如果真要选的话,那就中鹄吧,她今天早上挺不对劲的。”

中鹄怎么不对劲了?

久:“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我就是感觉她和平时不一样。”

好吧,够了,你可以走了。

久起身离开了这间房间。

凡瓜见久出来便问道:“怎么样?”

久摇了摇头,然后靠着墙站在一边。

中鹄想过去问久刚才坛主都和他说了什么,但是又被姜绊绿给阻止了。

坛主让凡瓜进去了。

未完。

今天,htgdunf。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