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68.千万丝纽千万难,故人不辞欲炳南

昨夜的我梦到了默世之花,它说它本应生长在透明屏障之上。

说愚人至上!说愚人至上!

默世花打破了屏障。

“同学们,现在到了我们大家齐心协力的时候了!”新任学生会副会长将学生们召集到了操场:“你们也都看见了吧,那六头人三巨蟒舞刀弄枪,这个学院会吃人!”

“我们要离开这个学院!”

他举起了右拳并号召着其他人也跟着他一块举起右拳诉说誓言。

“逃离学院!”

“逃离学院!”

“我们一定要逃离这个学院!大家一起活着离开!”

学生们沸沸扬扬的吵闹着。

天台上,同好会的成员们遥望着他们。

“我需要一个最接近并知晓真相的人。”坛主道。

“不知你所说的知晓真相是什么意思。”蛇妈问。

淘汰!

这条蛇是不聪明的!华通南达只允许知道结果的人存在!

这本书到底是怎样的好书!

坛主,坛主,谁歪歪扭扭的写下这个名字。

“我们为革命而生!推翻吃人学院主义!”

可爱的学生们举着拳头拙劣的模仿着新任学生会福会长。

这个故事太有趣了。

不知道我能不能在这个故事里找到我自己,哈哈,开个玩笑啦。

革命的潮流将墙楼冲碎。

打破围墙!将吃人的学院吞没在人海中吧!

“都给我安静下来!”

坛主在高楼上向下撒钱,他说现在停止革命的人可以从他那里领到一百元。

革命的人们放下了拳头,弯下了腰,捡起了钱。

“吃人的学院什么也改变不了。”

新任学生会副会长一边捡着钱一边骂着坛主。

恩看着他们的所做然后这样说道:“他们都是金钱的奴隶,看来从始至终一直坚守初心的人只有我们七个啊。”

“那可是一百元钱啊,我帮你们也领一份去。”

中鹄离开了天台。

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七百元。

后来中鹄拿着二百元钱买了一个更好的廉价怀表。

知晓真相的人。

没有知晓真相的人,有的只是忘却了迷宫混绕的垃圾。

坛主把学生们都带到了礼堂并正式的介绍了四大守卫。

学生们不会接受平日保护自己安全的人是怪物,四守卫也不会接受始终畏惧自己的人类。

实际上四守卫不用接受这些人,他们只是受坛主之命来这里挑选一个知晓真相的人。

坛主正坐在桌前问道守序:“你有选中的人了吗?”

守序答道:“是的,坛主,二年生ロロロ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他不畏惧我们。”

“不不不,他太懦弱,我认为只有一年生ロロ才可以胜任。”上面的六诡神反驳道。

其他的六诡神也想要反驳但他们的嘴都被中间的六诡神给捂住了。

坛主又问到忠库。

忠库不语,指向了蛇妈。

蛇妈也不说话,她推开了那扇通往无尽走廊的门,凡瓜就站在门内。

坛主质问:“这是你选中的人吗,他看上去对真相一无所知。”

凡瓜道:“我自告奋勇。”

坛主怒道:“那你很勇敢啊,守序,把他乱拳打出去。”

守序欲出拳,被忠库拦下。

......

滴答滴答。

是什么东西在响呢?是几块表。

半白半棕的表盘被谁合上了?

被蔚曼合上了。

这件事情你知我知他知她也知。

大家都沉默不语。

等待着那个打破沉默的罪人出现。

凡瓜终于出来了。

地上的洞是怎么出来的,它通向哪里,它为什么出现?

以上的三个问题凡瓜现在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现在知道学院的这些破事也没什么用。”

不等凡瓜说完,天上便撒下了无数的黑梅扑克,它们将道路覆盖。

这是不寻常的。

“看来这些散落的扑克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呢,瓜哥?”

久站在一边。

“要是我的话就会选择向前走。”

凡瓜踏着扑克牌向同好会的方向走去。

恩和禾也同凡瓜一样走去。

只有这四个人还站在原地。

“降落的扑克牌,当有人被消散时才会出现。”

“为什么偏偏是黑梅的呢?明明红心才更适合这所学院。”

“他们一定花了很多钱才买到这么多的扑克牌,不过这些牌看上去也有点像是自己做的啊。”

“你们就不好奇这些扑克牌是从哪儿变出来的吗?”

滴答滴答。

最后只有中鹄一个人停留在原地继续思考着这个问题。

扑克牌上增添了新的脚印。

今天,祝你们过得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