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56.面包当水牛

当咵啷啷。

嗡嗡嗡!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如果水能够消磨铅笔的话那么还要空气干什么。

这个观点是著名科研家魏修提出来的一个理论,他是在削铅笔时想出来的。

上期讲到披萨里边加芝士,猴子就能享受到人类不曾拥有的特权。

那个特权是什么呢?

魏修是这样说的:因为猴子一般吃不到带芝士的披萨所以它们不用担心芝士带来的困扰。

芝士会带来怎样的困扰呢?这个问题已经逐渐被魏修破解了。

他十分乐意分享这个有趣的秘密。

如果想知道这个秘密的话,请关注下期的华通南达早报。”

胡编呢。

中鹄越看越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逻辑。

难道这个世界上正常的人都已经灭绝了吗。

想着,中鹄合上了早报:要不回来佚名举报一下?......算了怪麻烦的。

简单的思考后,她选择把报纸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中鹄,练习室的门没有上锁。”

中鹄抬头看了一眼禾:“我知道门没锁。”

禾问:“那你为什么不进去?”

中鹄说:“里边太吵了。”

说罢,练习室内又传来一阵邦邦普啷的声音。

“能坐你旁边吗?”

中鹄往边上挪了挪:“可以。”

......

二人再没有找到别的话题。

“小禾咂!”姜绊绿飞快的跑到了禾的旁边然后揉了揉禾戴的头套:“你做值日做的可真快啊!”

说完便从中间坐下,将中鹄和禾隔开。

“诶,你们怎么不进去啊?”姜绊绿看了看中鹄又看了看禾。

“因为猴子一般吃不到披萨。”

接着又是一阵当当邦咣的声音。

“你刚才说什么?”姜绊绿问。

“没什么。”

姜绊绿从包里翻出来那份早报然后笑眯眯的对中鹄说:“你其实对这个很感兴趣吧?”

中鹄无语。

又是一阵啷邦声。

久再也听不下去了,推门而入:“你先别弹了,一会儿等人齐了一块练。”

蔚曼撂下乐器,往外边看:“你们咋不进来啊?”

蔚曼说着把久拽了进来,然后又招手让对面坐着的三个人进来。

他让几人站在对面,接着拿起了那把乐器准备弹一首给他们看看:“站好了啊都,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音乐天才。”

还没弹,便又是一阵敲门声。

蔚曼扭头看着恩和凡瓜:“你们来的正好,快站过来听我高弹一曲。”

“哎呦行啊,一晚上的功夫就把这琴弹明白了?快弹一首让瓜哥夸夸!”凡瓜边鼓掌边站了过去。

恩自然不会抱有多少希望,什么话都没说然后站到了禾的身旁,象征性的鼓了鼓掌。

提前到的四人互相看了看,也跟着鼓了起来。

肃静肃静,请安静聆听蔚曼的不是首秀的首秀!

他又弹又唱叽里呱啦了一曲。

“弹的怎么样?”

久说:“我认为行,就是太吵了。”

“你呢?”

“我认为再练练就可以超越著名音乐家马格里艾了。”姜绊绿说。

蔚曼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亲娘嘞,这不是折磨自己人耳朵嘛,下次演唱会谁站他旁边谁最倒霉。

凡瓜一边想一边给蔚曼比了个good。

***。

恩握紧拳头刚向前走了半步就被两旁的人左捂嘴右拴腿的拽了回去。

就听恩唧唧呜呜的说了许久。

中鹄说:“假设以神经不算正常的身份去偷偷的蹭音乐部的课,他们应该不会赶我们走吧。”

久问:“与其蹭课,我直接让叔叔批准我们上课不是更好吗。”

“可音乐部是部员最多的,一下收七个不方便吧?”

“咱同好会去四个就够了。”

“哪四个?”

“瓜哥,蔚曼,禾和恩,让你们四个去就行了,我和姜绊绿目前保持这个状态就可以,久伴唱,禾听完了随便讲几句给久就行了。”

出力不讨好,久说:“我认为行。”

同好会成功统一。

以凡瓜为首的四人直接侵入音乐部。

他们肆无忌惮的蹭着课,光明正大的白嫖乐谱器材。

他们甚至直接请到了高阶教师一对一式的授课。

他们的实力在昼夜不断的进步,而真正音乐部的人却止步不前。

每次,同好会的成员都会以坛主做幌子骗教师授课。

教师对此事深信不疑,也不敢置疑。

只好忍气吞声的授课。

坛主对此事也只是有所耳闻,久不找他,他也绝不会插手此事。

......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挟坛主以令诸侯。

不是。

周师傅老坛酸角牛肉面,买一赠一,外加一瓶白开水。

味道鲜美无比,点滴甘甜好吸收,是矿泉水的最好选择。

预知后事如何,请及时关注下期的华通南达早报。

今天,过得开心消消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