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65.丑牛埋葬绿瓶玉,谁人巧把前言续

一三四五六七。

七六五四二一。

“我看的可清楚了!她刚才绝对就在这儿坐着。”

蔚曼指着空椅子对凡瓜几人说道。

那椅子上贴着一张广告纸:亚思泰格天理机,只要九九八,不要一零零零。

可怜的小矮子成为了第二根铅笔。

那是谁?

它为何要到那里!

新任学生会主席正在台上讲话,脚边却隐约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那东西慢慢清晰的呈现在蔚曼眼中,那是一条蓝色的蛇。

接着,学生会主席从台上跌落。

略显荒唐的活动从此时结束。

蔚曼向那条蛇的方向跑去,他想要追上它。

凡瓜也追了上去:“停下!你要去哪。”他一边追着蔚曼一边喊道。

久走到了坛主身旁。

他们说了什么,且无人知晓。

禾待在远处不知所措,两边的人从她身旁跑过。

中鹄捂着耳朵躲在一边的椅子旁。

姜绊绿去请医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回来。

真荒谬。

“请同学们有序离开礼堂。”

坛主将围在学生会长旁边的人全部轰走。

彼时才看清新学生会主席的样貌。

“放着我们来!”

几个带着口罩的人抬着担架冲了过来,然后抬起了会长又火速冲走。

“您难道不打算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会平白无故的从台上掉下来吗?”恩问道坛主。

“你们不是都看见了吗。”坛主反问。

“什么看见什么了,你这是要付法律责任的。”恩怒道。

久拦住了恩。

恩无心再去与坛主计较,几步离开了礼堂。

禾和久紧跟在他后面也离开了礼堂。

坛主围着舞台走了几圈,随后指着后门道:“都出来。”

咯吱咯吱,门被人推开了。

依次走出来了三个类似人的生物。

“那条蛇想要害他却不经过我的允许,如今又让你们在这儿打掩护自己逃回那蛇山去了?”坛主问。

“她没逃走,她现在就在四楼的走廊里躲着呢。”左边的六诡神答道。

“她没躲起来,刚刚四楼的机器人被破坏了,她负责过去处理。”右侧方的六诡神对左边的六诡神说。

“只有她听得到警报声!谁知道刚才她说的不是谎言呢,坛主,她是想要害您,快把她消散掉吧。”左侧方的六诡神笑道。

“你再说话我就把你和你剩下的五个头一块消散了。”

整日的奔赴在华通南达,迷宫和海底这三地,有着如山般要处理的事,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却又发生了这般滑稽的事情。

坛主看着六诡神这颗满是笑容的头就恨不得踢上一脚。

“是。”中间的六诡神捂住了左侧方的六诡神的嘴:“坛主,我认为这件事和蛇妈的关系不大,蓝蛇山的山神在蜕皮期是不会和蛇妈待在一起的,而它又有嗜血的爱好,罚则应只罚它。”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蓝山神性情温顺是绝对不可能干出这事的。”右侧的六诡神对中间的六诡神说道。

中间的六诡神什么也没说,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右侧的六诡神的嘴。

“中鹄,他们在那儿说什么呢?”姜绊绿小声对中鹄问道。

“嘘。”中鹄没有回答。

二人躲在一排排的椅子后边从缝隙中窥视着坛主几人。

“中鹄,我们走吧,我感觉这几个人不太正常。”

“还是等他们先走吧,我现在腿有点麻。”

中鹄第一次见这种生物还没什么经验。

她逃,他追,他也跟在后面追。

蛇妈停了下来,然后转身看着蔚曼和凡瓜:“哇,你们怎么也跟着过来啦,快点离开这里吧,现在这层楼可是好危险的!”

“你为什么要派蛇害我们学生会会长。”蔚曼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问道。

“瞧我跑的帽子都歪了~”蛇妈理正了那顶高帽:“你在怕我吗?我是来解决那个推人下台的凶手的。”

那是谁?

是谁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华通南达惹事。

蔚曼欲言又止。

蛇妈放出一条黄蛇拦在二人前面:“好了,你们现在必须要走了。”

说罢,她便向走廊的尽头抛去,似乎也是在追逐着什么东西。

那黄蛇不停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警示他们必须离开此楼般。

“走吧。”

“走吧。”

委婉。

今天笑嘻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