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强颜欢鸳鸯兑指环,休不说奇牛进学园

学生会长和副会长居然一同离开了华通南达学院。

新闻部的小矮子这次蹭了一波热度,在早报中他把二位会长传成了一对叛逆时期的情侣。

后来不知道又是谁爆出其实二位会长是兄妹的关系。

谣言出了很多版本,不论是哪个版本,里边的故事都是离奇的。

都说是,那么就是,所以不管哪个版本传的最可信,初版依旧是认可者最多的。

初版谣言也被许多人反驳。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了,小矮子也退学了。

退学前他写下了整整十页的笔记,最后却被一个人给烧掉了。

三月二十七日,多云。

今天ロロ把ロロロ,可是学生会里边的ロロ却没有ロロロ。

我感觉我要ロ了,为什么偏偏ロロロ看到了那些ロロ!

......

残留的纸上写着这几个字。

“咳咳,你们说究竟是谁把这些纸烧了?”蔚曼随口说道。

“会不会是一个被他传过谣言的人啊,他的早报上可写过不少荒谬的事情呢。”姜绊绿说。

“你不是很喜欢看他写的东西吗。”中鹄对姜绊绿说。

姜绊绿笑了笑:“看他写的东西就是图一乐,毕竟我喜欢看的别人也写不出来。”

凡瓜好奇的问道:“那你喜欢看什么?”

姜绊绿:“中鹄同好会成员的秘密黑料。”

邦邦邦!

“下面有请“有点儿难听”乐队一号分队带来的歌曲《章鱼指环》,表演者分别是一年级的中鹄和禾还有二年级的恩!”

小章鱼你是否,觅于暗处赏杨柳。

切莫看透腐朽,章鱼呐身心温柔。

赠人指环清香留,指环啊看透人和狗。

小章鱼你心莫愁,小章鱼莫开口。

看惯世间莫回眸,小章鱼你是否。

也有烦恼和忧愁,你呀遇事切莫吼。

走走停停看尽春秋,春秋往事不回头。

抚袖就当忆梦旧,指环啊难辞其咎。

昼昼夜夜不停休,章鱼啊你可知晓。

指环携带美璃琉,人和狗皆把命苟。

小章鱼看透莫张口,隐秘于水中欢乐游。

随心所欲不停留,杨柳最终变城楼。

完。

或是禾的天籁之音,或是乐队配合好。

一曲唱完后得来再不是嘲讽与谩骂。

“我就说那个带头套的唱的好吧!上次听的时候她就是唱的最棒的。”

“她如果能把头套摘下来让我们看清楚她的样子就更好了。”

“非要看清她的样貌吗,歌唱的好听就行了!”

“也是,真想知道是谁能够写出这样好听的歌词。”

“是那个老在宿舍里待着的蔚曼,他天天拿个破本在那里写来写去。”

“他真是太有才了。”

掌声如雷。

“好好好!“有点儿难听”乐队一号分队给我们带来惊喜!让我们听听第二分队带来的歌曲《水面照杨柳》,听作词人说这首歌与上首是在同一天创作的。”

幕后。

“蔚曼瓜哥,咱们能不能超过中鹄他们队可就靠你们俩了,千万别掉链子啊。”姜绊绿对二人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在台下把这首歌练了七十遍了,而且这歌是我谱的,肯定不会弹错。”蔚曼答道。

瓜哥拉开了帷幕:“走吧。”

清清夜月慕佳人,

湖水透亮映星辰。

星辰不抵佳人美,

何必在乎事事非。

寤寐不思鸳鸯醉,

奈何缘浅各自飞。

杨柳依旧在河畔水也仍照映其姿态。

树下成双赏月之人如今已不在,杨柳问水他们是否还恩爱。

水对杨柳说世间其实有许多无奈。

杨柳树下如今依旧有许多成双赏月之人,水中也依旧倒映着明月。

成双之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不知是何人才会感叹岁月多。

河畔边的杨柳已被换走,赏月之人何日才会再停留。

一年又一年,一年有三百天,不知不觉已过去千千天。

何时能再见,或许从未相见,水依旧在等待。

啪啪啪!

是比刚才还热烈的掌声。

蔚曼在人群中似乎看到了蛇妈的身影,眨了眨眼睛再望过去她却已经消失不见。

未完。

今天他们过得超级超级无敌爆炸开心。

嘻嘻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