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67.谁人初识迷宫绕,深海卫二斗猎牛教

吴竺恢摇面变会真身,手握短刀,寻索着空隙。

坛主令三人将他围住。

却在吴竺恢被擒时,一把石剑拦在了三人身前。

抬头寻去,见那猎牛队其他两人破窗而出。

左边那人抬起石剑,以剑尖指向坛主并对他说道:“深海之主与我等素无仇怨,何故要行此般之事。”

“何道无冤无仇,你等潜入我院漠视我规弑我所造之物,如今事已败露,不思悔改却在这里强词夺理,我当生擒你等。”

那坛主一番话毕,深海三个守卫便向前与猎牛队三人对持。

左边那人舞石剑,可斩万物碎,但那六诡神不惧此剑,他使千星宝刀,人鬼难莫测。

二人斗的凶猛,不分胜负,且看那人剑剑斩苍穹,危锋正逼那六诡神。

可六诡神怎会不敌,只舞千星宝刀砍魑魅,六面一心恐魍魉。

刀光剑影且不知谁人更胜一筹。

右边那人战守序。

守序拳拳重锤出击,那人步步于瞬息之间躲避。

守序出拳何所快,一拳能将风打中,那人身法何奇秀,与风较量胜半筹。

暂不知是那拳法赢还是身法胜。

那个吴竺恢对忠库,一个有心正欲擒,一个无情战斧迎。

那老忠库一手拿盾一手提斧,视那吴竺恢如小鼠,一盾一斧土龙舞,吓的吴竺恢如鼠见虎。

吴竺恢使出全身解数,执短刀与土龙共舞。

且不识胜负。

六人皆非俗者,斗争间使得学院乱做一团,刀剑声如雷鸣。

六人且不分胜负,六人愈战情愈怒,战的学院翻天覆,彼时战的无拘缚。

六个斗的时辰许久,约有一二时辰,仍不分胜负。

吴竺恢战的疲乏,不想被忠库一斧劈中,伤了肩臂遂败下阵来,倒在一边直喊痛。

右边那人正分神,也被守序一拳打中,虚晃的从地上爬起,手扶额头正发懵。

左边那人见队友都败于敌手,便退后几步护在二人身前,思索脱身之法。

那人正思索间心猛然一颤,左右环视一圈,竟不见另一名深海守卫!

左边那人一边稳住三守卫,一边让身旁的队友提防另外一名守卫。

老忠库一斧头劈在石剑上,左边那人力量不敌,接连退去几步,再细看石剑,剑上竟被劈出裂缝来。

巧的此时蛇妈正在窗边寻望,见几人后大喜,对三蛇命令道:“你们下去把那两个人给捆住,剩下那个我亲自解决。”

三蛇听后便顺墙滑下去。

无声的行到二人脚下,黄蓝二蛇将吴竺恢缠住,白蛇独个将右边那人缠住。

左边那人回头看去,不想这时蛇妈从天而降,一脚将他踢晕过去。

守序竖起大拇指:“蛇妈好脚力,偷得一手好袭。”

蛇妈挨个看了看,然后笑道:“眼拙看错了,我还以为中间站的那人才是吴竺恢呢~”

坛主对蛇妈说道:“白蛇捆的那个就由你来抬。”

“是,嘶。”蛇妈又咬了下舌头。

接着,坛主又对另外三守卫说道:“剩下的两个人忠库和六诡神抬,守序拿着那把石剑,你们把他们全都抬到五楼的那个禁室。”

“是。”

且说几人上了五楼,初到,顿感温度骤减,所到之处皆有冰碎之声。

将猎牛队几人关到禁室内后,四守卫边迅速离开,留坛主一人审问。

审问时所言乃不知耳闻。

只知道审完后没过多久,坛主便将猎牛队的人放走了。

未完。

今天过得开心!乐队队员们也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